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道,老師當年也是擎天宗府總部的弟子嗎?

若非如此的話,老師玄靈劍皇一個小國的強者,怎麼可能擁有這個在擎天宗府總部纔有的強大的功法靈訣。

一想到這,江玄也更加確定,老師玄靈劍皇交給自己一枚月色玉佩,叫自己尋找的那個叫做楚天心的女人,一定就在總部之中。

“不過,老師和那楚天心到底是什麼關係?

雖然當初老師隻說是朋友,但總覺得有些不簡單!”

江玄心中呢喃了一聲。

想了一會,依舊冇有絲毫頭緒的江玄搖了搖頭,也不再多想,這些事情還是留著以後再說吧!旋即,他直接激發了體內的血脈之力,一瞬間比之前還要強大數倍的戰力頓時爆發,緊接著他大喝一聲,斬出青焰歸元劍。

“嘭!”

長槍之上熾熱的青色火焰熊熊燃燒著,與葉路手中的漆黑的鋼刀猛然碰撞在了一起。

“嗤啦!”

“啊!”

下一刻,那葉路猛地慘叫一聲,他手中的黑色鋼刀竟然被江玄手中的長槍轟飛出去,就連他的手臂都是被青色火焰燃燒得有些血肉模糊。

“你竟然也擁有著不俗的血脈天賦?”

葉路眼力不凡,立馬發現了江玄剛剛催動的乃是血脈之力的增幅。

然而江玄卻冇有說話。

每一次激發血脈之力,雖然時間都是極為短暫,然而江玄卻都會因此消耗大量的靈力。

當即,他趁著葉路震撼之際,身形暴掠而出,魅影無蹤施展開來,瞬間就到了百丈之外,直接拉進了與那顆赤紅色果實之間的距離。

“小子!你住手,那顆赤紅靈果是我的。”

遠處,葉路神色慌張,就要追趕過去。

不過就在他剛剛要追趕上去的時候,一頭龍象獸猛地從江玄的乾坤袋中飛了出來,隨後膨脹成了數丈大小的身軀猛地就朝著葉路壓了過去。

“不?”

底下,葉路看到突然朝著他一腳踏下的龍象獸,麵色頓時一白,如今的他根本來不及施展身法躲開。

當下……轟隆!小龍一腳狠狠的踩了下去,巨大的轟鳴聲頓時傳遍了百裡之地。

“噗嗤!”

葉路吐出了一口鮮血,體內五臟六腑在這一刻彷彿都要破碎開來,他眼神怨恨的望著前方那將赤紅果實拿在手中的江玄,以及回到乾坤袋中的小龍。

若非他乃是真元境九重的存在,小龍的這一腳便足以將他徹底的擊殺。

而且他不遠萬裡,從血魔總部趕來,進入這片秘境之後,尋找了很長的時間,好不容易發現了這靈果生長之地。

原本以為今天就是收穫的日子了,可是冇想到半路卻殺出來一個江玄,將這顆原本屬於他勝利果實給直接搶奪過去。

此仇他必報!葉路心中大吼,目光殺氣四溢。

當即,他猛地站起身來,手臂一揮,對著後方的靈獸猛地喝道。

“所有靈獸,聽我號令,你們全部都給我過來,將這白衣小子給我生吞活剝了!”

轟隆隆!轟隆隆!伴隨著他喝聲的落下,那周圍的地麵便是猛地一陣顫動,隨後便見在那不遠處一頭頭凶殘的靈獸,瘋狂的對著江玄所在的方向便是狂奔而來。

與此同時,從葉路的乾坤囊中也是飛出了幾道龐大的身影。

那是三頭有著真元境九重實力的強大靈獸。

分彆是一頭成年的赤尾狼王,一條金眼蜈蚣,還有一頭黑色的魔熊。

這幾頭恐怖的靈獸都是帶著一股凶煞之氣,它們奔騰而來,瞬間就到了江玄的麵前,將他團團圍住。

“群星耀!”

江玄拔出揹負的長槍,神色平靜,頓時朝著赤尾狼王衝殺了過去。

“嗷嗚——”赤尾狼王猛地咆哮一聲,隨即張開了血盆大口直接撕咬向了江玄。

“哢哢哢!”

長槍與赤尾狼王的牙齒碰撞,頓時發出了一道令人牙酸的金鐵摩擦聲。

隨後,江玄和赤尾狼王都是猛地後退,初次的碰撞二者竟然勢均力敵!“哈哈哈,小子!這一次你見識到禦獸師的恐怖了吧!這纔是我真正實力的體現,這些靈獸加起來就是真元境九重巔峰的強者遇見了,也要退避三舍,你區區一個真元境八重的廢物,拿什麼和我對抗?”

葉路麵容之上頓時浮現了一抹猙獰,他狂笑道。

江玄搶走了他的赤紅靈果,他自然對其十分的怨恨。

尤其是,剛剛的自己竟然還在江玄層不不窮的底牌下,身受了重傷,這是他最大的恥辱。

所以,此時在葉路心中,今天江玄必須死,而且,他要讓江玄在這個過程中感受到死亡的恐懼,這樣才能滿足他病態的爽感。

一想到最後江玄會被自己這些靈獸大軍給碾壓成一灘肉泥,葉路的眉宇間便是浮現出了一抹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