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劈裡啪啦!”

篝火處,火苗在夜色中不斷跳動。

不多時,這一條黑色的食人魚便是被烤熟了,散發出濃鬱的肉香。

小紫和藍色小豹子都蹲在這篝火旁,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那火堆上的烤魚,恨不得馬上衝上去大快朵頤一番。

“熟了!”

江玄從乾坤袋中取出了一把小刀,將那黑色的食人魚分成了三份。

隨後,他取出兩塊,分彆遞給了小紫和藍色小豹。

江玄已經餓得太久了,此時即便用前胸貼後背來形容也絕不為過,不過也正因為這樣,他更不能吃太多東西,否則會影響身體。

所以,他雖然十分饑餓,但他自己的那一塊反而是幾份中最少的。

而藍色小豹子吃得最快,它簡直就是一個大吃貨,最後連魚骨頭都懶得吐出來,直接一口將其吞了下去,隨後,它兩眼汪汪,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盯著江玄和小紫。

小紫也吃得很快,此時手中也就剩下一根完整的魚骨。

不過,藍色小豹子卻直接將那魚骨頭瞬間搶了過去,並直接丟進了嘴裡,發出“哢嚓哢嚓”的咀嚼聲,很快它便是將這一塊魚骨頭直接吞進了肚裡。

要知道這可是獸尊的骨頭,那堅硬簡直堪比金鐵,是可以用來煆造靈器的,然而現在卻被這小傢夥的牙齒三兩下便給磨成了粉末,這傢夥的牙齒該有多鋒利啊?

江玄將那魚肉吃完後,饑餓感頓時緩解了許多。

“呼呼呼!”

江玄的身軀隨後化作一抹殘影,飛躍到了半空,拳頭之上蒙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芒,將那空氣都是震得一層層翻滾。

而此時,一名白衣女子飛身來到了寒潭邊,望著虛空中不斷打拳的江玄。

江玄見到白衣女子,立即停止了打拳,落回了地麵,看向白衣女子,問道:“前輩,多謝您這段時間的指導,雖然我的修為並冇有得到提升,但實力卻是強大了許多。”

白衣女子擺了擺手,道:“我既然已經答應了你,那麼自然會說到做到,這個也算是我報答你的一種方式。”

“前輩,你曾經說過我們乃是同一勢力的人,可我到如今還不知怎麼稱呼您呢?

你在辰武學院又是什麼身份?”

江玄開口問道。

“怎麼稱呼?”

白衣女子沉思良久,也冇有回答江玄的問題。

也不知過了多久,她這才緩緩道:“你就和之前一般,稱呼我前輩就行,我的名字對你而言一點也不重要。

至於我和辰武學院的關係,我倒是可以和你說說。

我曾經也是辰武學院的學員,也曾拜得名師,教導我如何才能更好的修煉,就如同我如今在指導你一樣。

而現在辰武學院的‘辰武院長,便是我的師兄。”

“辰武院長的師妹!”

江玄感到十分驚訝,那這麼說來,聖龍皇都要叫她一聲師叔?

看來還真的一尊老古董。

江玄想了想,旋即道:“還有一件事,靈獸鑒裡麵的那一柄長劍究竟是什麼來頭?

我要如何才能壓製它?”

“它乃是一位大帝年輕時候的佩劍!”

白衣女子平靜地說道。

白衣女子又道:“那一柄長劍僅僅隻是大帝年輕時候的佩劍,但後來當他成就大帝時,長劍便已經承受不住大帝的力量,所以被大帝給遺棄。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這長劍纔會生出怨恨來,想要掘開帝陵,讓大帝死了也不安寧。

它已經從最初的長風,變成了一柄凶煞之劍。”

長劍,原本的名字,叫長風劍啊!“不過,按照我查到的資料來看,那位大帝當初雖然在此地修建墓園,但可能他並冇有隕落在此,而且他或許還是其他界域的人!”

白衣女子緩緩道。

“哦?”

江玄挑了挑眉頭,猶豫了片刻,問道:“那你可知那位大帝的名號?”

“呃……我記得在我查過的資料中,他似乎還有另外一個稱號,名為聖靈劍尊!”

白衣女子沉吟片刻後,道。

“什麼?

聖靈劍尊?”

江玄眼中閃過了一抹訝異的神色,他如今手中的神龍劍,不就是那位劍尊的帝劍和淩霜劍的融合嗎?

冇想到他這一次,竟然無意中又得到了一柄那位劍尊的佩劍。

“不過以你如今的修為,你可還駕馭不了長風劍。

但你也不用擔心,以靈獸鑒的力量,也足以將長風劍暫時鎮壓住。”

白衣女子見到江玄發愣,以為他是被自己剛剛那番話給震驚到了,也冇有多想。

隨後,她像是想到了什麼,繼續道:“對了,你身上的靈獸鑒和金色珠子都來頭不小,你可千萬不能隨意讓人看到,否則的話會給你惹來殺身之禍。”

江玄將靈獸鑒和珠子給取出來。

這兩件寶物都是他之前無意中得到的。

這靈獸鑒可以收服靈獸,裡麵含有能夠讓靈獸變得強大的力量,即便是靈王境級彆的強者見到了,隻怕都會動心。

而這珠子是江玄當初從那地底洞穴的蓋世強者手中得來的,隻是直到如今,江玄也冇發現它的奇特之處。

“那一枚珠子能夠幫助你修煉吞噬漩渦,等你日後的修為強大後,你自然就會知道它們的來曆了。”

白衣女子說道:“現在已經過去半年了,你的精神感知力也有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現在我們就開始融煉屬於你自己的鼎爐吧!”

“要開始了嗎?”

江玄變得有些興奮起來。

要是能夠融煉出屬於自己的鼎爐,那麼他距離成為五階煉丹師便能更進一步了。

話落,江玄連忙將陰陽鼎給放在身前,懸浮在頭頂上方,並摧動玄級靈氣中,朝著陰陽鼎飛過去。

在陽光落到陰陽鼎上時,鼎爐身上則是散發著赤紅、幽藍兩種不同的烈焰。

“嗤!”

這陰陽兩股力量此時撞擊在一起,化為一團陰陽火。

白衣女子懸浮在陰陽鼎的頂部,她腳踩一片白雲,手掌中打出一道金色的光束,轟擊在陰陽鼎上。

陰陽鼎在金色的光束作用下,竟然漸漸開始有了變化,上麵瀰漫的古老紋路漸漸變得清晰,甚至開始出了丹紋。

誰都知道,一尊上好的丹鼎其上定然會瀰漫著丹紋,而白衣女子如今所做的,便是幫助江玄,將這陰陽鼎化作一尊丹爐,並且提升它的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