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該說的話,也已經說完了。

曹元海雖然不想對南宮雪動手,但是,鎮守禁地是他的職責,要是有人闖入了禁地後,還讓他全身而退的話,那他恐怕也難逃一死。

兩個手持棍棒的老者此時出手了,他們身形掠出,化為了兩道殘影,各自施展出一種靈訣功法。

其中,一種靈訣凝聚成了一頭黑虎,,它的身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神秘紋路。

另一種靈訣,則是化為一條毒蛇,約莫七丈長。

他們都是老一輩的強者,將各自的靈訣功法浸淫了幾十年,威力自然比同境界強者要更加強大。

江玄提著神龍劍,迎麵殺去,他將這些人的靈訣功法粉碎開來,隨後朝著後方的那位老者殺去。

那老者見狀,麵色一白,神形頓時急速的倒退。

江玄化為一抹殘影,來到了第二名出手老者的身前,他一劍斬出,直接在其胸前留下了一道猙獰的血痕。

“這小子的戰力太強了,若依靠普通手段根本殺不了他,快將地元石取出,用地元石將他鎮壓回去。”

八個靈尊境的萬魔殿強者,打出八道靈氣光柱,轟在了地元石上,將那地元石給抬起來,隨後朝江玄所在方向鎮壓過去。

地元石的體積,變得宛若小山大小,在濃鬱的靈氣催動下,急速的轉動著,發出嗡鳴之聲。

地元石上還浮現著一道道光紋,帶著排山倒海般恐怖的力量,朝著江玄壓下去。

地元石乃是一塊天外隕石,最後被萬魔殿的強者煉製成一塊強大尊級戰兵。

江玄望著那垂落而下的巨大山嶽,目光一凝,瞬間大喝一聲,凝聚出了一塊金色的印璽。

“萬古鎮天印!”

這是江玄早年得到的靈訣功法,若是釋放出來,威力不比這尊級靈器弱,此時這一靈訣釋放而出,頓時將那萬魔殿的強者都給嚇住了,紛紛將靈氣注入地元石。

數十名萬魔殿高手同時祭出地元石,要用地元石的力量來鎮壓江玄。

“轟隆隆!”

萬古鎮天印轟出,將地元石直接擊飛,從萬魔殿禁地中飛出,落到了生死山下,將一座大山直接震成了粉碎。

那數十位萬魔殿強者也是被擊飛,狼狽的摔倒在了地上。

江玄展開縮地成寸步法,便要逃離此地。

“小子,你哪裡走?”

曹元海的身形化作一抹殘影,快速追了上來,並擊出一道靈力匹練,將彩霞歸元圖給洞穿,擊向江玄的心臟。

江玄立刻停下,身體倒飛而出,將神龍劍揮斬出去,將那一道匹練給劈碎。

“嘩啦!”

江玄身體閃移到了另一個方向,旋即轉身,望著對麵的曹元海。

曹元海微微皺了皺眉,道:“南宮小姐,你就回來吧!你是殿主的女兒,殿主不可能殺你的,你可千萬彆被奸細給迷惑了心智……”曹元海擁有靈王境第二重的修為,可以輕鬆的將十幾名靈尊境巔峰的武者給擊殺。

通過剛剛倆人的交手,曹元海也看出江玄的修為的強大,真是少年天驕,未來的至尊。

不過也正因為這樣,所以曹元海此時出手根本冇有打算手下留情,否則極有可能留不住江玄。

但如此一來,他到時候又有可能傷害到南宮雪。

所以,他才勸說南宮雪,讓她自己回來。

南宮雪道:“曹叔,難道你就不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我們離開嗎?”

“職責所在!恕我不能答應。”

曹元海知道勸不了南宮雪,便將體內的靈氣給釋放出來,他在體外凝聚出三十六道靈氣光束,並將其排成一座戰陣。

萬魔殿守護禁地的武者此時也衝了過來,攔住江玄和南宮雪的去路。

江玄此時也冇有任何的廢話,他朝著四周看了一眼,旋即身軀上一股恐怖的威壓頓時釋放而出,那是靈王境強者纔有可能釋放的威壓。

與此同時,他的神龍劍懸浮在了他的頭頂,綻放萬千劍芒。

“萬劍歸宗!”

“咻咻咻!”

那恐怖的劍光此時都化為了殺人的利器,將那許多萬魔殿強者擊傷,洞穿身驅,流淌出血液。

許多萬魔殿的強者都是敗下陣來,摔落到地麵上。

有人將下方的地元石給收回,並將這一件尊級靈器再次打出,朝著江玄轟去。

於此同時,曹元海打出無窮無儘的光束,宛如流星墜地,殺向江玄。

麵對如此強大的敵人,江玄此時不敢再有所保留,體內散發出萬丈金光,化為光明之王,無敵至尊,朝著四麵八方覆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