-

而就在他們剛剛離開不久,便有女學員看向吳赫今,低聲議論著。

“誒!你們快看,那邊那位大叔看起來好猥瑣啊!”

“哎!辰武學院怎麼會有如此猥瑣的學員,我看我們還是離他遠一點好。”

江玄聽到這話後,便為吳赫今感到同情,當轉過身想要看吳赫今此時的神情時,卻發現吳赫今已經將鬥笠給戴在頭上,將整張臉完全遮擋起來。

成瑩兒看了看吳赫今,又看了看江玄,道:“這位學長真的是天武盟的人?”

江玄點了點頭,道:“嗯!”

“天武盟在辰武秘境算是極大的勢力了,要是天武盟真的想要拉你入盟,其實這對於你而言,是一個好訊息。”

成瑩兒雙眸眨了眨,旋即繼續道:“在辰武秘境中的競爭十分大,要是冇有聯盟互助的話,即便你修為再高,都可能會死得不明不白。

而且,在辰武秘境要是冇有老生的照顧,新生單獨出去做任務的死亡率極高。”

江玄慎重的點了點頭,道:“此事我會認真考慮的。”

成瑩兒的心思縝密,聰明才智不比江玄低,而且她的手中掌握著成國公府在辰武秘境中的勢力,知道很多江玄不知道的東西。

成瑩兒低聲道:“江玄,還有一點我要提醒你,在前幾屆,你們鎮北王府也有天驕考進辰武學院,如今肯定都已經是武道高手了。

不過鎮北王府中的人一個個心高氣傲,你的天賦比他們高,會遭來嫉妒的。

所以鎮北王府的那些高手恐怕不會幫你,甚至還會想方設法除掉你,你自己可得小心一點。”

其實,這一點不用成瑩兒提醒,江玄也明白自己如今的處境。

在皇城,他們忌憚鎮北王的威嚴,不敢對江玄動手。

但在辰武秘境中,卻能夠肆無忌憚,隻怕他們早就已經在辰武秘境中將一切佈置妥當,要取江玄的性命。

江玄的敵人可不僅僅隻是一個公孫景。

江玄和成瑩兒在交易集市上尋找了很久,也冇有再找到其他的靈藥,而此時有人從遠處走來,跪在地上對著成瑩兒一抱拳,旋即低聲的說了一句什麼。

成瑩兒的眼眸一亮,氣鼓鼓地道:“竟然這麼快就將她給找到了,太好了,你們叫上幾名高手,本小姐今夜要好好給她一頓教訓。”

“江玄,我還有要事要先離開一下,我們明日辰武橋邊見。”

說完,成瑩兒便與那一個成國公府的下屬匆匆離開。

不用想也知道,她肯定是去對付唐白薇了。

江玄對女人間的較勁可一點興趣都冇有,所以也不打算跟過去。

“咻!”

不過就在這時,一枚飛鏢猛地從西北方向暴掠而來。

江玄將那飛鏢握在手中,朝著遠處望去,但卻冇有見到任何人影。

“傲萊城,明月湖畔,願殿主前來一見,龍殿。”

飛鏢上的字,十分娟秀,帶著一股清香,顯然是一名女子書寫,而且與上一次傳訊給他的人的字跡一模一樣,顯然是同一個人。

“會是誰呢?”

江玄將手中的飛鏢給揉成粉末,目光朝著遠處望去。

旋即,他不再猶豫,施展著縮地成寸步法,直接朝著遠處掠去。

………明月湖,乃是傲萊城中的一個小湖。

湖中,長滿了荷葉,散發出一道淡淡的荷花香。

江玄抱著一個泥封的酒罈,來到了湖畔的亭子中,坐在石桌旁,取出了兩隻杯子。

嘩啦啦!江玄將那杯中酒倒滿。

這一罈酒是江玄花費三千元晶石購買的竹葉青酒,這竹葉青酒酒勁很大,但酒香四溢,回味無窮。

江玄輕輕品嚐了一口,那酒竟然能滲透進自己的靈脈中,使靈脈中的靈力快速運轉,彷彿沸騰了一般。

“嘩啦啦!”

而在這時,水麵上,忽然出現一陣漣漪。

一團漆黑如墨般的霧氣凝聚在了一起,化為一個窈窕的身影。

“屬下拜見殿主”她的臉上帶著一塊銀色的麵具,將那半張麵龐給遮擋住。

江玄道:“之前就是你一直在給我傳訊?”

“正是屬下!”

她聲音甜美,道。

“你過來,到這亭中來喝一杯酒!”

江玄道。

“屬下遵命!”

她的身上散發出黑色的靈力,長袍飛揚,轉眼便是來到了亭中,不過卻冇有坐下,而是半跪在江玄的麵前她身上的靈力波動很強,顯然此人修為不低,至少達到靈玄境巔峰,在新生中已經算是十分了不起了。

江玄稍稍看了她一眼,飲下一杯酒,這才緩緩道。

“你說,我是該叫你唐白薇?

還是應該叫你其他名字?”

他之前便一直懷疑唐白薇的身份了,如今聽到她的聲音,以及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便更加確定此人正是白天與成瑩兒爭吵的那名女子唐白薇。

“望殿主恕罪,屬下的身份特殊,所以一直潛伏在邪族內部,而且還要隱瞞辰武學院的人。

要是被他們任何一方識破了,屬下都難逃一死,所以這纔會格外小心,對殿主隱瞞身份。”

唐白薇見江玄已經識破她的身份,當下也不再隱瞞,將那臉上的銀色麵具取下,露出一張精緻的容顏。

江玄淡淡看了她一眼,旋即道:“你是君天颯安排在邪族中的人?”

唐白薇點了點頭,道:“師父說,君天颯如今已經屬於過去,他如今的封號為金龍使。

唐白薇也是屬下真正的名字,屬下並冇有欺瞞殿主。”

江玄點了點頭,道:“不愧是君天颯調教出來的徒弟,果然精通算計,就連成瑩兒都被你騙得團團轉。

君天颯派遣你潛伏在邪族,看來是找對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