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黑袍人依舊穩穩的站在辰武橋上,他淡淡地道:“小子,以你如今的修為你能夠闖到這一座上來,還與我交手了這麼多招,這已經足以說明你天賦異稟了,不錯,真不錯。

不過你還是快走吧!我不想殺你!”

江玄笑了笑,道:“嗬嗬!你要是能夠殺了我,在那之前早就已經以雷霆手段將我擊殺了,又怎麼可能到這時候還和我說那麼的廢話?”

這第五個黑袍人的修為的確十分強大,不過注重的乃是防禦力,他的攻擊力也就比江玄高一些,想要擊殺江玄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黑袍人本就是辰武橋凝聚出來的一道靈體,在戰鬥時,就定會全力以赴,所以不可能會真留手,他剛纔所說出那些話,不過是這黑袍人的一些心理戰術罷了。

辰武橋越到後麵,遇到的黑袍人不僅其武道修為會越高,就連智慧也會變得越來越高。

黑袍人不再多說,手掌之上凝聚猛地凝聚出一大片土黃色的靈氣,並且迅速的交織成一道道紋理,彙聚成了一座二十多米高的山峰,朝著江玄鎮壓下去。

這是將“土之力”修煉到極高地步,才能夠凝聚出來的力量。

傳聞中,有一位蓋世大能,曾經便用“土之力”凝聚出了一座千丈高山,將一位強者鎮壓在那山下七千年。

那一位強者最後因為壽元枯竭,老死在了那山嶽的底部。

江玄此時劈出了一道強大的劍氣,不過卻根本無法破開那土山,施展縮地成寸步法,但那土山卻如影隨形般,鎮壓在了江玄的頭頂。

“嘭!”

江玄腳踩辰武橋,撐起了雙臂,將那二十多米高的土山給撐了起來,那龐大的力量從手臂上傳了下來,壓得他的雙腿都是有些彎曲,差一點被壓趴下來。

這一座土山的重量超過七十萬斤,即便以江玄靈祖境的肉身也是都有些扛不住,身上的骨頭都彷彿要被壓斷了一般。

“唉!你還不認輸?

你要是冇有那千年難遇的天賦,你隻怕早就死了!你如今修為不夠,根本闖不過我的這一關,你又何必要繼續堅持下去呢?

辰武學院好不容易出了你這樣一個天驕,我實在是不忍心殺你啊!”

黑袍人坐在那土山的頂部,風輕雲淡地道。

江玄雙手撐著土山,牙齒緊緊的咬著,渾身的骨骼都是發出了令人牙酸的摩擦聲,但江玄依舊冇有認輸。

紫色小龍蹲在辰武橋的邊上,好奇地盯著江玄,小爪子輕輕摩挲著下巴,它根本不明白江玄此時究竟在乾什麼?

在江玄被逼到身體的極限時,他精神之海中神龍虛影開始咆哮,那一縷神龍氣息也是散發出一股強大浩瀚的力量。

“嗡!”

隻見,此時一道金龍從江玄的體內飛了出來,衝出了頭頂,將那土山直接撕裂,而那黑袍人的身體也被金龍給撕得四分五裂。

江玄單膝跪在了地上,嘴裡不停的喘著粗氣。

“如今,我的實力還不夠,還不能闖過第五座辰武橋,但剛纔的那一刹那,究竟是怎麼回事?”

江玄沉吟一會,旋即笑道。

“那應該是那神龍的力量。”

“我明白了!那神龍力量會在我達到生死極限的時候,摧動神龍力量保護我,而在剛剛我的天賦似乎也伴隨著我突破極限,而被激發出來了。”

江玄似乎是找到一條可以提升自己天賦的辦法了,那就是讓自己在生死極限的邊緣,尋求突破。

不過,這個辦法實在太過凶險,稍有不慎,便會萬劫不複。

看來以後還得尋找其他的的辦法來提升自己的天賦和潛力了。

在江玄看來,如今他的武道修為其實並非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自身的潛力,隻有他的潛力足夠大,在這條武道路上,他才能走得更遠。

“千年難遇”的天賦,在其他天驕看來已經是高不可攀的了,但在江玄看來這還遠遠不夠呢。

黑袍人的屍體,化為了無數的光點,形成了第五道光束。

隨後,傳出了黑袍人的聲音,道:“恭喜你通過第五座辰武橋。

其實,在你這一次的闖關過程中,我並未留手,一直以來都是全力以赴來擊殺你的,你能夠闖過這一座辰武橋,完全都是憑藉著你自己的實力。”

“這辰武橋的智慧還真不低,也不知究竟是一件什麼級彆的靈寶?”

江玄的腦海中浮現了這樣一個念頭,隨後便繼續朝著第六座辰武橋走去。

在辰武橋上,也不知過了多久,終於遇到了第六個黑袍人。

黑袍人望著江玄許久,隨後點了點頭,道:“不錯不錯!僅僅隻有二十二歲便能一路闖到我這裡來,實在是不簡單。

不過,我還是勸你回去吧!你的天賦很強,但自身的修為卻還遠遠還不夠,我要是現在出手,能夠瞬間將你擊殺,你到時候可連認輸的機會都冇有啊!”

江玄自然知道自己如今有幾斤幾兩,當下緩緩道:“前麵的五個的黑袍人的力量,對應著金、木、水、火、土。

我就是想看看你的力量究竟是什麼?

即便這一次無法擊殺你,但下一次我也能夠有所準備。”

“好!既然你想要嘗試,那我便成全你。

不過這一次嘗試,隻怕就能要了你的小命!”

黑袍人話落,其身上的氣勢猛地變得淩厲了起來,他的背後出現了一頭火紅的朱雀虛影。

“吼!”

此時,黑袍人的身軀猛地和朱雀融為了一體,化為一頭十丈高的朱雀,爆發出一股強大獸性的力量。

“認輸!”

在朱雀即將撲過來的那一瞬間,江玄感覺體內的血脈彷彿要爆炸一般,頓時使用縮地成寸步法逃離,並且立即認輸。

但即便如此,江玄依舊被朱雀的一爪轟中了身體,直接倒在了地上,他的背上也是被撕裂下一大塊血肉來。

要是他剛剛的速度再慢一些,或者他剛剛說“認輸”這兩個字稍微遲疑那麼一刹那,隻怕他的身體就會被朱雀的爪子洞穿。

朱雀,又變成黑袍人,冇有對江玄再出手,而是讚歎道:“我原以為你這一次必死無疑,冇有想到你的反應居然這麼快,我很期待你下次來的時候,我已經不再是你的對手!”

“一定!”

江玄點了點頭,旋即朝著辰武橋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