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養元丹,屬於五階靈丹。

這是江玄第一次服用五階靈丹,這丹藥剛剛服下,其中的藥力便立即爆炸開,一股十分濃鬱的藥力頓時衝進江玄的體內,並融入他的四肢百骸中。

五階靈丹的藥力,是四階靈丹的三倍到十倍之間。

靈祖境的武者,極少有機會能夠服用五階靈丹,隻有靈尊境後期或靈王境的強者纔有可能用五階靈丹來提升修為。

而江玄現在以靈祖境的修為,來煉化一枚五階靈丹,就如同將那河中之水強行灌進一個池子中,一不小心便會將著池子沖毀。

江玄之所以敢服用五階靈丹,便是因為他如今的肉身已經達到了一定的強度,能夠承受得住這五階階靈丹所帶來的衝擊。

此時,他運轉吞噬之力,來吸收五階靈丹的藥力。

江玄吸收藥力的速度漸漸加快,從最初的五十倍吞噬速度,一直提升到了一百倍的吞噬速度。

吞噬之力吸收靈氣的速度可以達到五百倍,甚至更強,隻是江玄如今還冇達到那個境界罷了。

藥力融進江玄的四肢百骸中,在強化肉身的同時,也在提升靈氣的品級。

江玄體內的雜質全部擠壓出來,排到體外。

“轟!”

而到了某一瞬間,江玄的氣息暴漲,終於達到了靈祖境第七重。

寒夢璃此時也已經甦醒,她從那房間中走出,道:“恭喜你,又突破境界了!”

江玄朝她看了一眼,此時她的氣色十分差,臉色有些煞白,不過既然能夠下床走路了,那便說明她已經無大礙了。

江玄笑了笑道:“寒夢璃,我這一次救你,可是花了不少元晶石,我粗略算了算,加上問診費和跑腿費,你一共欠我七千萬枚下品元晶石,你準備什麼時候能還啊?”

“什麼?

七千萬枚下品元晶石,你還不如去搶?

咳咳!”

寒夢璃原本還對江玄產生了好感,但此時聽到這話,頓時氣得牙癢癢的,差點被氣昏過去。

江玄神色認真,道:“作為一名五階煉丹師,我救人一命,僅僅收七千萬枚下品元晶石,這已經是極低的價格。

再者,你寒夢璃乃是狼王聖武營的隊長,你的性命何止七千萬枚下品元晶石?”

“你以為七千萬枚下品元晶石是想要拿就能拿的出來的嗎?

我所有的積蓄也不過三千萬枚下品元晶石。”

寒夢璃道。

江玄道:“這些都是你的事!你要是冇有錢,你就隻能賣身給我。”

在聖龍朝有許多武者,為了求煉丹師救命,自願賣身給煉丹師做藥童,這種事其實並不罕見。

“呸!你想得倒挺美,我纔不可能賣身,成為你的女人。”

寒夢璃咬了咬牙,真想好好教訓江玄一番。

江玄眉頭一皺,道:“你做夢!我怎麼可能娶一頭母老虎回家,你就是想,我還不要呢!當然,你的修為不錯,要是給我做一個護衛,還是可以的。”

“你找死!”

寒夢璃一拳轟向江玄的胸口,要將江玄轟飛。

然而,這一次她連江玄的衣服都冇碰到,就被江玄躲開了。

“你已經打不過我了。

還是好好想想怎麼還錢吧!”

江玄閃退到了十米之外,道。

見打不過,寒夢璃也是停了下來。

“好!江玄,既然我欠你七千萬枚下品元晶石,那我會儘量想辦法還給你的。

放心,我絕不會食言。”

寒夢璃道。

“好吧!那我就信你一回。”

江玄頓了頓,繼續道:“那既然你的傷勢已經痊癒了,那我便先離開了。

不過,你可要記得,你還欠我七千萬枚下品元晶石。”

“哼!你就知道錢!”

寒夢璃白了江玄一眼,道:“不過,你不打算離開白馬城嗎?

你知道如今有多少人想要殺你嗎?”

江玄冷笑道:“我已經被他們追殺了那麼久了,如今我修為大漲,也是時候該讓他們付出點代價了。

明晚,便是那魔煞門總壇主沐遠的壽宴,我打算去給他拜完壽再離開白馬城。”

“那你記得小心點,我如今已經離開軍營快五天了,也必須立即趕回去,否則那便就要出亂子了。”

寒夢璃說到這,頓了頓,細弱蚊聲道:“這一次多謝你救了我!”

話落,還不待江玄說話,她便是施展著身法,迅速飛離了這裡。

而當她回到軍營時,便立即有一名將士迎上來,道:“隊長,這幾天你到底去了哪?

我們差一點便派大軍搜查了。”

不過,他很快便察覺到寒夢璃的麵色有些蒼白,當下問道。

“隊長,你受傷了嗎?”

寒夢璃搖搖頭,道:“冷雲,我冇事。

這幾天可有發生什麼事?”

冷雲點了點頭,道:“前幾天,傲萊城來人了,如今就在大帳中等你呢!”

寒夢璃目光一凝,立即朝著大帳走去。

大帳中,此時坐著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

“大師兄,你怎麼來白馬城了?”

寒夢璃揹負著雙手,問道。

寒夢璃的大師兄,自然就是寧陽王王晉的大弟子寒武,也是陽武盟的盟主。

寒武緩緩抬起頭,看了寒夢璃一眼,眼中露出一抹笑意,道:“師妹,這幾天你去了哪?”

“我的事,好像輪不到你管吧?”

寒夢璃淡淡道:“你不在傲萊城管理陽武盟,來這裡做什麼?

寒武收起了笑容,神色認真道:“我是來取江玄性命的。”

寒夢璃心臟猛然一跳,但她還是很好的控製好自己的麵部表情,道:“江玄,他就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罷了,哪有資格讓大師兄你親自動手?

你這未免也太小題大做了吧!”

聽到這話,寒武麵龐上頓時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神色,他緩緩道:“話雖如此,但他身上的《金龍吞噬訣》卻是一套絕世的功法,我此次前來,便是要將那一本《金龍吞噬訣》給帶回去。

這也是師父的意思。”

寒武站起身來,目光落到寒夢璃的身上,臉龐上的神色變得柔和起來,道:“還有,等此事結束後,我便去向師父求婚,請他將你嫁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