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陸文昂頓時語塞。

站在成瑩兒身旁的一名魁梧男子,此時開口了:“陸文昂,你們陽武盟想要殺江玄,此事你以為能夠瞞住其他人嗎?

你們是不是真的將學院的導師和長老都當成傻子啊?”

這個魁梧男子的聲音宛若驚雷,落到陸文昂的耳中,直接震得他麵色蒼白。

“轟隆隆!”

陸文昂隻感覺自己的耳膜有些陣痛,放哈身軀後退兩步,對著那魁梧男子恭敬的一禮,道:“稟報胡長老,江玄的確修煉吞噬魔功,雖然物證如今已經被銷燬了,但我還有人證。”

陸文昂冇有想到成瑩兒竟然將胡長老給請來,這位胡長老也是靈武院的人,其修為極高,有著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要不是這一位的脾氣太沖,以他的實力,現在隻怕早已是靈武院的院長了。

當然,最主要的是,這位胡長老乃是成國公的大弟子。

同樣是靈武院的長老,但就武道修為而言,這位胡長老比公孫景的師父冷大長老還要強大許多。

“人證?

哪來人證?

人證在哪裡?

那位人證給老子站出來!”

胡長老大聲怒吼,目光落到在場每一個人身上,嚇得許多天驕都是連忙後退。

這位胡長老的樣子,簡直比魔道中人還要可怕。

陽武盟,圍殺江玄,此事有不少勢力是隱藏在暗中出手的,他們當時封死江玄的退路,自然也是見到江玄使用吞噬魔功吸噬人血。

不過此時卻冇有一人敢站出來。

因為一旦站出來,那就等於變相承認自己也是圍殺江玄的一員,這種白癡才乾的事,他們自然不會做。

更何況,如今誰都能看得清形勢,誰還敢出來指證江玄,那到時候就勢必要將江玄這個狠人給得罪死,而且到時候還會得罪成國公府。

陸文昂見竟然冇有人敢出來指證,心中頓時明白了這些人的心思,不過他也無可奈何,誰叫成瑩兒幫著江玄,而且還請來胡長老這位大人物。

當下,陸文昂的目光落到了冷大長老的身上。

冷大長老站了出來,道:“江玄殺死幾十位學員,這給辰武學院造成了巨大的損失,此事的責任難道就不予追究了嗎?”

胡長老冷哼一聲,道:“辰武學院中的學員間的爭鬥難道還少嗎?

在陽武盟的那些人聯手圍殺江玄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冷大長老出來主持公道啊?”

冷大長老的麵色鐵青,道:“此事我們倆人可都冇資格管,我看還是等江玄從辰武橋上出來後,將他交給執法閣審判吧!”

辰武學院的導師、長老、院長,擔任的都是傳道授業的責任,極少會去理會辰武學院的秩序。

冷大長老之所以會插手此事,是因為他的弟子公孫景和江玄之間是競爭關係,一年之後,還和江玄有一場大戰。

想要公孫景在一年後取勝,扳回之前輸掉的那一局,就必須打壓江玄,甚至將江玄擊殺。

胡長老之所以會插手此事,是因為成瑩兒的請求。

所以在冷大長老提出讓執法閣來審判江玄時,胡長老一時間也無法反駁,因為此事的確該由執法閣的人來管。

成瑩兒的一雙明眸頓時浮現一抹寒意,他盯著陸文昂,道:“既然要審判,那就應該一起審判,憑什麼隻審判江玄一人?”

胡長老道:“冇錯!這一場血案陸文昂也必須負一半的責任,應該將他一併送到執法閣審判。”

陸文昂緊緊的握著拳頭,不過他可不敢跟胡長老叫板。

畢竟,要是和這老東西死磕上,這老東西說不定會直接將他殺了反正執法閣的執法隊長與陽武盟的盟主關係很好,陸文昂也不怕被審判。

胡長老想了想,道:“對了,為了公平起見,冷麪鬼,我們倆個也一起去旁聽吧!”

“哼!我正有此意。”

冷大長老道。

辰武橋邊的氣氛消散十分詭異,所有人都是沉默不語,望著辰武橋的方向。

“江玄,怎麼這麼久還冇從辰武橋上出來,莫非他去闖第五座辰武橋了?”

有人低聲開口道。

聞言,陸文昂和靈武院長老的麵色都是微微一變,要是江玄真的闖過第五座辰武橋,那麼他的天賦又該強大到何等地步?

要是辰武橋的第五道光束亮起,隻怕連院長都會被驚動;的,到時候他們要處罰江玄便更難了。

江玄的確是去闖第五座辰武橋了“轟!”

江玄第三次被黑袍人給掀飛了出去,他的身上傷痕累累,看上去十分的狼狽,不過他卻依舊握著長劍,眼中有著一抹不屈的意誌。

第五座辰武橋的黑袍人,修為十分強大,不過最為強大的是他的防禦能力,即便江玄擁有靈祖境的肉身,一拳落在他的身上,依舊無法將他重創。

第一座的黑袍人使用的力量是,五行中的金之力;第二座的黑袍人是五行中的木之力;第三座的黑袍人是五行中的水之力。

第四座的黑袍人是火之力;第五座的黑袍人是土之力。

所以,第五座辰武橋的黑袍人,防禦力十分強大,也能夠理解,因為他使用的力量乃是“土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