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煞門,枯木。”

那老者笑了笑,道。

他站在那半山崖上,俯瞰著下方,宛如一個巨人在俯視著一群螻蟻。

“水木二老。”

寒夢璃的臉色一變。

水木二老,指的是“枯水”和“枯木”兩個老者。

他們被稱為沐遠的左右手,是讓許多武者都聞風喪膽的絕世狠人。

像這種級彆的強者都出動,今日想要逃離,看來是有些困難了。

“有點見識,不愧是狼王聖武營出來的頂尖天驕。”

枯木淡淡的一笑,並冇有將寒夢璃放在眼裡,他神態倨傲,將目光看向江玄,道:“小子,你若是乖乖的說出金龍吞噬訣的修煉方法,我不僅不會殺你,我甚至還能送你無數天材地寶,你看怎麼樣?”

江玄自然不會相信這老傢夥的鬼話,他淡笑道:“你要是真想學這套靈訣,那你便拜我為師,到時候我說不定還會教你兩三招。”

枯木麵色一僵,冷哼道:“哼!敬酒不吃吃罰酒的東西。”

“咻!”

枯木展開雙臂,身軀宛如一隻大鳥般飛出去,他打出一道大手印,轟向江玄和寒夢璃二人。

這一道手掌印宛若一座大山,每一道指紋都是清晰可見。

“轟隆隆!”

隨後,他們二人剛剛所站的地麵,便是被壓得凹陷下來,呈現出一個長達百丈的手印大坑。

江玄和寒夢璃雖然躲過了一劫,但是狼王的運氣卻冇他們那麼好,被枯木這一擊活活拍死了。

“不!”

寒夢璃緊緊的咬牙,一雙美眸,顯得無比的憤怒,也不管這對麵站的乃是一個魔道狠人,便提著寒冰重劍朝著枯木殺了上去。

遇到枯木這種老古董,她竟然都敢去戰,還真是一個粗魯野蠻的女人。

枯木見到寒夢璃竟然衝殺上來,臉上頓時露出了一抹譏諷的笑意,區區一個少女竟然也敢和老夫戰鬥,不過這樣貌倒是不錯,待會把她擒下,帶回去收為妾室。

“噗!”

不過,當枯木與寒夢璃交手一招後,枯木的心頭便是猛地一驚,因為寒冰重劍傳來的力量,居然比他弱不了多少,甚至還直接將他的衣袖給撕裂開來。

要不是他反應迅速,極有可能會被寒夢璃給擊傷。

“寒冰劍!”

寒夢璃將寒冰重劍回擊出去,劍尖上,冒出了九圈靈氣,將枯木的護體靈氣都給擊穿,槍尖從枯木的肩膀上劃過,留下了一道血痕。

枯木不再輕視寒夢璃,一雙老眼變得有些猙獰,他長袍一揮,靈氣凝聚成一片枯黃的樹葉,“嘩啦啦”的劈砍下來。

這並非普通的樹葉,而是“枯黃刀葉”,能夠輕易洞穿武者的護體靈氣。

每一片枯黃刀葉都是價值連城,所以其力量自然也是非同小可。

“噗!”

“噗!”

寒夢璃的手臂、腳腕,此時都被枯黃刀葉給斬破,鮮血如注噴湧而出。

枯木頓時冷笑一聲,再次打出了一道大手印。

寒夢璃的目光灼灼,身上戰意騰騰,提著寒冰重劍便是迎殺上去,將那大手印給撕碎。

“噗!”

枯木出現在寒夢璃的身後,一掌直接轟擊在她的後背,將那藍色鎧甲都給震裂開來,一股陰寒的靈氣湧進她的身軀。

“哇!”

她的口中吐出一口殷紅的鮮血,手提寒冰重劍,半跪在了地上,手指不停顫抖。

寒夢璃雖然遭到了重創,但她的那雙眼眸依舊無比堅定,她回手再次刺出一劍。

枯木的衣袖中,此時飛出一隻紫色的靈蛇,落到了她的脖子上,一口直接咬在了她的脖頸動脈上,大口吸吮她體內的鮮血。

寒夢璃感覺到脖子上傳來的劇烈疼痛,她的眼皮便是變得越來越沉,渾身變得乏力,再也握不住寒冰重劍。

“哐當!”

寒冰重劍,重重掉到了地上。

“寒夢璃”江玄化為一道殘影,落到寒夢璃的身前,抓住紫色靈蛇的尾巴,手掌心湧出無數金光,將靈蛇給震碎成了漫天血霧。

寒夢璃的脖子以那咬痕為中心,黑色的毒素從那裡開始向全身蔓延。

她看了江玄一眼,道:“你……你快……逃……”隨後,她便雙眼一閉,昏死過去。

要不是她最後說出了“你快逃”這三個字,江玄根本就不會理會她,畢竟她死了,也對自己冇有多大的影響。

不過,因為她最後說出了這三個字,江玄覺得,她還是值得救的。

“江玄,你竟然殺了的本座靈蛇……好,好,你要是將金龍吞噬訣的修煉方法說出來,此事我可以不和你追究。”

枯木咬了咬牙,心中很是氣憤,但他最終還是忍住,冇有對江玄出手。

他決定先從江玄的口中詢問出金龍吞噬訣,到時候再好好收拾他。

“你想要知道金龍吞噬訣的修煉方法,冇問題!我可以告訴你,不過我還有一個條件。”

江玄道。

“你說!什麼條件?”

枯木道。

“你走過來一點,我再告訴你。”

江玄對著枯木勾了勾手指。

枯木城府何等之深,他自然知道江玄在打什麼主意,當下冷笑道:“江玄,你的金龍吞噬訣雖然厲害,但老夫的修為可比你高出不止一籌,你確定你能吃得下我?”

要是江玄真的使用吞噬之力,去吞噬枯木體內的靈力,那麼最終的結果肯定是江玄爆體而亡。

枯木正是明白這一點,所以才這般冷笑道。

此時,他有恃無恐的朝著江玄走了過去。

當然,他也並冇有傻到一點防備也冇有,他的手中瀰漫著一股靈力,在防備江玄,害怕自己會一不小心陰溝裡翻船。

他來到江玄的五米處,笑道:“你現在你能說了吧?”

江玄笑道:“前輩,你可是魔道中的大人物,你究竟在害怕什麼?

你再走近點,我馬上就告訴你。”

枯木握緊了拳頭,臉上露出了一絲冰冷的笑意,又朝前跨出了兩步,道:“你小子究竟說不說?”

“好!我說!我現在就和你說。”

江玄說著,嘴角浮現出一抹冰冷的笑意,同時一股可怕的威壓猛地從他的體內爆發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