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怎麼辦?”

江玄皺了皺眉。

吳赫今嘿嘿一笑,他從自己的懷裡取出了兩枚散發著灼熱的珠子,遞給江玄一枚,道:“這是六陽珠,你將它戴在脖子上,可以幫你隔離那邪氣!屬於尊級靈寶!”

江玄一直覺得吳赫今是一個不靠譜的人,所以也就將信將疑的將六陽珠給接了過來。

不過,他很快就感覺到一股暖洋洋的氣流包裹著全身,將那外麵的寒氣儘數驅逐!“咦!難道這珠子真的能夠驅除那邪氣?”

江玄有些驚訝,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隨後,他也不再多想,便是和吳赫今進入了那帝陵之森。

而隨著他們不斷的深入,江玄見到四周的墳墓越來越多,這些墳墓有的還裂開了,露出了半截棺材,看得他有些滲得慌。

“哇哇哇!”

而在這墓林中,不時還能看到一隻隻黑色的烏鴉口中叼著的一根根血淋淋的骨頭,落到那枯死的樹乾上。

“我看要不我們還是彆再往前走了!這裡被稱為大帝的墓林,肯定是十分可怕的地方,不是我們如今的修為能夠亂闖的。”

吳赫今見到周圍那瘮人的場景,也是嚇得腿直哆嗦。

而且,他還發現走隨著他們進入帝陵之森中後,他手中的指南針方位完全亂了,根本無法起到半點作用!這說明帝陵之森中有一股極其神秘的力量,在乾擾著空間的方位。

江玄通過精神感知力,也發現了若是再往前走恐怕凶多吉少,當下決定先退出帝陵之森,免得他們徹底迷失在這墓地中。

“啊!”

不過,此時吳赫今忽然驚叫一聲,因為在他的身後,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一個騎著白色骷髏戰馬的騎士。

那騎士的身上,隻穿著白色的鎧甲,但是鎧甲中隻有一個骨架子,並冇有血肉。

一個骨架子,支撐著那鎧甲!“這是墓園騎士,帝陵之森的守護者!”

吳赫今渾身一哆嗦,手中的指南針直接掉在了地上,發出“哐當”的聲響。

那一尊墓園騎士將長劍給拔出,拖出了一片森寒的劍氣,一劍朝吳赫今的脖子斬去。

“嘭!”

江玄的手掌中打出一道金光,將那一尊墓園騎士給擊飛而去!“快逃啊!墓園騎士乃是不死之身,要是將大將級的墓園騎士給引過來,我們可就死定了。”

吳赫今將一雙木鞋給脫了下來,放在了頭上,撒丫子狂逃,那速度比狗還要快。

“嘭!”

那一尊被打飛出去的墓園騎士又重新爬起來,坐到那白色骷髏戰馬背上,朝著江玄和吳赫今追殺上去。

“小猿,出來!”

江玄取出靈獸鑒,將三頭石猿給召喚出來。

江玄騎在三頭石猿的背上,直接將吳赫今給提到三頭石猿的背上,疾速逃離!那一尊墓園騎士緊追其後,口中還發出了一道奇怪的吼聲,顯然是在召集其他的的墓園騎士!吳赫今坐在三頭石猿的背上,重重鬆了一口氣,忽然,他的目光落在江玄手中的靈獸鑒上,眼中閃過一道精芒,激動道:“江玄,你將你手裡那塊骨頭給我看看。”

江玄自然不可能將靈獸鑒交給他,他防備道:“你要乾什麼?”

“我是覺得這塊骨頭十分不凡,不像凡物,我想拿來研究一下!”

吳赫今道。

江玄微微一詫,這吳赫今竟然能夠一眼看出靈獸鑒的不凡?

莫非他真的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不成?

不過最終他冇有說話,而是繼續帶著三頭石獸朝遠處逃去。

帝陵之森十分廣闊,而且地麵上還覆蓋著一道道黑色的泥土,散發出一股股難聞的血腥味。

他們二人也不知在這之中逃了多久,這纔將身後的墓園騎士給甩掉。

吳赫今的目光,依舊緊緊的望著江玄手中的靈獸鑒,道:“江玄,你就借給我研究一小會兒,我感覺這骨頭應該是無價之寶。”

江玄倒也不怕他會搶走靈獸鑒,而且見他如此堅持,便將那靈獸鑒遞給他,他也想看這傢夥是不是真能看出靈獸鑒的來曆?

吳赫今雙手捧著靈獸鑒,仔細研究了半天,眼中的光芒也是越來越明亮,他的口中發出了嘖嘖聲,道;“這是無價之寶,無價之寶啊!江玄,迷開個價吧!你的這件寶貝我要買下來?”

江玄果斷地道:“不賣。”

吳赫今十分失望,依依不捨的將靈獸鑒又還給江玄,但依舊不死心地道:“江玄,你的這件寶貝究竟是從哪得來的?”

“撿的。”

江玄隨口胡謅道。

吳赫今眼神有些複雜道:“這玩意極有可能是一件超靈器,不過一般人可能看不出它的厲害之處,就覺得它隻是一塊普通的骨頭罷了。

即便是很多煉器師,隻怕都很難看不出它的不凡。

不過我不同,我可是天下第一煉器師的弟子的鄰居,我的眼力自然要高人一籌,所以一眼便看出它的不凡。

不過,你真的不賣嗎?

不管什麼價格我都願意出的!”

“不賣!”

江玄的眉頭一揚,道:“你剛纔說的超靈器是什麼意思?”

“超越尊級靈器的寶物和靈兵,就被稱為超靈器。

那每一件超靈器都是無價之寶,天地間的奇寶,其威力能夠撼動山嶽,斬斷世間萬物。”

吳赫今很羨慕的道。

江玄頓時也是驚住。

要知道尊級靈寶的威力便都已經十分強大的,許多蓋世強者都不一定能夠得到一件趁手的尊級靈寶。

鎮北王府的鎮府神器“鎮北閣”,也就是尊級靈器,能夠守護鎮北王府多年不衰。

而這一塊獸骨,竟然是超靈器?

比鎮北閣還要厲害?

這……吳赫今道:“你要是擔心靈獸鑒會給你帶來殺身之禍,你完全可以將它交給我來保管,我並不怕被人謀財害命!”

江玄將靈獸鑒收起,笑道:“我看我們還是先研究研究該怎麼活著走出這帝陵之森,那墓園騎士可隨時有可能找到我們。

一位墓園騎士雖然不足為懼,但要是有十位墓園騎士隻怕我們就凶多吉少了。”

“嗚嗚!”

而此時,烏鴉的叫聲再次響起。

天空之上,出現一輪血月,將天空映照得無比詭異,那陰沉的雲塊在天空之上不斷漂浮。

一幅恐怖的異象,出現在了天空上!“這異象又出現了。”

吳赫今驚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