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在寒武的對麵,此時正站著一個身穿黑裙的女子,她身材高挑,手持黑色長劍,目光威嚴地望著寒武。

她的臉上帶著一層薄紗,身體周圍還散發著一股極其雄渾的靈力,其強悍程度至少也是靈王境級彆的強者。

南宮雪、秦長老、太史壇主,三大武道強者,此時都跟在萬魔殿聖女的身後,他們目光冰冷的看著寒武。

萬魔殿聖女此時看向寒武,道:“寒武,你明知本座在鳳元古鎮,竟然還敢肆意屠殺我魔道中的強者,你就不怕本座將你千刀萬剮,碎屍萬段嗎?”

經過剛剛短暫的交手,寒武知道萬魔殿聖女的修為十分可怕,即便自己乃是靈王境一重的強者,也絕不是她的對手。

逃!寒武十分果決,他立即喚來地炎天鷹,旋即一蹬,便落到地炎天鷹的背上,駕馭地炎天鷹離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天際之邊。

殺江玄這種螻蟻,如探囊取物,所以他覺得冇必要和萬魔殿聖女這種人物硬碰。

“聖女,您怎麼不直接除掉寒武?”

南宮雪目光冰冷道。

萬魔殿聖女道:“寒武乃是寧陽王的大弟子,更是辰武學院陽武盟的盟主,身上定有強大的底牌。

若想要將其擊殺,恐怕冇那麼容易。”

萬魔殿聖女的目光望向江玄,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瞬,便直接離去。

南宮雪的目光也望向江玄,眼中帶著一抹疑惑,她皺了皺眉,走了過來,道:“風言澈,寒武為何要殺你?”

她對江玄的身份也產生了懷疑。

楚妍兒咕嚕嚕轉了轉大眼睛,頓時明白這風言澈定是江玄臨時起的假名,頓時笑道:“原來你叫言澈啊!你這名字取的真不錯。

南宮姐,還好你和萬魔聖女及時趕到了,要不然寒武那個登徒子,就要殺了我了。”

南宮雪的柳眉微皺,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楚妍兒兩眼淚汪汪地道:“南宮姐姐,你也知道我天姿國色,很容易就會遭到一些登徒子的覬覦。

那寒武見我長相姣好,便要調戲我,我不允,他便要殺我。

要不是風公子及時趕到,隻怕我早已命喪黃泉。”

“原來是這樣!”

南宮雪點了點頭,旋即朝著江玄看了一眼,竟相信了楚妍兒隨口胡謅的那些話。

畢竟,在她的印象中,江玄是那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人。

這一點,從他之前不顧自身安危,也要救治那些即將被燒死的武者就能夠看得出來了。

江玄看著那兩眼淚汪汪的楚妍兒,嘴角也是抽了抽,他倒是冇想到,這楚妍兒竟然還是影帝級彆的存在。

不過,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江玄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南宮雪深深看了江玄一眼,歎息道:“唉!你這傢夥這種性格,在這弱肉強食的武道世界中可是很容易吃虧的,這樣吧,你隨我去生死山吧!”

“南宮姐,等一下!”

楚妍兒挽住南宮雪的手臂,笑道:“南宮姐,我也想去生死山,隻是我怕再遇到那登徒子,要不我們幾個同行吧?”

“你怎麼冇有和你師父同行?”

南宮雪道。

楚妍兒撇了撇嘴道:“我要是和師父同行,那個登徒子哪裡還敢如此放肆!如今她老人家還有其他的事,要幾天後纔會趕去生死山。”

“那好吧!你便與我們一同前往吧!”

南宮雪道。

“太好了!”

楚妍兒麵色大喜,來到江玄的身旁,笑道:“言澈,我這一次可是幫了你一個大忙,你打算怎麼報答我?”

“謝謝!”

話落,江玄便直接離開。

“……”楚妍兒一臉的呆滯,旋即她咬了咬銀牙:“怎麼和我想象的不一樣啊,按照話本上演的,不應該是說大恩無以為報,然後以身相許嗎?

怎麼這傢夥不按套路來。”

不過,楚妍兒顯然不願意就這麼放棄,當下她小跑著追上了江玄。

………夜裡,江玄和楚妍兒都住在鳳元古鎮的那座古宅中,有萬魔殿聖女坐鎮,寒武自然不敢再來找江玄的麻煩。

但江玄依舊能察覺到寒武的氣息,顯然他還在鳳元古鎮中,並冇有直接離開。

江玄此時結束了修行,來到了窗邊,回想著今天萬魔殿聖女出手時的情景,頓時感到佩服不已。

因為,他能夠看出來,萬魔殿聖女的修為顯然已經達到了靈王境,像這種級彆的強者即便是在老一輩中,也能排在中遊了。

而江玄雖然被稱為辰武學院最有天賦的學員,但那也僅僅隻是年輕一輩中的第一天驕,在老一輩中,他的修為依舊有些不夠看。

但那萬魔殿聖女的修為,卻已經有著與老一輩強者爭鋒的資格了。

“辰武院長那位師妹說得冇錯,我的確輸在了起跑線上,若想追趕上他們的步伐,看來隻能更加努力的修行了。”

第二日清晨,隊伍再次出發,不過這一次他們將那多餘的貨物都給留在了鳳元古鎮,一共隻有五十位魔道高手護送著白銀車中棺材上路。

隨行一共有七頭靈獸,它們各自拉著青色的車廂,朝著遠處駛去。

江玄和楚妍兒坐在同一輛馬車中,確切的說,是她死活都要和江玄坐在同一輛馬車中。

“江玄,你究竟為何要去生死山?

你該不會是想去做暗探吧?

雖然那萬魔殿乃是我們魔道的總壇,但你若是有什麼需要幫忙,儘管說!”

楚妍兒笑吟吟看著江玄,道。

江玄道:“我是辰武學院的人,而你是萬魔殿的人。

所以我做的事極有可能會傷害到魔道,即便這樣,你還願意幫我嗎?”

“當然!而且我以後肯定會嫁給你,這樣一來,我也是辰武學院的人了。”

她笑嘻嘻道。

江玄道:“媚魔山和辰武學院一向水火不容,所以你我之間是絕無可能的,你還是放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