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陸文昂徹底發怒了,他體內的靈氣湧出來,在身軀表麵,凝結成了一層靈氣鎧甲。

這並非普通的靈氣鎧甲,而是一種秘法“黑虎寶甲”。

那鎧甲上,長滿是鱗片,胸口形成黑虎狀,手中凝聚出了一柄一丈長的靈氣劍。

他知道江玄修煉了吞噬魔功,所以凝聚出了這一套鎧甲用來保護自己。

“呼!”

一股濃鬱的靈氣霧從陸文昂的口中噴出,將那周圍數十丈的建築物全部覆蓋,瀰漫著這一片區域。

江玄一直都在警惕陸文昂,不過在下一瞬間,陸文昂的身體便直接虛化,消失在了霧氣中。

“江玄,我不得不承認,你的確天賦絕頂,不過你還太年輕,或許等你日後在辰武秘境中修煉十年,你能夠打遍辰武秘境無敵手,不過如今的你還遠遠冇有那麼強!”

陸文昂的聲音時而出現在北邊,時而出現在南邊。

身體的方位,此時在不斷的變換著。

空氣中,傳出了一道道破風聲。

江玄依舊站在原地,冇有絲毫的慌亂,就連腳步都冇有半點移動,他淡淡地道:“你的意思是,你今日一定能夠殺了我?”

陸文昂出現在離江玄十米遠的霧氣中,身體半虛半實,道:“五年前,我的修為也是靈玄境九重,曾殺死一位靈祖境三重巔峰的高手,那時我以為我已經天下無敵了,所以十分的自負,不過當我遇到一個靈祖境四重的天驕的時候,我卻戰敗了,而且敗得極慘。”

江玄道:“你這是想要告訴我,即便天賦再高,要是境界差距太大了,依舊是一個失敗者?”

“冇錯!即便你是天縱奇才,但我的天賦並不弱,而且修為也比你高十個境界,你拿什麼來與我對決?”

陸文昂道。

陸文昂乃是靈祖境九重的強者,更被成為“聖龍朝十傑”之一,為聖龍朝年輕一輩最強大的十個人之一。

即使江玄的天賦再高,但他畢竟才靈玄境九重,拿什麼與他們相抗衡?

不過江玄卻神色不變,道:“既然你這麼有自信,那你可敢與我打個賭?”

“我為什麼要和你賭?”

陸文昂道。

江玄道:“你要是殺了我,鎮北王府的強者,也絕不會放過你,到時候你定會死無葬身之地。”

陸文昂的麵色猛地一變,知道江玄說的乃是實話,要是鎮北王府真的不顧一切要擊殺他,即便是寧陽王都未必能夠保住他。

正是因為這個,他們之前才極力想要逼江玄自刎。

因為不到萬不得已時,他們也不想親自動手。

陸文昂道:“那你說怎麼賭?”

江玄道:“要是你今天殺不了我,今後,你陽武盟的人,便不能再對我妹妹和朋友出手。”

陸文昂道:“我們陽武盟要殺的人是你,至於你的朋友和妹妹,對於我們而言,可殺可不殺。

所以,你的這個條件我答應了。

不過,要是我殺了你呢?”

江玄道:“我可以跟你簽訂生死狀。

這樣一來成王敗寇,生死由命。

我要是死在你的手裡,那隻怪我技不如人,誰也不會找你報仇,因為這是我心甘情願的。

“好!算一條漢子!竟然用自己的生命來換取親人朋友的安全。

你的這個賭,我替盟主答應了,要是你今天真的能從我手中逃離,我們陽武盟絕不為難你的朋友和妹妹”雖然陸文昂看似是在讚賞江玄,實際上心中卻在罵江玄愚蠢。

不過,這對他而言乃是一件好事,要是江玄真的簽下了“生死狀”,那麼即便到時候他將江玄殺了,也不怕鎮北王府找上門來問罪,更不怕辰武學院的導師的處罰。

隨後,二人便是取出筆來,在寫好的生死狀上寫上自己的姓名。

在生死狀簽下的那一瞬間,陸文昂便再冇有任何的顧忌,他直接朝江玄下殺手,手持大刀,劈出道道刀氣,殺向江玄。

江玄早有防備,當下他暴喝一聲。

“合體!”

“呼!”

那紫色小龍頓時從遠處飛掠而來,化為一團紫色的靈氣,包裹江玄的身體,形成一幅龍鱗鎧甲。

江玄的頭上長出龍角,雙目變得威嚴,彷彿高高在上的帝王。

而此時,紫色小龍的身軀膨脹開來,化為原來的十倍,盤在哦鎧甲上,露出一個巨大的龍頭,以及兩隻鋒利的龍爪。

江玄的修為達到靈玄境九重,合體之後,力量也變得更為強大。

“咻!”

陸文昂再次一劍刺了過來,劍鋒將空氣都是直接撕裂,甚至還摩擦出大量的火花。

江玄身形一側,身體下沉,雙手握著神龍劍,劈出了一道巨大的劍氣,隱隱的,可以見到劍鋒上有一顆龍頭的虛影浮現,發出龍吟聲。

砰砰砰!虛空中,倆人交戰了數百回,卻仍看不出究竟誰勝誰負。

江玄見狀,神色也是有些焦急,因為他如今看似能夠與陸文昂打得有來有回,但隻有他知道,他隻不過是藉助這寶甲的力量,才能如此。

若是到時候靈力耗儘,他可就危險了。

當下,他目光一閃,便是朝著遠處掠去。

“小子,你哪裡逃?”

見到江玄離去,陸文昂頓時大喝一聲,施展著身形,連忙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