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遠處,三頭石猿的身軀宛若一座移動的山峰,不斷的橫衝直撞,將一棵棵大樹直接撞倒,並在地麵上留下一個個水桶大小的腳印。

江玄飛落到三頭石猿的背上,道:“小紫,將靈獸鑒還給我!”

紫色小龍看了江玄一眼,死死將靈獸鑒抱在了懷裡,不斷的搖頭,宛若撥浪鼓一般。

江玄的腦門一黑。

這傢夥竟然要把這靈獸鑒貪了。

紫色小龍眼疾手快,趁著江玄還冇有動手,便將靈獸鑒直接丟進了嘴裡。

它的嘴巴都快被撐爆了,不過還是想強行的嚥下,最後因為太大,直接卡在了喉嚨裡,將那脖子都給撐成橢圓形。

“咳咳!”

紫色小龍在三頭石猿的背上不斷打滾,靈獸鑒如今吐不出來,又咽不下去,實在難受得要死。

江玄搖了搖頭,將它給抓了過來,掐住它的脖子猛的一拉扯,就將靈獸鑒從它嘴裡給擠了出來。

江玄握著靈獸鑒,在紫色小龍的臉上輕輕扇了兩下,道:“下次要是再不聽話,就將你收進靈獸鑒中。”

紫色小龍嚇得連忙點了點頭,但那眼睛依舊滴溜溜的看著靈獸鑒。

江玄打算去收服更多更強大的靈獸,專門挑選那些險山大穀行走,尋找適合收服的靈獸。

“轟!”

此時,一頭黑暗魔蠍從那崖壁上的石洞中爬了出來,它的身軀足有十丈長,臉盆那麼粗,雙目宛若兩個大燈籠。

江玄從三頭石猿的背上彈射而起,摧動身法靈訣,直接一掌拍在了黑暗魔蠍的頭頂,打得黑暗魔蠍發出一聲慘叫。

“唰!”

黑暗魔蠍的尾巴,淩空朝著江玄抽了過去,將周圍的一片樹木給掃倒,變成了一塊塊斷木。

“咻!”

江玄展開縮地成寸步法,身體一連變幻了四次方位,以肉眼難以察覺的速度落到黑暗魔蠍的頭頂上,一掌拍了下去。

江玄的手掌被金光所包裹,化為一隻鋒利的龍爪,將黑暗魔蠍的頭顱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昂!”

神龍的力量,此時猛地從江玄的體內爆發開來。

黑暗魔蠍體內的靈力,瘋狂的湧入江玄的手掌,被神龍虛影給吸收。

很快,那黑暗魔蠍的龐大身軀便是直接乾癟下來。

黑暗魔蠍的戰力雖然十分強大,但並不適合收服為靈獸坐騎,所以江玄便直接將它給擊殺,吸收它的靈力來提升修為。

江玄此時就盤坐在懸崖之下,他將黑暗魔蠍的靈氣完全吸收,體內的靈力藉此又提升了不少,堪比自己之前修煉十天的成果。

隨後,江玄便是直接登上了懸崖,觀察著周圍的地形,他發現這裡有好幾處凶險的地方,那裡有著幾道靈獸王者的氣息。

江玄沉吟了一下,便將那三頭石猿給收進靈獸鑒中,旋即小心翼翼的前行。

紫色小龍則是百無禁忌,大搖大擺走在江玄的前麵,時而飛到樹上,時而落到地麵上。

一龍一人就這樣緩緩前行著,很快他們就來到了這一座峽穀的深處,這裡一片荒涼,彷彿冇有一絲生機,有的隻是發一塊塊硬邦邦的石頭。

“昂!”

紫色小龍彷彿發現了什麼,它跑到那石堆中,兩隻小爪子使勁的在地上刨,很快便是挖出一個大坑來。

隨後,它鬼叫一聲,從那石堆中著急忙慌地逃了出來,躲到了江玄的背後,一隻小爪子不斷指向石堆的方向。

“嗯?”

江玄皺了皺眉,連忙拔出了神龍劍,朝著那一堆石堆走去。

隨後,他便是見到那石堆旁邊的大坑中,竟然有著一頭渾身帶著利刺的小獸,它隻有半米多高,宛若一頭刺蝟,但它卻長著一顆大象的頭顱。

紫色小龍竟然從石堆裡挖出一頭靈獸?

“原來隻是一頭靈獸幼崽!”

江玄重重鬆了一口氣。

“轟!”

不過,就在江玄話音剛落的瞬間,那一頭隻有半米多高的象頭刺蝟身軀猛地膨脹開來,化為十丈大小,僅僅一個象耳,就有江玄的身軀那麼大,一雙眼睛也宛若水缸一般。

江玄站在它的身前,竟渺小如螻蟻一般。

它的身軀居然比三頭石猿還要龐大,口中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嘶吼,震得整片峽穀都是不斷的顫抖,此時它邁開腳步,一腳便朝江玄踩了過去。

“嘭!”

江玄化為一道殘影躲過了這一腳,不過他剛剛他所在位置,卻被象頭刺蝟直接踩出了一個大坑。

莫說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即便是一個寒鐵,隻怕被它這一腳踩中,也會立刻變成廢鐵。

“小猿!”

江玄將靈獸鑒一揮,一抹白光閃動,三頭石猿猛地飛了出去,與象頭刺蝟搏鬥在了一起。

二者的戰鬥,直接將這一座峽穀打得是碎石翻飛,地動山搖,不斷髮出砰砰的聲響。

那一頭象頭刺蝟的身軀雖然比三頭石猿龐大得多,不過卻根本奈何不了三頭石猿。

三頭石猿能夠噴吐出寒冰與火焰的力量,而且能夠不斷修複創傷,堪稱不死之身,在三階獸尊中也屬於頂尖級彆的存在。

而象頭刺蝟如今僅僅隻是一頭幼崽,所以兩者的碰撞,它並冇有占到多少的優勢。

“這究竟是什麼靈獸?

僅僅隻是幼崽便能與三頭石猿大戰,它的來曆肯定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