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楚妍兒頓時淚如雨下,道:“其實,我並非真心實意要嫁給他的,我是被強迫的。

他爹乃是魔煞門的總壇主,在這白馬城中更是一手遮天,我區區一個女子,哪裡能反抗得了他啊?

我的家人都在他的手中,我若是不答應他,他便會殺了我的家人。”

江玄淡淡地道:“你的事情,我一點也不感興趣。

而我的身份,你還是彆知道的好。”

話落,江玄便再次看向丹爐。

這是一爐針對寒夢璃身上的傷勢煉製的四階丹藥,它能夠續骨療傷,甚至還能增長功力。

而當那丹藥煉製完成時,藥鼎上還金藍兩種不同光芒,陰陽二氣在其中運轉,最後彙集到了丹藥之中。

“開!”

藥鼎上打開,裡麵飛出十八枚四階丹藥,被那濃鬱的丹氣所包裹,懸浮在了半空中,宛如十八枚星辰在空中飛旋。

一股濃鬱的丹香此時瀰漫出來,僅僅隻是聞上一聞,都感覺體內的靈力充沛了許多。

江玄的袖袍一揮,便將那十八枚四階丹藥給收了起來,並將其中一枚給寒夢璃服下。

“嘭!”

江玄一掌直接拍在了寒夢璃的背上,利用自身的靈氣,幫她融煉其中要藥力,恢複其體內的傷勢。

金色的靈氣,此時將他二人完全包裹,一滴滴黑色的血液從那傷口處流出,寒夢璃的麵龐很快便是恢複了血色。

隨後,江玄收回了手掌,讓其自己恢複過來。

寒夢璃的修為原本便是極高,如今冇有了毒性的壓製,她很快便能運轉靈氣,重續血脈。

“她究竟是你的什麼人?”

楚妍兒皺了皺眉,她感覺江玄和寒夢璃的關係可能不一般。

“敵人!”

江玄道。

“我不信,她要是你的敵人,你又怎會專門給她煉製丹藥?

我看你是喜歡她吧?”

楚妍兒道。

江玄道:“你管得太寬了!要是你現在將養元丹交出來,我還能饒你一命,放你離去。

要是等到時候她修為恢複,以她的性子,你必死無疑。”

楚妍兒自然知道,寒夢璃的修為極高,自己肯定不會是她的對手。

“你要是告訴我,你是誰?

我便將養元丹交給你。”

楚妍兒道。

江玄也不想與她繼續糾纏下去,道:“江玄。”

楚妍兒聞言,頓時張了張嘴,驚訝不已。

原來是他啊!難怪!楚妍兒的手伸進袖中,將嗎一枚彈珠大小的靈丹給取出,放到江玄的手掌心,道:“喏!給你!”

“你之前不是說,養元丹在小貓的身上嗎?”

江玄麵色有些冷。

“我騙你的不行嗎?”

楚妍兒微微笑道。

江玄淡淡道:“你現在可以走了!”

楚妍兒聞言,轉身就往木屋外行去,當她來到門口時,停下了腳步,道:“你就不怕我到時候去告訴魔煞門的人,你在這裡嗎?”

“魔煞門的人要是來了,我也可以告訴他們,你殺了沐公子。”

江玄道。

楚妍兒做了個鬼臉,隨後笑道:“江玄,你真有意思,我很期待我們下一次的見麵。”

話落,她便離開了這裡。

江玄搖頭輕歎,便不再多想,他將那養元丹給服下後,便開始衝擊靈祖境七重。

楚妍兒離開木屋後,一團黑霧頓時從天邊飛來。

一名魁梧的大漢帶著一眾高手,趕到了這裡。

而給他們這些人帶路的正是楚妍兒之前懷中的那一隻雪白的小貓。

“小姐,你冇事吧!我聽說你被人擄走了?”

魁梧的大漢此時停下了腳步,目光詫異的看著毫髮無損的楚妍兒。

楚妍兒將那小貓抱起,隨後抹了抹小貓的頭,道:“你怎麼現在纔來啊!你知道我剛剛差點被人給吃了嗎?”

“喵喵!”

小貓的頭輕輕磨蹭,口中發出叫聲。

楚妍兒笑了笑道:“我是騙你的了!何叔,我現在已經冇事了,我看我們還是回去吧!”

大漢道:“沐公子在什麼地方?”

“他已經死了!是我殺的!”

楚妍兒說到這,麵色變得冰冷下來。

大漢的麵色一變,道:“沐公子可是沐遠的兒子,而且其天賦極佳,未來極有可能會成為沐遠的接班人,小姐你怎麼能將他殺了?”

“何叔,這你就不必擔心了,不就是一個沐遠嗎。

回去我自會向師父解釋,你說師父也真是的,她怎麼能隨便找一個人便將我嫁了,我可是媚魔山的首席弟子,沐遠的兒子豈能配得上我?”

楚妍兒有些氣惱地道。

楚妍兒的師父,就是這白馬城六大勢力之一“媚魔山”的山主。

而這個大漢乃是媚魔山主身邊的侍衛,是看著楚妍兒長大的,所以相當疼愛楚妍兒,即便是得知她將沐公子給擊殺,也冇有要責怪她的意思。

雖然,他隻是一名侍衛,但其修為卻是極高,乃是媚魔山的四大強者之一。

大漢的心中暗自歎息,沐遠可是魔煞門的總壇主,如今連他的兒子都配不上這個小祖宗,還有誰能夠配得上呢?

楚妍兒似是知道大漢心中的想法,當下笑道:“我其實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他是天下間最優秀的人,所以何叔你不用擔心了。”

“你說的是哪家公子?

小姐……你彆走啊!你快告訴何叔,那小子究竟姓甚名誰?

你怎麼會突然傾心於他?”

大漢還是十分關心這個問題的,但是楚妍兒卻根本不告訴他,腳步一邁,直接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