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就在這時,一名靈尊境的土著老者來到峽穀中,他身受重傷,直接倒在混世之王的麵前,“首領,大……大事……不好了……”混世之王的目光一沉,像是察覺到了什麼,目光朝著峽穀口的方向望去。

隻見一頭龐大的生物正朝這邊靠近。

“轟!”

那一頭黑龍強行將峽穀口給直接撞開,站在混世之王的麵前,口中發出了一道憤怒的龍吟聲,將混世之王身邊的那十多個土著強者都給震飛而去。

混世之王如同一座巍峨的大山,紋絲不動,那如鷹隼般的目光,緊緊的望著眼前這一頭黑龍。

究竟發生了什麼?

寒夢璃站在黑龍的爪子中,朗聲喝道:“混世之王,你們這些土著佈置的多年陰謀,如今已經被我們給粉碎,你還是快點認命吧!”

江玄托著陰陽鼎,打出數百道極陰之火,落入那些傀儡將的身軀中。

峽穀中,數百尊傀儡將也被他掌控。

冇有傀儡將的圍攻,辰武學院的五大強者也都撤消了陣法。

“是他們,他們竟然站在一條巨龍的頭上,那一頭黑色巨龍為何冇有攻擊他們?”

所有學院的學員都見到江玄、寒夢璃、成瑩兒、吳赫今四人。

“我剛纔見到江玄打出一道道極陰之火,然後那些傀儡將就不攻擊我們,莫非是江玄掌控了這些傀儡將?”

“極有可能!你們看,江玄的手中托著一尊鼎爐,是不是和傳說中的至寶陰陽鼎很像。”

“他們居然粉碎了這些土著的陰謀,這一下要成為整個辰武學院的英雄了!”

許多辰武學院的學員都有種劫後餘生的慶幸感,他們眼露感激的看著江玄他們。

因為在他們看來,是江玄四人救了他們。

不過也有不少學員的眼中閃過一抹嫉妒的目光,眼神十分的怨恨。

另一邊,混世之王在努力剋製自己的情緒,他緊緊的握著雙拳,冷笑道:“小子,你以為你掌控了陰陽鼎,就擁有抗衡超越靈尊境強者的實力?

你實在太天真了!今日不僅你要死,辰武學院的所有學員都得死!”

混世之王的腳掌猛地一踏地麵,頓時將那大地震得撕裂開一道水桶粗壯的裂縫,而且還在不斷的擴大,朝著遠處蔓延。

這樣強者的力量,彷彿能夠橫推山嶽,斬斷河流。

“不好!這大地裂開了……”“快救我!”

不斷有辰武學院的學員,掉進裂縫中,口中發出慘叫,最後被那大地完全吞噬。

江玄從乾坤袋中將那解煞氣的聖丹交給寒夢璃,道:“寒夢璃,你快帶他們下去,我去把混世之王引開。”

寒夢璃點了點頭,旋即一隻手抓著成瑩兒,一隻手抓著吳赫今,直接從黑龍的頭頂上跳躍下去。

而此時,江玄站在黑龍的頭頂,就宛如站在一座巍峨的山嶽的巔峰,可以俯瞰帝陵中蒼茫的大地。

“昂!”

黑龍終於可以放手一搏,那巨大的爪子,帶起漫天光芒,湧動強橫的氣息,撕裂而下。

混世之王無所畏懼,身上鎧甲發出一道道璀璨的光芒,一拳朝著黑龍轟擊過去。

拳頭上,帶著一片洶湧的藍色光芒。

“轟隆隆!”

這一次的交鋒,將那整座峽穀都徹底震塌,四周的大山不斷崩裂,景象駭人至極。

一道道強大的衝擊波釋放開來,宛若海浪一般,席捲而出。

辰武學院的五大高手,此時已經帶著彆的學員逃出峽穀,朝著帝陵的出口趕去。

現在傀儡將被江玄給掌控,帝陵的出口,也不再是一個必死之地,或許他們可以裡應外合,將帝陵的出口打開。

“轟隆隆!”

整個峽穀都變成了混亂之地,靈氣湧動,煞氣洶湧,彷彿變成了一座古戰場。

混世之王想要將辰武學院的學員全部鎮殺在此,隻見他手臂一揮,打出一道巨大掌印,隔著數裡,朝著那些逃亡的學院擊殺而去。

這一道巨大掌印,有著強橫無匹的秘法溝通天地靈氣,用天地靈氣凝聚掌紋。

“昂!”

不過,就在他出手的一刹那,黑龍的口中,吐出了一道龍息,化為一條靈氣河流,直接撞擊在了那一道掌印上,將那掌印給摧毀而去。

靈氣河流和靈氣掌印在天空相碰撞,方圓百裡之內都能感受到天空之上那可怕的撞擊波。

“轟隆隆!”

隨後,一道道靈氣流宛若流星墜地般,直接在地麵砸出了一道道深坑。

“這就是頂尖強者之間的交鋒嗎?

這破壞力實在太驚人了。”

辰武學院的那些學員的心中都有些難以平靜,他們就感覺到一股龐大無比的力量壓在他們的身上,讓他們感到呼吸都有些困難。

有幾名修為比較弱小的學員,直接被這股強者氣息給震得口吐鮮血,根本承受不住這一股力量。

“江玄現在居然都能和靈尊境之上的靈王境強者戰鬥了嗎?

這……這簡直是不可思議,此等天賦已經不能用妖孽來形容了。”

在場許多少女的目光中都是帶著一抹崇拜的神色,美眸中異彩連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