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妍兒的話提醒了江玄,七年前,萬魔殿殿主說不定真的和聖龍皇談判過,並且簽訂了某種協定。

而聖龍皇也必定答應了萬魔殿殿主某種條件。

隻是七年前,被視為下一任萬魔殿殿主的江風都被聖龍皇賜死了,莫非此事還有談判的可能嗎?

江玄眉頭皺了皺,想不清其中的原因。

“轟隆隆!”

而在此時,遠處那一口棺材再次發出劇烈的震動,將白玉色印璽給震得劇烈搖晃起來,爆發出毀滅般的邪氣。

一道道邪氣氣流,從那棺材裡衝出來,凝聚成了一個人形,口中發出了厲嘯聲。

邪氣強大到一定的程度,便能夠凝聚成人形。

“嘭!”

此時,一名萬魔殿的高手被邪氣給撞在了胸口處,邪氣與他身體融為了一體。

他的口中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旋即便揮舞著刀劍。

朝著同伴殺去。

邪氣,在那車隊中橫衝直撞,任何靈氣都無法將其抵擋下來。

“彩霞歸元圖!”

見狀,江玄連忙撐起一道五彩斑斕的靈氣罩,將他和楚妍兒給護在其中。

靈氣罩的表麵,此時還有著一道道神秘的紋路,它們交織在一起,爆發出強大的防禦力量!要是一般的靈氣罩,肯定會瞬間被邪氣給攻破。

但是,江玄的靈氣乃是玄級靈氣,比普通的靈氣還要強大,所以自然不懼那邪氣。

“嘭嘭嘭!”

邪氣在彩霞歸元圖周圍不斷衝撞,將靈氣罩給撞得劇烈顫動,不過它們不管怎麼衝撞,就是奈何不了江玄。

萬魔殿聖女的身體騰飛而起,懸浮在了半空中,她的袖袍輕輕一揮。

頓時,一道紫色的火焰便是自其袖中飛出。

“呼!”

那熊熊的紫色火焰從虛空落下,將那些邪氣全給燃燒成了一片虛無。

邪氣都被滅殺,江玄連忙將彩霞歸元圖給收起。

不過,他對於這萬魔聖女實力也是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此人很強。

“回稟聖女,一共有七十二名武者被邪氣侵體,雖然他們如今都被我們製服了,但這情況還是不容樂觀。”

秦長老將此事回稟給萬魔殿聖女。

南宮雪道:“我如今已經命人去熬製靈藥湯了,他們應該很快便能他們康複了。”

“熬製靈藥湯?

你們難道不知道,這熬製出來的藥湯,其藥性已經流失了七成?

再說,這種邪氣,一般的靈藥根本不能將其驅除,除非是服用本座煉製出來的驅邪散。”

一個穿著四階煉丹師袍的中年男子走出來,其麵龐上,帶著一抹傲然的神色。

這是萬魔殿聖女在白馬城收服的四階煉丹師,名叫林鈞封。

林鈞封能夠達到四階煉丹師的級彆,自然十分自傲,他剛剛加入萬魔殿,便急於表現,來自己的能力。

林鈞封微微朝萬魔殿聖女行禮,神色恭敬,道:“驅邪散,乃是本座采用靈骨花,萬葉蓮等眾多靈藥,煉製出來的四階丹藥,專門用來驅逐邪氣,望聖女恩準,讓我驅邪散為他們驅除邪氣。”

秦長老道:“我們如今熬製出來的湯藥,也能夠驅逐邪氣。”

林鈞封神色有些不悅,道:“秦長老,你要知道,這可不是一般的煞氣,而是邪氣,要是你們隨便拿出幾碗湯藥就能驅逐這邪氣,那還要我們煉丹師乾嘛?”

秦長老皺了皺眉,旋即道:“既然如此,那就按你所說的辦!”

眼前此人畢竟是一位四階煉丹師,而風言澈隻是三階煉丹師,或許他的手段的確要更加高明。

一想到這,秦長老便不再多言。

江玄見萬魔殿有專人去救治那些中了邪氣的人,也就不再理會,獨自回到馬車中,繼續修行。

很快,他便是突破到了靈祖境九重。

按照白衣女子所說,他如今已經可以將玄級靈氣修煉到更高級彆了。

而在玄級靈氣之上,便是天級靈氣。

天級靈氣,已經可以和靈王境強者的靈氣相抗衡,彈指之間,山石草木儘皆粉碎。

而且,在這一次的修行中,江玄的吞噬之力也有了提升,如今吸收靈氣的速度達到了原來的一百倍,全力運轉吞噬之力的情況下,方圓百裡之內的靈氣都能為他所用。

但是想要修煉出“天級靈氣”卻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江玄花費了整整一夜的時間,卻連第一縷天級靈氣都冇有凝鍊出來。

沙沙沙!而此時,馬車外,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太史壇主的聲音在車廂外響起:“言澈,我家聖女想要見你。”

聞言,江玄頓時停止了修煉。

江玄從車上下來,他抱了抱拳,道:“太史壇主,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太史壇主的麵色有些難看,低聲道:“聖女從白馬城帶過來的四階煉丹師,如今也被邪氣侵入體內了,他舉止顛狂,像得了失心瘋一樣。

如今連聖女都束手無策了,所以我們就隻能來找你了。”

南宮雪道:“我早就覺得這個四階煉丹師不靠譜,他煉製出來的四階丹藥,根本對邪氣無效,如今自己反而還被邪氣給入侵了。”

“唉!我們現在說這些也冇用了,昨天夜裡,又有兩位強者被那邪氣折磨致死了,如今已經拖延不得了。

言澈,我們還是趕快去見聖女吧!”

太史壇主知道此次的邪氣十分可怕,即便找江玄也不一定有用,但是如今他們都是束手無策,也就隻能死馬當成活馬醫,將希望全部寄托到江玄的身上了。

江玄點了點頭,立刻隨他們前往萬魔殿聖女的住處。

在路上,江玄見到昨天的那個四階煉丹師。

此時,他麵目猙獰,口吐白沫,渾身上下有著一道道血痕,而他的四肢則是被鐵鏈全部綁起來了。

那模樣的確有夠淒慘的。

連一名四階煉丹師都被邪氣給侵入體內,看來這一次的危機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