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當下喝道:“小紫!”

紫色小龍飛過來,落到江玄的肩膀上,化為一團紫色的光芒,凝聚出一具紫金色鎧甲,身上的戰意一瞬間飆升了數倍!吹簫人也感受到江玄身上力量的提升,他駕馭著雄鷹,滑翔而下,雙臂之上暴漲出兩團靈氣芒。

“我去戰他!”

江玄施展著身形,一劍刺向吹簫人身下的雄鷹。

這頭雄鷹乃是四階獸尊,擁有極高的智慧,它感受到神龍劍上的死亡威脅,當下展翅直接飛到了高空!“嗷!”

紫色小龍的口中發出一聲龍吟!聽到這一道龍吟,雄鷹的身軀猛地一顫,本能的感到一絲恐懼。

它眼睛一翻,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竟然是龍族!”

吹簫人麵色一變,在即將落地麵時,他的腳掌直接在雄鷹的背上一踩,身軀倒射而退。

江玄緊追而去,一劍猛地劈斬下去。

吹簫人的身手矯健,手中的鐵簫朝著神龍劍迎了上去,長簫上延伸出了一道刺目的光芒。

神龍劍上一股龐大的力量鎮壓下來,震得吹簫人手臂有些發麻,他的身軀也是疾速朝著地麵上墜落。

他擁有靈祖境九重巔峰的修為,但他卻感覺到,江玄這一劍,比他更加的強大。

“嘭!”

吹簫人的身軀落回了地麵上,他的半截身體被神龍劍都給壓到了泥土中。

江玄道:“現在你應該明白,究竟是誰殺誰了吧?”

“哼!如今就說勝負,未免還太早了一些。”

吹簫人的武道修為自然十分強大,乃是土著居民年輕一代中的天驕。

他曾以一人之力,殺了辰武學院三位優秀的學員,又將路錦瑤四人追殺了數百裡,要不是江玄出現,路錦瑤等人早就死在迷幻叢林中。

吹簫人的皮膚上此時長出了一根根芽孢,變成枝葉,生長出了葉片,身上流動著“土之力”和“木之力”,宛若化為了一個樹人!那些樹枝從他的身軀中生長出來,枝葉將他的身體包裹!“這是青玄木的氣息!”

江玄的眉頭頓時一皺。

而此時,吹簫人脊梁化為了十丈高的樹乾,長出了鬱鬱蔥蔥的葉子,變成了一棵碧綠色的青玄樹,樹乾上流動著一道道光芒,降落下一淡淡光雨。

“冇錯!這是我的本命青玄樹!”

吹簫人的手指變幻著印訣,一指點出,一根樹枝便朝著江玄斬去。

“嘭!”

粗大的樹枝劈在那紫金色的龍甲上,傳出了一道巨響,將江玄也劈回地麵上。

“冇想到,這些土著居民居然將自己血肉身軀和青玄樹融合在一起,借用青玄樹的力量來戰鬥。”

在年幼之時,吹簫人體內的骨頭便被剃掉了,用青玄樹來塑造自身的骨骼,變成了半樹人,可以使用青玄樹的力量。

江玄運轉血脈之力,將那一根根樹枝儘數絞斷,身軀也是化為一道殘影,一劍朝吹簫人刺過去。

“嘭!”

神龍劍刺進青玄樹的樹乾,不過卻冇有刺中吹簫人的身體,很顯然這吹簫人又使用某種秘法,逃過江玄這必殺的一劍。

吹簫人的身軀,忽然從那樹乾上顯化了出來,他手持鐵簫,擊向江玄的心口。

“物轉星移!”

江玄的胸前形成了一道漩渦,流動著一圈圈靈氣,形成了一片懸浮在空氣中的巨大漣漪,將鐵簫的力量給反擊回去。

吹簫人的口中發出了一道悶聲,被這一股反擊的靈力給擊傷,身軀也是差一點和青玄樹分離出來。

“昂!”

江玄的嘴裡發出一聲龍吟,音波凝聚成一條金龍,轟在了吹簫人的身上,將那吹簫人給拍飛出去。

一擊得手,江玄自然不會再給吹簫人反擊的機會!江玄再次揮劍,劍鋒從吹簫人的左肩斬過,劈開吹簫人的長袍,帶起一片血霧!“啊!”

吹簫人的肩膀被劈出了一道十公分長的巨大傷口,從左肩的位置,一直延伸到了小腹,他差一點就被江玄開膛破肚了!“哼!今天算你運氣好,下次我再來殺你。”

吹簫人忍著巨痛,逃回了叢林中,他的身體和這叢林中樹木融為了一體,很快便是消失不見。

江玄展開縮地成寸步法,追殺上去。

“吼!”

不過,此時一頭五丈高的靈獸從那叢林中撲出來,口中發出一道大吼,一雙爪子襲擊向江玄的胸口。

江玄一劍將靈獸的頭顱給斬了下來,想要繼續朝那吹簫人追去,不過吹簫人已經從叢林中消失不見。

而此時,叢林中,又開始騷動起來,有靈獸的怒吼聲傳來,顯然有不少靈獸朝著這個方向奔跑過來。

“這些土著居民居然擁有召喚靈獸的能力,看來這次是追不上他了。”

江玄冇有冒然追上去。

迷幻叢林早就被辰武學院給占據,吹簫人出現在迷幻叢林中,本身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

誰知道迷幻叢林中,還有冇有其他的土著高手?

“嘭!”

隨後,江玄身上的鎧甲消失,化為一隻紫色的小龍。

江玄返回去,與路錦瑤、吳赫今、唐白薇三人會合。

“先離開這裡再說。”

江玄道。

叢林中,響起靈獸的吼叫聲與奔跑聲。

四人急速的逃離這一片凶險的區域,一直逃到百裡之外,他們擺在一座小湖畔停了下來。

後麵的靈獸此時也已經甩掉了,暫時安全了。

吳赫今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地上,不停的喘著粗氣,他喃喃道:“不正常,這太不正常了,迷幻叢林中怎麼會出現一個如此強大的土著武者?”

“我們這一次能夠撿回一條命,還真不容易。”

唐白薇的臉色有些發白,她盤坐在一根竹子下,運轉靈氣,恢複著體內的傷勢。

“咦?

你們快看,湖中有一具屍體!”

忽然,吳赫今怪叫一聲,指向不遠湖中心的位置。

江玄伸出了一根手指,指尖溢位一道靈氣,凝聚出一根數米長靈氣繩,將那湖心的那一具給拘了回來。

這是一個青年男子,他身上的血液如今還冇有徹底冷卻,而他的喉嚨處有著一道利刃割過的痕跡。

“這人劍法很強。”

江玄見到這男子脖子上的致命傷口,瞳孔一縮,緩緩地道。

“寧哲楓!”

吳赫今將這屍體給認了出來。

江玄道:“吳學長,你認識他?”

吳赫今點了點頭,道:“他也是辰武學院的學員,與我們一起進入迷幻叢林做任務。

不過這傢夥實在太不夠義氣了,他在我們一個個身受重傷時,選擇獨自一人逃離,卻冇想到竟然會死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