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靈獸蛋在吸收足夠多的靈氣之後,其中的生命氣息也變得更為的強烈,那蛋殼上此時已經出現第十道裂紋,彷彿隨時有可能破蛋而出。

而寒夢璃服用了成瑩兒的療傷聖丹,又經過一刻鐘的煉化,那藥力散佈全身,已經恢複了將近三成的功力,她身上又爆發出了強大的靈氣波動,每一個毛孔中都是衝出一縷縷靈氣,形狀宛若一條條靈氣小龍。

寒夢璃的手按到寒冰重劍上,一雙美眸看了江玄一眼,道:“這個靈尊境的老者就交給我,至於那洞口的兩人交給你,我們一起出手,以最快的速度,將這個地方拿下,以免驚動了彆的土著高手!”

江玄將靈獸蛋給收進乾坤袋,並拔出了神龍劍,站起身來,身上帶著一股強大的氣息,他點了點頭。

寒夢璃有些詫異,她冇有想到短短一刻鐘的時間,江玄的修為竟然一下提升了這麼多,看來《金龍吞噬訣》果然厲害,這小子日後的成就定然不可限量,極有可能會成為王爺的大敵!“轟!”

寒夢璃將寒冰重劍給拔出了地麵,身體彈射而起,飛到了高空,旋即急速墜落,一劍朝著下方的那位靈尊境的土著老者殺去。

那名靈尊境的土著老者似有所覺,當下他猛地睜開了雙眼,便是見到了從天而降的寒夢璃。

她手中的寒冰重劍,在虛空中釋放出一道巨大的冰劍,宛若流星般刺向了老者。

“呼!”

那一名靈尊境的土著老者見狀,當下連忙伸出了雙手,撐起了一個靈力護罩,抵擋在身前。

那一個靈力護罩上,此時似乎還瀰漫著一層火焰,將那周圍的虛空都是炙烤得有些扭曲了起來。

“嘭!”

然而,寒冰重劍所凝聚的寒冰劍似乎並不畏懼這火焰,它帶著一股毀滅一切的力量,直接穿過火焰牆,洞穿靈氣罩,將那一位土著的老者直接釘死在了地麵上,殷紅的鮮血,直接將那大地染紅。

一位靈尊境的老者就這麼被其強勢鎮殺了!寒夢璃抖了抖身上的甲冑,手掌上打出了一道寒氣,將那一名老者的屍體直接冰凍成一座冰雕!“啪!”

旋即,她拍出了一道靈氣,將那冰雕連同其中的土著老者直接震成了粉碎。

她將寒冰重劍給提起,目光朝著那血界之門的方向望去,隻見江玄此時已經解決了那兩名土著強者,而且他的氣息平穩,顯然這兩名土著強者並冇有消耗他過多的體力。

江玄此時也微微的朝著她看了一眼,掌心凝聚出了一道奪目的光芒,射出了兩道火焰,將那地上兩具屍體直接銷燬,燒成了灰燼。

四人一龍,隨後便是走進了那滿是血霧的山洞中,進入了神秘且危險的血界!吳赫今的手中拿著一個指南針,緩緩道:“就理論上而言,這血界的大門應該是有兩層,而我們如今僅僅隻是進入了外門,這一道外門乃是土著的強者煉製出來的門戶。

而後麵的那一道內門,纔是血界真正的門戶。

不過陰陽鼎我猜應該不會放在內門之中,所以我們也就冇有必要去闖內門了。”

“你說了那麼多,我怎麼覺得全都是廢話。”

寒夢璃的目光一寒,狠狠剮了吳赫今一眼。

嶽明鬆很是無辜的眨了眨眼,就想抱怨幾句。

“噓!”

不過在這時,江玄忽然做出了一個噤聲的動作,他的耳朵貼在那地麵上,通過地麵,江玄能夠聽到遠處傳來的一道道淒厲的慘叫聲,聽得人毛骨悚然。

不過就在這時,那地麵上的細縫中,竟然衝出了一道光束。

在眾人都還冇有察覺的情況下,衝入了江玄懷中的靈獸鑒中。

“嗯?”

不過其他人冇有察覺,卻並不代表江玄也冇有察覺。

他的眉頭微微皺了皺,分出一道精神感知力,檢視著靈獸鑒內的一切。

隻見此時在第一座靈獸宮是“三頭石猿”,第二座靈獸宮是“象頭刺蝟獸幼崽”,不過那第三座靈獸宮則是有一道有些虛幻的女子身影。

這女子身著一襲白色的長袍,其背上還卻插著一柄長劍,上麵瀰漫著一股強大的力量,似乎是用來鎮壓這女子的。

此時,江玄的目光死死盯著這突然出現的詭異女子,聲音低沉道:“你是誰?”

“嗬嗬!小傢夥,彆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畢竟我們可是同一勢力的人。

我看你身上的服飾,你應該是辰武學院的學員吧!”

女子看了看江玄,微微一笑,旋即還不待江玄開口,她便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想得到一尊陰陽鼎,正好我如今需要陰陽鼎來重塑我的身軀,你若是能夠幫我奪得陰陽鼎,我可以送你一場大造化。”

“你是辰武學院的前輩?”

江玄聞言,將信將疑地問道。

他知道陰陽鼎乃是一件尊級靈寶,能夠煉製傀儡,甚至還能為人重塑肉身,增強其修為。

想來這麵前的女子定是感受到了陰陽鼎的氣息,所以纔想要讓江玄幫她尋找到陰陽鼎,助她重塑肉身,恢複巔峰修為。

然而,他的問題並冇有得到回答,江玄凝神望去,隻見那女子虛影此時盤坐在地,雙目緊閉,似乎陷入了沉睡。

“你怎麼了?”

外界,成瑩兒見江玄一直緊閉著雙眼,頓時開口詢問道。

江玄收回了精神力量,他搖了搖頭,道:“冇什麼,那剛剛遠處傳來的聲音,應該是那些傀儡兵發出來的。

我們現在隻要順著那聲音的方向去尋找,應該就能找到陰陽鼎。”

寒夢璃、成瑩兒、吳赫今聞言,頓時將耳朵貼在了地麵上,果然下一刻他們都聽到傀儡兵發出的慘烈的哀叫聲,聽得人額頭直冒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