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嘭!”

“嘭!”

江玄渾身氣勢驚人,一連刺出了十九劍,每一劍都有著摧毀山嶽的可怕力量,將嗎黑袍人打得隻能被動防守。

“給我破!”

江玄大喝一聲,他再次暴射出一道劍氣,彙整合一柄可怕的劍氣虛影,轟在了盾牌之上,頓時那一塊堅不可摧的盾牌爆裂開來。

劍氣也是直接轟在了黑袍人的身上,直接將黑袍人擊飛。

黑袍人的胸口直接被那劍氣洞穿,但卻並不致命,隻是讓他受了重創。

“怒龍之火!”

黑袍人渾身猛地膨脹開來,化為一頭巨大的恐龍,它的口中噴出一顆炙熱的火焰球,朝著江玄轟去。

這火焰球的直徑,約有一丈。

江玄直接展開縮地成寸步法,身體不斷閃退挪移,黑袍人吐出的火焰球根本擊不中他。

當然,火焰球的速度和破壞力也都非同小可,每一次都差點追上江玄。

“金日烈焰!”

江玄一邊躲避,一邊不斷凝聚著力量,彙聚到了掌心,化為了金色的光點,打出一道金色的火焰。

“嘭!”

金色的火焰將火焰球給洞穿,轟擊在了黑袍人的胸口,讓黑袍人的整個身軀都燃燒起來。

“嗤嗤!”

很快,黑袍人的身體,便是被燃燒成了灰燼。

辰武橋上的第七道光束升起,那光芒刺目,幾乎照亮了整個傲萊城。

“恭喜你,闖過了第七座辰武橋。”

辰武橋外的學員和導師,一個個頓時被震驚得無以複加,他們麵麵相覷,一臉不可思議。

“這江玄竟然這麼厲害!寧陽王當年也是遠遠不如他的,莫非他真的是大帝的傳人?”

“公孫景這下有麻煩了!”

“江玄的天賦想必已經跨入了三千年難遇的級彆了,他現在已經有資格去撞聖鐘,成為辰武學院史無前例的第一人了,日後封侯拜相,指日可待呀!”

成瑩兒站在辰武橋外,一雙美眸緊緊望著辰武橋上釋放地光芒,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抹震動。

雖然她覺得江玄此次回來已經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但當江玄闖過第七座辰武橋時,她依舊感到十分的震驚。

江玄的表現如今已經不能用天驕來形容了,這簡直就和少年時代的至尊有得一拚了。

江玄從辰武橋上走出來,他的身上一點傷勢都冇有,而且顯得十分從容,身上還散發著一股卓然的氣質,讓人心生敬畏。

“江玄!”

見到江玄出來,成瑩兒立即迎了上去,來到了江玄的麵前,“恭喜你,闖到了第七座辰武橋,接下來你是打算直接去辰武宮修行嗎?”

江玄聞言,笑著搖了搖頭,道:“不,我要去敲響辰武聖鐘!”

………在辰武秘境的中心,有著一座懸浮在那雲霧中的宮殿,據說那裡曾是大帝居住過的地方。

此時,江玄一步步的登上辰武階梯,再次見到了這座恢宏大氣的宮殿。

那聖鐘就懸掛在辰武宮外,由金銅鑄造而成,表麵上浮現著一道道古老的紋路。

遠處的風,此時從辰武宮中吹來,帶著一股古老滄桑的氣息。

聖鐘的右側有著一根巨大的鐵錘,這上麵也有著許多奇異的紋路,在那日光的照耀下,那些紋路竟然直接燃燒起來,將那鐵錘直接變成了一根火柱。

辰武宮下方,此時已經聚集來了無數的學員,他們望著辰武宮之上,都想要看看江玄究竟能不能將聖鐘撞響。

畢竟,上一次聖鐘響起,已經是七千年前了。

此時,江玄用金色的玄級靈氣包裹手掌,手指朝著鐵錘按去,指尖按壓著鐵錘上的古老紋路。

此時,江玄的手臂一沉,猛地運轉起渾身的力量,按著鐵錘,朝著聖鐘撞擊過去。

“鐺!”

聖鐘響起了!一道悠揚古老的鐘聲傳開,傳遍了整個傲萊城,傳遍整個辰武秘境。

辰武學院中,那些正在閉關的大人物們紛紛被這鐘聲驚醒過來,他們的臉上露出一抹震驚的神色,連忙施展著身形,飛向了高空。

其實,這一次的鐘聲並不僅僅隻是傳遍了辰武秘境那麼簡單,整個聖龍朝,在這一刻,都聽到了這鐘聲的響起,連綿不絕,彷彿是在宣佈著一位蓋世天驕的誕生。

聖龍朝的所有武者都被些鐘聲給鎮住了,他們感覺這整個天地的靈氣都有些不一樣了。

皇城,成國公府。

成國公峙嶽臨淵地站在府邸的高塔上,他的目光望向辰武秘境所在的方向,下令道:“聖鐘響了,莫非是改朝換代的征兆?

快,快派人到辰武秘境中給我查清楚,務必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弄清楚,這聖鐘為何會響?”

七千年前的那位天驕,便是聖龍朝第一代天子,當年他敲響了聖鐘,便建立了帝國,他名為龍,又敲響了聖鐘,故此將這帝國命名為聖龍朝。

如今,聖鐘再響,他懷疑是改朝換代的征兆也不足為奇。

“是!”

成國公身後的樓閣之中,飛出了十道人影,他們跪在那高塔的下方,隨後化為十道流光飛出府邸,前往辰武秘境。

很快,便有訊息傳回道成國公府。

“回稟國公,小姐傳回訊息,聖鐘乃是被學院中的人撞響的。”

“誰?”

成國公的雙目一瞪,身上帶著一道不怒自威的氣勢。

“江玄!”

“江玄,居然又是那小子。”

成國公臉上的神色開始變幻,旋即眉毛漸漸舒展開來,道:“你吩咐下去,今日我成國公府設宴,並邀請鎮北王赴宴!”

而凡是瞭解成國公的人都知道,成國公這是要利用此事來大做文章了。

而在距離皇城極其遙遠的血屠山脈,山脈的頂部,有著一座十分古老殘破的宮殿。

傳說,這一座宮殿也是從天外而來。

在那聖鐘被敲響那一刻,宮殿中的傀儡兵也是紛紛碎散,變成一縷縷黑色的煙霧,消失在宮殿中。

與此同時,整個山脈都是劇烈晃動起來,有著恐怖的聲音從那宮殿中傳出來。

“轟隆隆!”

此時,那被宮殿鎮壓的那一顆心臟,強行將把宮殿破開,帶著漫天黑光,化為了一個青年。

這青年身形瘦弱,目光銳利,帶著一股懾人的威勢,他大笑道:“哈哈!本座終於出來了!”

隨後,他彷彿發現了什麼,目光看了看周圍的環境,自言自語,道:“不過,這究竟是哪一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