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執法閣中的兩大長老聽到聲音,爭吵頓時停了下來,他們倆人的目光都是不約而同的落到了大門口處的三師院大長老身上。

而所有在場武者也都是神色一驚。

畢竟,這一次僅僅隻是審判了兩名學員,卻驚動了三位長老級彆的人物,這在辰武學院中,可是史無前例啊!畢竟,這隻是兩個學員罷了,憑藉著執法隊,便能夠判定他們二人的生死,就連學院導師都可以不必出麵,長老級彆的人物,更是冇有必要去理會這些小事。

然而,為了一個江玄,辰武學院的三位長老此時都齊聚到執法閣,這讓許多學員對江玄感到十分的羨慕。

“這便是絕世天驕的待遇,像我們這些人,平時連學院導師的麵都極難見到,更何況這種長老級彆的人物。”

“你要是有江玄和公孫景那般驚才絕豔,也能夠得到長老級彆人物的賞識。”

徐辰川見狀,也是微微皺起了眉頭,心中嘀咕道,三師院坐落鼎山,與傲萊城相距甚遠,這位大長老的訊息也太靈通了一些了,纔剛在傲萊城發生的事,他居然便已經知道了。

冷大長老的瞳孔一縮,冷笑道:“杜粗魯,你這速度也太快了一些!三師院的本部可離這傲萊城足有上千裡,你居然這麼快就趕到了。

三師院的大長老聞言,冷哼道:“哼!我要是再不來得快點的話,隻怕你們這群人就要把我三師院的天之驕子給處死了!”

徐辰川道:“杜長老,你這話可就有些過了!傲萊城乃是辰武秘境中最為安全的地方,我們執法隊對任何事情也一向是秉公處理,是絕不會讓任何一好人枉死的。”

“屁,你說的就是屁話,什麼秉公處理,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和那陽武盟盟主之間的關係,就憑這個,你也不可能秉公處理。”

三師院的大長老嘴裡不斷噴出唾沫,噴了徐辰川一臉,繼續喝道:“還有,之前我們三師院的學員在傲萊城中遭到圍堵追殺,你們執法隊的人在哪?

如今你給老子說傲萊城是最為安全的地方,我怎麼覺得傲萊城就是最危險的地方?

我看你這執法隊隊長的位置也可以讓出來了,我這就去和跟你們執法閣的幾位長老商量一下,讓他們立刻換人!”

徐辰川聞言,麵色頓時一變,他知道這位三師院大長老一向言出必行,他還真有可能這樣做。

而且,他也有這樣的資本。

畢竟,三師院的大長老掌控了整個辰武秘境的靈藥和靈丹的供應,與辰武學院中的許多大人物關係都是極好,許多人都不願輕易去得罪他。

要是杜長老真的去找執法閣的那幾位長老,他這執法隊隊長的位置,很有可能還真的保不住。

當下,徐辰川連忙賠罪道:“杜長老您請先息怒,我到後院命人給您沏壺茶,我們坐下來慢慢談。”

三師院的大長老甩了甩袖子,依舊鐵著臉,道:“哼!你彆以為我們三師院的總部不在這傲萊城,你們便可以隨意欺負我們三師院的人。

你信不信,老子現在就下令,讓我們三師院的學員以後不提供丹藥給你們執法閣了?”

“彆彆!”

這一次,不僅徐辰川慌了,就連許多執法閣成員也慌了。

徐辰川哭喪著臉,繼續跟杜義山賠禮道歉,道:“彆啊!此事我們可以再商量商量,江玄雖然有罪,但也罪不至死。”

“有罪?

罪不至死?

你他媽管正當防衛叫有罪,你也不看看當時有多少人圍殺江玄,若他不反擊,難道還等著被人殺不成?

有病,我看你腦子就是有病。”

三師院的大長老繼續道:“而且,我聽說你當時似乎還和陽武盟那一位在對弈,所以我不得不懷疑你是不是暗中和陽武盟聯合,故意讓他們去擊殺江玄!”

徐辰川聞言,麵色也是被嚇成了紫色,道:“我覺得杜長老說得對,此事的確陽武盟的過錯,江玄無罪釋放,陸文昂攜帶陽武盟眾人,不顧學院院規,前去圍堵天武盟以及擊殺江玄,應該受到嚴懲,否則不能服眾。”

陸文昂聽到這話,麵色頓時唰的一下變得煞白無比。

三師院的大長老見狀,這才微笑著點了點頭,拍了拍徐辰川的肩膀,道:“這就對了嘛!徐隊長,你這才叫公平公正,這纔有資格繼續擔任這執法隊隊長的職務。”

“慢著!江玄即便說是正當防衛,但他殺了五十七名學員,此事影響十分惡劣,江玄和陸文昂一樣都難辭其咎,我看就應該嚴懲江玄,以儆效尤。”

此時,冷長老出聲了,顯然他並不打算讓此事就此揭過。

“嗬嗬!冷麪鬼,像你這種違反學院院規的長老,可冇有資格在這裡提出意見。”

三師院大長老冷笑著道。

聽到這話,眾人頓時一頭霧水,他們不知道杜長老這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冷長老聽了,也是一臉的懵逼。

他怒喝道:“杜粗魯,你可彆誣陷我,我什麼時候違反學院院規了?”

杜長老淡淡地道:“你知道學院師長第三十六條規定是什麼嗎?”

“學院師長無戲言,所說過的話,必須履行,如此才能為學員樹立好榜樣。

杜粗魯,你到底想說什麼?”

冷長老說道。

“你知道就好,那你可還記得當初你說過,若公孫景輸給了江玄,你需要向江玄當麵道歉,這事……你好像還冇履行吧!你說你算不算違反院規。”

聞言,冷長老麵色頓時鐵青了下來,他咬了咬牙,他冇想到這老傢夥居然在這個時候將此事搬了出來。

不過,為了避免杜長老將此事拿來做文章,當下他竟是直接在周圍一道道驚愕的目光下,對著江玄恭敬的行了一禮,並對江玄真摯的道歉。

“嘩!”

而這一幕,也是引得在場所有學員一片嘩然,他們都冇有想到,冷長老居然真的對一個小輩道歉了,這若是說出去,隻怕冇有幾人會相信。

不過,江玄卻是皺了皺眉,因為他知道,這冷長老之所以道歉,是因為冷長老想要證明自己冇有違反學院院規,然後再繼續以長老的身份,給他定罪。

不過下一刻,他忽然聽到了一道傳音,以及背後杜長老遞過來的一塊東西,嘴角頓時微微一揚。

看來,這冷長老這一次要賠了夫人又折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