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聽到“吞噬魔功”這四個字,所有天驕都是麵色一變。

這種魔功實在太可怕了,是讓天下所有天驕都感到忌憚的東西。

江玄將體內的靈力給穩住,剛纔雖然吸收了陸文昂大量靈力,但也隻是彌補了之前大戰的損耗。

畢竟,他血脈之力的摧動,消耗自身靈力可是極大的。

隨即,他目光一閃,便是朝著遠處的古街道掠去,他不想自己的戰鬥波及到靈兒他們,所以必須要將這些人引開。

“追!”

呂飛鷹見狀,大手一揮,連忙帶著人追了上去。

而此時,在遠處還有很多勢力隱藏在暗處,他們見到江玄如此強勢的姿態,一時間也是不敢出手。

他們這些人不僅僅隻是寧陽王府的人,還有皇城金家、玄滄宗、邪族,以及其他的勢力,他們聚集在這裡,是以剷除江玄為目的。

而這背後,其實也不僅僅隻是擊殺一個江玄那麼簡單,他更牽扯到朝廷上三大勢力的對壘。

成國公之前聯合鎮北王府,抵擋聖龍皇提出的釋兵權之事,提出江玄和成瑩兒聯姻的事。

雖然此事後來被暫時擱淺了,但這依舊是聖龍皇心頭的一根刺。

要是成國公府與鎮北王府聯姻,到時候不僅僅會阻止釋兵權的實行,更會威脅他的皇位。

所以,江玄必須死!寧陽王,便是聖龍皇手中的一柄刀。

聖龍皇這是在借寧陽王在辰武秘境中的勢力,除掉江玄,以絕後患。

當然,這一切聖龍皇自然不會親自下令,畢竟江玄對他而言隻是一隻渺小的螻蟻罷了,他隻需有這樣一個想法,那些下麵喜歡揣摩聖意的人,自然會幫他實行。

這是三大勢力之間的鏖戰,而江玄便是其中最為關鍵的一枚棋子,所以他自然遭到各大勢力的追殺堵截,要將他抹殺在傲萊城中。

“陽武盟此次鬨出的動靜實在太大了,雖然江玄至今為止並冇有受什麼傷,但此事絕不可能就此壓製住,即便江玄死在傲萊城中,後麵肯定也會引起巨大的風暴。

鎮北王府是不會善罷甘休!”

“你難道還冇看出來?

江玄的天賦太高了,就和十年前的寧陽王一樣,打遍學院無敵手,闖過所有辰武橋,成為聖龍朝中最年輕的王侯,辰武學院十年來的靈魂人物。”

“江玄的天賦已經能夠威脅到寧陽王,要是讓江玄也成長起來,十年前的傳奇,隻怕會再現,取代寧陽王,成為辰武學院新的靈魂人物。”

“寧陽王在辰武學院經營多年,許多學員都以他馬首是瞻,勢力十分龐大。

江玄雖然如今勢頭正盛,但想要挑戰寧陽王在辰武學院中的地位,隻怕就會遭到抹殺,甚至最後連成長的機會都冇有。”

傲萊城中,很多天驕都看著遠處的那處在眾多天驕包圍中的江玄,有人露出一抹惋惜之色,當然也有人抱著一種看好戲的心態,有的人想出手幫江玄,但又顧忌陽武盟那強大的力量。

玉寧公主站在一座樓閣中,望著遠處那片區域中的殺戮,顯得極其的淡漠,就彷彿這一切與她無關。

雖然,她想招江玄為駙馬,但要是江玄被人殺了,那她也不會覺得惋惜。

當然,要是江玄能夠從那重重包圍中殺出,那也就再次證明瞭江玄的潛力,她依舊會去稟告聖龍皇,讓聖龍皇為他們賜婚。

江玄死,她不在意。

但江玄要是臣服在她的腳下,也是一件不錯的事。

“噗嗤!”

而此時,江玄站在那古老街道的中央,渾身冒著耀眼的金光,望著周圍的那些天驕,冇有半點要屈服的意思,他體內的戰意依舊十分強盛。

地麵上,此時還躺著八、九具鮮血淋漓的屍體!“噠噠!”

呂飛鷹取出一件靈器,放在了手中,其形狀宛若花盆,卻通體漆黑,上麵還雕刻著一道道玄妙的古老紋路,一股恐怖熱浪從那靈器中衝出,化為一片火雲,將那地麵上的青石板都給燒化了!這是儲存在靈器中的元靈火!此時,江玄見到這元靈火,當下斬出一道劍氣,旋即展開身法,朝著身後退去。

“哪裡走?”

兩個靈玄境巔峰的天驕從背後殺來,手中握著厚重的大刀,拖出一道明亮的刀光,朝著江玄的脖頸便是劈斬了過去。

在那電光火石之間,刀光便到了江玄的麵前。

江玄的眼中帶著一抹冰冷的厲色,他同時打出了一掌,直接與那兩柄大刀碰撞在了一起。

大刀和江玄的手掌連在了一起,就彷彿被黏住了一般。

“嘩啦啦!”

一道吞噬漩渦在江玄手掌上浮現,那兩個靈玄境巔峰的天驕的麵色,猛然一變:“吞噬魔功!”

他們體內的靈力,往外湧出,順著那刀身,直接傳到江玄的體內。

江玄的身體被靈力包裹,麵帶微笑,很快便將這兩個靈玄境巔峰天驕的靈力全部吸乾,化為兩具屍體,倒在那雨水之中。

這一幕實在是太嚇人了,將那些圍攻江玄的天驕都給嚇得不輕!看江玄的眼神,就彷彿在看一個惡魔一般!呂飛鷹道:“你們怕什麼?

江玄隻有一個人,而且打了這麼久,他肯定強弩之末了,隻要我們不接觸他的身體,便不怕他的吞噬魔功。”

“對!用遠程攻擊打他!”

一個天驕,此時用靈氣凝聚出十五柄金屬長劍,化為十五道金光,朝江玄斬殺過去。

另一名天驕,則是渾身散發著寒氣,將那周圍的雨水都是凝結成寒冰,化為七十二柄冰劍,帶著呼嘯之聲飛出去!江玄的嘴裡發出了一道驚天龍吟聲,將那金屬長劍和冰劍都給打飛出去。

“唰!”

江玄的身形一動,落到那一個打出冰劍的天驕身旁,手掌按在他的天靈蓋。

在這個天驕的慘叫聲中,將他靈力吞噬而去!此時,江玄體內的靈力已經快撐得不行了,幾乎要將他的身軀撐爆,不過他並冇有就此停下來,而是繼續利用吞噬的力量吸噬那些天驕,要藉此衝擊靈玄境九重,甚至巔峰。

“殺!”

此時有更多天驕朝著江玄殺過來!江玄施展著身形,身體貼著一處牆壁行走,最後落入了一座高牆大院之中,隱藏到了一座閣樓裡。

“江玄躲起來了!”

“所有地方都被我們封鎖,他不可能藏得住,給我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