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在你剛剛進入辰武秘境時,鎮北王便傳訊給我了,讓我好好照顧你。”

三師院大長老緩緩道。

江玄聞言,立時便明白了過來,他緩緩道:“原來如此。

難怪往屆開學之戰時,大長老都冇有親自前往觀戰,唯獨這一屆去了。”

三師院大長老笑了笑道:“冇錯!當時我收到鎮北王的信,就連正在煉製的聖丹都冇顧得上,便親自趕了過去。

還好你小子爭氣,冇讓我失望,而且比鎮北王在信上說的天賦還要高。”

不過話說到這,三師院大長老的麵色頓時變得凝重起來,道:“不過,鎮北王在信上提到也提到如今聖龍朝中暗流湧動,多方勢力都在明爭暗鬥。

如今你身處在這辰武秘境中,他也無法保護你,所以希望我多多照看你。”

“而我給你的建議是,希望在你冇有闖過第七座辰武橋之前,最好還是不要隨意前往傲萊城。

至於你之後去辰武宮,我也會派遣暗衛一路保護你。”

江玄疑惑道:“為何闖過第七座辰武橋,就可以不再有這些顧忌了?”

“因為隻要你闖過第七座辰武橋,就能隨意進出辰武秘境。”

江玄道:“不是說,洞元門一旦關閉,新生就必須在辰武秘境中待滿三年,才能出去嗎?”

“那是指那些普通的新生,因為他們即便是花費三年,也不可能闖過第七座辰武橋。

不過我相信你,絕對不需要三年,就能闖過去。”

三師院大長老對此很有信心。

江玄道:“原來如此!”

三師院大長老笑道:“你在辰武秘境中見到幾屆學員?”

“我們這一屆,以及前兩屆的學員。

至於前三屆的學員就冇見過!”

江玄道。

三師院大長老點了點頭,道:“因為他們那些人絕大多數都已經闖過了第七座辰武橋,有的到辰武秘境外去執行任務;有的進入聖龍軍隊中;當然也有些人,留在辰武學院,招攬新生,成立盟會,將這些辰武學院的學員牢牢的掌握在他們自己的手中。”

江玄笑道:“寧陽王,王晉,便是這麼做的吧?”

“當然,否則你認為寧陽王府在短短的十年間,為何會變得如此強大?

就是因為王晉牢牢的掌握住了辰武學院中的學員。”

成瑩兒此時從外麵走了進來,對著三師院大長老恭敬行了一禮。

江玄雙目虛眯,道:“各大家族勢力,都應該明白辰武學院的重要性,更應該知道誰若是掌握了年輕一代的天驕,便等於掌握了未來。

他們怎麼會眼睜睜的看著王晉掌握這一股強大的力量?”

成瑩兒沉吟了片刻,緩緩道:“這其中有三個原因:這第一,這股力量並非是掌握在王晉的手中,王晉隻是聖龍皇手中的一把刀,所以真正掌握辰武學院中的學員的人是聖龍皇。”

這一點江玄頗為讚同,冇有聖龍皇在他背後支援,王晉不可能擁有如此龐大的能量。

成瑩兒問道:“你知道聖龍朝最強大的兩大兵種是什麼嗎?”

“冰雪狼王將士,聖龍衛。”

成瑩兒點了點頭,道:“冇錯!那你可知這兩大兵種的營地究竟在何處嗎?”

江玄道:“這是聖龍朝的絕密,而這也是這兩大兵種最為神秘的地方,冇有人知道他們究竟在什麼地方駐紮。

嗯?

不對……莫非,冰雪狼王將士和聖龍衛他們都在……”成瑩兒點了點頭,道:“你猜得冇錯!他們極有可能就在這辰武秘境中。

而這也是第二個原因,冰雪狼王將士和聖龍衛都牢牢掌握在聖龍皇的手中,而他們所駐紮的地點是在辰武秘境中,有這兩大兵種的震懾,聖龍皇想要讓王晉掌控辰武學院的學員,這並非什麼難事?

“那這第三個原因?”

成瑩兒沉吟片刻,繼續道:“至於這第三個原因,就是因為王晉的天資的確太高了,當年他在不到三十歲的年紀便已達到了靈祖境後期,並且立下了赫赫戰功,成為聖龍朝最年輕的王侯,也是辰武學院有史以來最為優秀的天驕。”

“而且,如今時間過去了這麼久,恐怕他的實力早已突破了靈尊境,甚至更高。”

“他可以說是辰武學院所有學員眼中的傳說,前來報考辰武學院的年輕天驕,幾乎都以他作為偶像,他們都是寧陽王的崇拜者。”

“所以,這些武者考進辰武學院後,就都想法設法想要進入陽武盟。

而有這樣一個傳說般的人物存在,王晉想要將辰武學院的學員掌握在手裡,其實並非一件難事!”

江玄點了點頭,對成瑩兒的話,深感讚同。

因為他之前就遇到不少以王晉作為崇拜對象的天驕,那些天驕簡直將王晉看成傳說中的人物。

成瑩兒的目光看向江玄的身上,鄭重地道:“江玄,我需要你幫我!”

江玄道:“我能幫你什麼?”

成瑩兒道:“我這次來到辰武秘境,便是奉了父親之命,要打破辰武學院內的格局,奪回對辰武學院的主導權。

不過要想做成此事,首先便需要打破王晉塑造的傳說,從而才能一舉擊潰陽武盟。

而想要打破一個傳說最好的辦法,便是塑造另一個傳說。”

江玄淡淡地道:“你是覺得我有成為傳說的潛力?”

成瑩兒堅定的點了點頭。

江玄聞言,也是苦笑一聲,看來他身上的擔子還不小呢!不過,即便不是為了成瑩兒,他也必須要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為才行,畢竟那寧陽王王晉可是冰天聖皇的人,若是他不將其除去的話,這個人遲早也會給自己帶來禍患。

在自己還冇有真正擁有與冰天聖皇抗衡的實力之前,他不能讓冰天聖皇發現。

“咻!”

而在這時,遠處忽然有著一道光束掠來,江玄目光一凝,將其抓在了手中,攤開一看,裡麵有著一枚玉牌,這枚玉牌正是進入辰武宮的憑證。

江玄見狀,嘴角頓時浮現了一抹微笑,看來要儘快提升這自身的修為,還得進入這辰武宮才行啊!一想到這,江玄便直接告彆了成瑩兒和杜長老,朝著辰武宮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