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事用不著你操心。”

寒夢璃直接轉身,離開了這裡。

“哼!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江玄啊江玄,我遲早要將親手殺了你。”

“嘭!”

寒武咬了咬牙,旋即猛地一拳轟在了木桌上。

“嘭!”

木桌應聲破碎,爆裂開來。

他麵前猙獰,憤怒到了極點。

寒夢璃返回自己的大帳,不過她剛走進去,便察覺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當下猛地停下腳步,將寒冰重劍拔出來,劃出一道奪目的劍芒。

“轟!”

長劍上,覆蓋上一道藍色的神秘紋路。

江玄伸出手掌,直接在掌心處凝聚出了一道金光,旋即使用物轉星移,將寒冰重劍的力量給反震回去。

“嘭!”

一聲巨響,寒夢璃連忙後退了幾步,當她看清來人後,瞳孔便是一縮,道:“江玄?

你怎麼敢來這裡?”

江玄收回了手掌,微微笑道:“你忘了?

我可是武安侯,如今來這狼王聖武營,不是很正常的嗎?”

寒夢璃看了一眼江玄身後的南宮雪,瞳孔一縮,道:“你難道不知道寒武就在天泉郡?

要是讓他發現你,到時候你可就完蛋了。

對了,她是誰?”

江玄朝著南宮雪看了一眼,笑道:“我表妹。”

南宮雪點了點頭。

“原來你就是萬魔殿主之女?”

寒夢璃道。

“訊息挺靈通的,這你都知道!”

江玄眉頭挑了挑。

“你竟然敢帶萬魔殿的人來到這狼王聖武營,今日,她死定了。”

寒夢璃手中的寒冰重劍覆蓋上一層寒冰,劍尖上吞吐著淩厲的劍芒,猛地刺向南宮雪。

寒夢璃的修為極高,又擁有寒冰重劍這樣的尊級靈器在手,當下直接壓迫得南宮雪連連後退,險象環生。

江玄也冇想到寒夢璃竟然會如此排斥萬魔殿的人,當下連忙出手,手掌化為金龍神爪,抓住了寒冰重劍,體內的天級靈氣爆發開來,將寒冰重劍包裹。

“江玄,你以為,你攔得住我嗎?”

寒夢璃的目光冰冷,一股寒氣從她劍尖上散發開來,蔓延向江玄的手臂。

江玄笑了笑,道:“寒夢璃,我如今已經突破到了靈尊境,你可不是我的對手。”

說著,他的手臂一震,便是將那寒冰直接震開。

“而且,你可彆忘了,你現在還欠我錢。”

江玄笑道。

“那又怎樣?”

“還錢!”

江玄嗬嗬一笑。

寒夢璃聞言,頓時愣了愣,旋即狠狠剮了江玄一眼,,道:“你這一次來找我,難道就是來找我還錢的?”

江玄緩緩將寒冰重劍移開,搖頭道:“我是想請你幫忙!”

“幫忙?”

寒夢璃皺了皺眉。

“冇錯,我需要過這天泉郡,但這一路上,都有重兵把守,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幫我!”

江玄道。

寒夢璃聞言,則是繼續皺了皺眉:“原本要是隻有我一個人,你這個忙,我倒是可以幫。

隻可惜如今我師兄也在營中,要是我幫你的話,肯定會被他給發現的,到時候你莫說離開這天泉郡,隻怕想活著從我師兄手中逃離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這一點,你大可以放心。

我這一次來找你,其實也隻是為了省去一些麻煩罷了,所以到時候即便遇見你師兄,我也有辦法從他的手中全身而退。”

江玄道。

“哦?

是嗎?”

忽然,大帳外,猛地出來了一道冰冷的聲音。

寒夢璃的麵色猛地一變。

“唰唰唰!”

外麵響起了一陣整齊劃一的腳步聲,顯然如今帳外竟是在排兵佈陣。

隨後,又響起了一道道大喝聲。

糟了!被包圍了!江玄麵露凝重,他冇想到這寒武竟然這麼快就發現他了。

這並不能怪江玄的思慮不周全,主要是寒武對寒夢璃太過關心。

在寒夢璃返回大帳時,寒武便直接跟了過來,這才感應到寒夢璃大帳中江玄的氣息,於是他立即安排了人馬將這大帳給團團圍住。

這一次,他要將江玄徹底鎮殺在此。

“嗤啦!”

金色的大帳,此時被一股雄渾得靈力震成了漫天的碎片,四散開來。

江玄、寒夢璃、南宮雪三人便站在大帳中,望著那周圍的將士,眉頭也是緊緊的皺起。

此時,包圍他們的士兵,足足有著兩千多人,而且他們一個個氣息強大,手中緊握著靈兵利器,散發著鐵血殺伐之氣。

寒武此時就站在那重將士的前方,他揹負著雙手,目光冰冷地望著江玄,道:“江玄逆賊,你勾結萬魔殿主之人,想要竊取我軍機密,簡直罪該萬死。

眾將士聽令,將這亂臣賊子給我殺了。”

“轟!”

寒夢璃渾身氣勢爆發,以她的身軀為中心,朝著四麵八方蔓延開來。

她目光冰冷的望著那些士兵,嚇得一眾士兵連忙打了個冷顫,不敢動手。

“你哪隻眼睛見到我勾結萬魔殿的人?”

江玄道。

“哼!站在你身旁的那位,難道不是萬魔殿的魔女嗎?”

寒武冷笑一聲,目光看向南宮雪。

他的目光與江玄相碰撞,二人之間的靈氣在相互衝擊,發出了刺耳的聲響。

“唰唰!”

幾百支鳳元火銃,都將槍口對著江玄和南宮雪,此時要不是寒夢璃還站在大帳的中央,這些士兵隻怕早就開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