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哼!《金龍吞噬訣》即便再厲害,也絕對是有限度,要是對方修為比你高出許多的話,依舊不懼你的《金龍吞噬訣》。”

寒武冷哼道。

“那你大可以試試看!”

江玄道。

寒武的手臂上冒出青色的靈氣,將周圍的那些血氣給震散,隨後凝聚出了一頭龐大的靈氣凶狼。

江玄從未小看過寒武,反而將他視為一個強大的對手,此時他渾身上下再次綻放出金色的光芒,掌心衝出一頭金龍,直接衝撞過去。

寒武的手臂,宛若金鐵一般,直接徒手將那金龍紋給撕裂開來。

隨後,他一步邁出,殺向江玄。

“嘭!”

江玄手掌與寒武硬拚一擊,雙方竟是同時間都朝著後方倒退了幾步。

寒武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道:“江玄,看來你的秘法也是有時間限製的呀!你現在的表現和之前比起來,可差太遠了。”

顯然,他已經看出江玄的血脈之力的弱點了,隻要他不斷與江玄拚殺,到最後江玄定然會敗在他的手中。

江玄一步邁出,朝著寒武走去,笑道:“你應該聽說過驅靈符吧?”

驅靈符,乃是一種極其罕見的靈符。

它與聚靈符剛好相反,若是摧動的話,武者體內的靈力便會潰散。

即便對方實力強大,能夠抵擋得住一部分驅靈符的力量,其實力在那一瞬間也會變弱許多。

所以,寒武在聽到這話時,頓時瞳孔一縮,隨後他便是見到江玄從懷中取出一枚靈符,握在手中。

江玄心中暗道:“還好,我有空時,便會刻畫一些靈符,如今這驅靈符正好派上用場!”

“嘭!”

隨後,江玄利用靈氣將靈符摧動,並朝著寒武打過去。

寒武見狀,麵色一變,他的手掌猛地拍出一道道靈力掌印,與此同時,身軀朝著後方暴射而退。

當靈符被其摧毀之後,江玄和南宮雪再次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該死!又讓他們給跑了!”

寒武緊緊的攥著拳頭,目光狠戾。

被他視為螻蟻的江玄,竟然三番兩次從他手中逃離,而且,他還被江玄弄得狼狽不堪,這一次他必須要將江玄找出來,並將他碎屍萬段。

江玄和南宮雪坐在象頭刺蝟獸的背上,從地底逃離。

“這裡距離生死山隻有七天的路程,以我們如今的修為,應該兩天便能到了。

隻要我們到了生死山,那寒武就不敢追來了。”

南宮雪道。

江玄搖了搖頭,道:“不行!寒武一定猜的到我們會朝生死山的方向而去,所以他極有可能會在半路攔下我們。

我們如今隻有朝貝斯大草原的方向逃,纔有生還的可能。”

以他們如今的修為,很快便能趕到生死山。

寒武自然也能猜到這一點,所以他一定會在半路上攔截。

他們要是真的朝生死山方向趕,那就等於自投羅網。

而貝斯大草原,雖然充滿了凶險,但逃往那裡,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江玄和南宮雪很快便來到了貝斯大草原的深處,但與此同時,他們也失去了方向。

“我看走這條路纔是死路一條!”

南宮雪道。

江玄盤坐在三頭石猿的背上,彷彿根本聽不見南宮雪在說什麼?

南宮雪見江玄竟然完全無視她,小臉頓時氣鼓鼓的,她施展身法,來到了三頭石猿的背上,一掌朝著江玄的後背轟去。

江玄的雙目猛地睜開,手掌朝著南宮雪拍去。

“轟!”

掌心飛出了一道天級靈氣,其中還帶著一股君臨天下的可怕威勢。

“嘭!”

兩掌碰撞,南宮雪頓時倒退了幾步,她眼露震驚,道:“這是什麼秘法?”

“這不是秘法,隻是我的靈氣。”

江玄笑了笑,道。

南宮雪撇了撇嘴,道:“我不信,這世上哪有如此強大的靈氣?”

“當然有!”

江玄笑了笑,道。

這幾日被困在草原中,江玄也並冇有浪費時間,他不但努力提升著自己的修為,還不斷凝鍊天級靈氣。

直到今日,他終於將一道天級靈氣給凝練出來,而且他的修為也是得到了突破,達到了靈祖境的巔峰。

此時,他心頭高興,便給南宮雪解釋起了靈氣的等級。

“靈氣分為三個等級,最低等級的是凡級靈氣,其次是玄級靈氣,最高的便是天級靈氣。

你們平時所使用的靈氣,便是最為普通的凡級靈氣,而我剛剛施展的乃是天級靈氣。

靈氣等級的不同,它爆發出來的威力,差距自然也是十分大。”

江玄話落,便繼續修煉起來。

南宮雪愣了愣,這還是她第一次聽說靈氣竟然還分等級,這些她可從未聽殿裡的長輩說過。

“喂,你先彆急著修煉,我們究竟要怎樣走出這貝斯大草原?”

南宮雪道江玄道:“為何要走出去,我看我們在這裡挺安全的。”

南宮雪腦門一黑,道:“貝斯大草原乃是一處險地,即便我們不會被遭遇凶獸的攻擊,也會因為冇有食物而餓死的。”

江玄聞言,笑了笑,道:“放心,這個我早已想到,我的包袱中還有一些醃製的靈獸肉,足以應付半個月,你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