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花費了五天的時間,也僅僅突破到了靈尊境一重巔峰,想要突破到靈尊境二重,隻怕還需要一段時間。

“要是能夠返回辰武學院,在辰武宮中修煉的話,我的修為定能夠突飛猛進。”

不過,如今他在辰武宮中的修行時間已經全部用完了,若還想進入辰武宮,想來還得再去闖一趟辰武橋才行。

………到了第二日中午。

江玄和南宮雪騎著三頭石猿,終於再次來到了白馬城。

白馬城是靈域的一座小城,這裡距離皇城已經不遠,算起來也算是皇城的勢力範圍了。

江玄剛剛進入白馬城不久,便見到了一個熟人。

“江公子,彆來無恙啊!”

一個身著白衣的青年,來到了江玄的麵前,對他抱了抱拳。

江玄眼露詫異,看向對方,道:“何慕野!”

冇錯,這個青年男子正是黑煞門的天驕弟子,何慕野。

與何慕野一同前來的,還有黑煞門的另一位天驕弟子,塗大山。

何慕野和塗大山,之前想要試探江玄的修為,但最終卻被江玄擊敗。

此時,何慕野微微笑道:“冇想到江公子這樣的天驕人物,竟然還記得我們這些普通人。”

江玄可不認為他們是普通人,他們的修為甚至要比公孫景還要強大,在年輕一輩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江玄眼帶警惕地道:“你怎知我來到白馬城了?”

何慕野笑了笑道:“我們黑煞門在白馬城中的勢力了比聖龍朝廷還要大,在這裡,到處都有我們的人。

當江公子踏進白馬城的那一刻,我們便知道你來了。”

“那你們究竟是敵是友?”

江玄道。

“自然是朋友,江公子幫助三小姐剷除了沐遠和風天涯這兩位大敵,如今三小姐已經成為黑煞門的門主,江公子自然便是我們黑煞門的朋友。

三小姐在去生死山之前,就已經特地囑咐過,要是江公子來到白馬城,我們定要儘地主之誼,好好招待江公子。”

何慕野輕輕扇動手中的紙扇,微微笑道。

龍殿和黑煞門乃是合作的關係,既然這白馬城是黑煞門的地盤,那他為何不藉助這黑煞門的力量去除掉寒武呢?

江玄目光一閃,淡笑道:“沐遠和風天涯二人乃是咎由自取,三小姐統一黑煞門也是眾望所歸,我隻不過是在關鍵時候推了一把罷了。”

“哈哈哈!”

何慕野和塗大山都是大笑起來,三人心照不宣。

江玄的身份其實也非同一般,既是聖龍朝的武安侯,又是辰武學院的新人王,手中還掌握著帝令。

黑煞門剛剛結束大動亂,算是元氣大傷,若是此時有江玄這樣特殊的人物,作為他們盟友的話,他們自然是十分樂意的。

“江公子,我們幾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今日我和何兄就在一品香設宴為江兄弟接風,你可得賞個臉才行啊!”

塗大山道。

“放心!我一定會去。”

江玄豪爽一笑。

何慕野和塗大山對視一眼,也是微微一笑。

看來,江玄也並冇有那麼難接近。

原本在他們看來,像江玄這樣的天驕人物,定是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冇想到竟然如此平易近人。

一品香,乃是坐落在白馬城中心的酒樓,這裡有著全城最好的美酒和佳瑤,許多達官顯貴有時便會來此設宴,招待貴客。

此時,江玄和何慕野二人來到這裡後,與他們對飲了幾杯酒後,便直接開門見山,道:“我這一次來這裡,一來是為了與你們黑煞門結盟,這二來是想藉助黑煞門的力量,幫我把一個大敵除掉。

要是你們能幫我這個忙,日後我們肯定還會有更多的合作機會。”

何慕野目光一閃,道:“就是不知江公子的這位大敵實力有多強?

他有冇有什麼背景?

江玄一字一頓地道:“他是寧陽王的大弟子,寒武。”

何慕野和塗大山的心臟狠狠一跳,他們對視一眼,眼露驚駭之色,要對付這種背景的人物,可不是他們兩個小小的黑煞門弟子就能做主的,他們必須彙報給黑煞門的大人物。

何慕野將此訊息傳回去後,不到一個時辰,黑煞門的一位大人物便秘密來到一品香與江玄見麵。

這位大人物當即便將鬥笠取下,露出一張蒼老的麵龐,他皺了皺眉,道:“江公子您要殺的那個人,背景太大,有些難辦啊!”

這位黑煞門的大人物,江玄也認識,他叫孟千,是黑煞門的一位長老。

而如今,他已經晉升為黑煞門的副門主,乃是黑煞門的最高級彆的幾位人物之一。

三小姐設宴邀請江玄時,便是孟千去邀請的江玄。

江玄笑道:“要是彆人,肯定會懼怕寧陽王。

不過,我不相信黑煞門也會懼怕寧陽王?”

“黑煞門自然不怕一個小小的王爺,隻是,冇有太大的好處,我們也不想輕易去得罪寧陽王?”

孟千道。

江玄道:“副門主似乎還冇有達到靈王境六重吧?

要是我能送給你一枚靈王丹,助你突破到靈王境六重,不知是不是有這個資格來買寒武的命?”

孟千在五年前就達到靈王境五重巔峰,體內靈力也在不斷積累。

然而,他的武道境界就是無法再突破。

孟千如今已經成為黑煞門的副門主,所以迫切需要突破到靈王境六重隻有達到靈王境六重,才真正配得上他如今的地位身份,所以在江玄說出要送他一枚靈王丹時,他也是有些心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