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江玄,總有一天你會找到那個與你相匹敵的人,我看我們還是先回宗門吧!”

擎天宗府帶隊長老看著多年的老對手竟然被江玄一槍擊退了,心中頓時就感到無比的暢快。

隨即他大手一揮,將那一頭金頭雕召喚過來,就打算帶著眾人離開。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殺了我那麼多血魔宗弟子,就想這樣若無其事的回去嗎?

江玄,給我留下來吧!”

忽然,蒼穹之上一道威嚴的聲音頓時遠遠的傳了過來,同時在天空之上一道淩厲的攻勢,就朝著江玄所在的位置籠罩了過去。

“轟!”

那擎天宗府帶隊長老麵龐憤怒,想打算要抵擋,然而當那道淩厲的攻勢落下時,他麵龐上的神色便是一變,他的整個身軀也是猛地朝著後方射去。

見到這一幕,江玄的麵龐微微變了變,這位擎天宗府的帶隊長老實力已經達到了真元境九重的巔峰,能夠將他如此輕易擊敗的人,實力必然是達到了化海境的程度,而且很有可能並非是初入化海境那麼簡單。

當下,他冇有猶豫,就準備催動空間符文直接離開這裡。

雖說剛剛自己一直期待擁有一個實力相當的人相互切磋,以此來提升自己的修為。

然而當實力差距太大的時候,便已經失去了比試的意義,如果一味留在這裡,那不是英雄,而是莽夫所為,說不定還會連累到他人,所以江玄自然不會選擇留在這裡繼續等死的。

“哼!你敢!”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從擎天宗府方向傳來。

下一刻,一道刺目的劍光轟然撕裂空氣,直接將那道淩厲的攻勢給徹底消除泯滅。

“慕鴻澤,你竟然也來了?”

此時,一道身穿血色大袍的中年男子在血魔宗方向憑空浮現出來,他淩空而立,目光冷冽的望向了下方。

“哼!血狼,你好大膽子,冇想到竟然直接出手攻擊我擎天宗府後輩!莫非你不想活了不成。”

隻見此時江玄身旁光芒一閃,一道身影頓時出現,看那模樣正是江玄的義父慕鴻澤,他看向遠處那血袍中年男子,目光冰冷的道:“現在你快給我滾,若是日後再敢對玄兒出手,我定將你整個血魔宗屠戮殆儘!”

“你?”

那名血狼的中年男子聽著慕鴻澤那毫不猶豫的冰冷語氣,麵龐也是出現了一抹惱怒的神色。

不過,他似乎知道慕鴻澤的強大,也就冇再出手,不過隨即他陰冷的笑道:“慕鴻澤,你應該知道江玄殺了誰吧!那可是從我們血魔宗總部來的葉路,他的爺爺更是我們血魔宗總部執事,江玄殺了他,日後必死無疑!”

“必死無疑?”

慕鴻澤嘴角露出了一絲嘲諷的笑意,隨即喝道:“血魔宗總部執事又如何?

我倒要看看他有何本事,敢殺我的義子。”

“義父的實力絕對超越了普通的化海境強者,否則也不會讓對麵的這名血魔宗大人物如此的忌憚,甚至就連血魔宗總部的執事都毫不畏懼。”

今日麵前發生的一幕,讓江玄對於慕鴻澤的實力又有了新的判斷,義父的實力絕對達到了自己想不到的地步。

“好,很好!”

看著慕鴻澤那毫不退讓的神色,那中年男子咬了咬牙,就打算要離開。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這一次,你們血魔宗竟然讓一位真元境九重的總部弟子混入了此次的秘境考覈中,難道你們就不打算給本座一個說法嗎?”

此時,又是一道威嚴帶著幾分冰冷的聲音從那遠處響起。

嗡!下一刻,江玄便是一道白衣身影頓時出現在了擎天宗府眾人的最前方,他神色平淡的望向了對麵的中年男子。

“白衣神劍——白子墨!”

這一刻,血袍的中年男子見到這突然出現的身影,瞳孔便是猛地一縮。

因為他可是知道這麵前的這位男子的身份,他正是當代聖源島擎天宗府的宗主白子墨。

據說,他的修為極為高深,曾經一人便是殺得血魔宗強者聞風散膽,一人可敵千軍萬馬。

因此,在聖源島中,他便是一個傳說,一個讓血魔宗都無比忌憚的存在。

“哼!白宗主,若是我想走,恐怕你也攔不住我。

至於那件事情,日後再說吧!”

血袍中年男子雖然是血魔宗分門副宗主,然而麵對著白子墨卻是一點把握都冇有。

他隨口說了一句,就不敢繼續停留,直接身形一閃,直接朝著血魔宗方向飛射而去。

看著遠遠逃走的血魔宗強者,白子墨笑了笑,旋即看向一旁的江玄,溫和的笑道。

“你這次的表現我都看在眼裡。

很不錯,師弟果然收了一個好義子。”

“師弟?

莫非……”江玄神色一驚,當下有了猜測。

原來義父竟然是聖源島擎天宗主的師弟!難怪實力如此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