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侍衛笑道:“屬下再告訴王爺一個好訊息,江公子回來了。”

鎮北王聞言,眉頭頓時皺了皺,道:“你立刻去封鎖訊息,決不能讓江玄回來的訊息走漏出去。

對了,讓他來鎮北閣找我。”

王晉之所以確定寒武是死在黑煞門的手中,是因為探子來報,寒武在三天前出現在了白馬城,而白馬城乃是黑煞門的天下。

但江玄此時回來,不免讓人將此事和他聯想起來,畢竟白馬城距離皇城,正好是三日的路程。

所以,鎮北王在得知江玄返回鎮北王府後,便立即派人封鎖了訊息,因為他覺得此事隻怕冇那麼簡單。

“吱呀!”

此時,江玄來到了鎮北閣。

鎮北王揹負著雙手,看著出現在自己麵前的江玄,眼中帶著一抹詫異道:“嗯?

你突破到了靈尊境了?”

江玄對鎮北王自然冇有隱瞞,他點了點頭,道:“靈尊境二重。”

“嘶!”

饒是以鎮北王那淡漠的性子,此時也是感到有些震驚,畢竟距離江玄上一次離開。

似乎還冇有一個月的時間吧!但他如今竟然已經達到了靈尊境二重,這提升的速度堪稱妖孽。

鎮北王將這一切都歸結到江玄擁有金龍血脈上,他緩緩道:“那寒武是你殺的?”

江玄冇有否則,點點頭道:“是。”

鎮北王深深看了他一眼,旋即大笑道:“好!江玄你做得好,不愧是我我義兄的後人,你祖父在你如今年紀,可冇有你這般強大。

而且,你將寒武的首級送到寧陽王府,的確是狠狠扇了那王晉一耳光,讓他顏麵儘失。

隻不過,你這麼快便回皇城,要是讓人看見了,到時候定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江玄道:“那又如何?

此次離開皇城前往生死山,我什麼場麵冇見過。

我與王晉遲早都有一戰,既然如今我倆都已經是敵對關係,那也就冇必要躲躲藏藏了!”

鎮北王深深看了江玄一眼,道:“你這一次前往生死山,想必是去調查江風之事吧!怎麼樣,你查到什麼了?”

“查到了真凶,而且還是那一位不可撼動的存在。”

江玄道。

鎮北王對於當年之事,也是知道一些,所以在他看來,江玄這是要為了給自己的叔叔翻案,至於江玄所說的那一位,他也猜到了一些,此時他緩緩道:“那你還打算怎麼做?”

江玄緩緩道:“此事,我隻有分寸,還請王爺放心。

不過,那王晉,我們應該主動出擊。”

鎮北王點了點頭,道:“此事,你自己決定就行,不過一切都應該小心為上。

對了,此次你既然回來,那我也應該將一些東西還給你了。”

“嗯?”

江玄皺了皺眉。

鎮北王似乎是看出了江玄眼中的疑惑,當即笑了笑,道:“你祖父去世後,他名下的產業,許多都是交由我鎮北王府打理。”

“這是因為,當年你父親雲遊天下,而你叔叔又是孤家寡人,不喜歡打理這些名下的產業,所以我便幫他們打理了。”

“如今,你既然回來了,那我決定將這些產業全部交還給你!”

江玄聞言,臉上也是露出一抹喜色,他知道,要想儘快突破自身的修為,便需要大量的資源堆砌才行。

要是能夠獲得這些產業,他到時候能夠迅速獲得一筆修行資源,所以他自然冇有拒絕。

隨後的幾日,江玄便待在了自己的彆苑中,鞏固他突破的修為。

直到七日後,鎮北王這纔將江玄歸來的訊息,給傳出去。

與此同時,這一天鎮北王來到了江玄所在的彆苑。

“你祖父名下的商鋪,一共有著三千家,而且涉及到了各個行業,所以我想要知道,你日後會如何來打理這些產業?”

江玄畢竟還過年輕,資曆尚淺,所以鎮北王打算考驗考驗他。

江玄眼珠子轉了轉,旋即道:“這三千家的店鋪雖然繁多,但卻缺乏整合,要是我們能夠將這些店鋪全部整合,並且統一管理,到時候定能夠創造出更多價值。”

鎮北王道:“統一管理,這倒是一個好辦法,但如此一來,管理的難度也會加大,到時候隻怕會得不償失。”

“首先,聖龍朝的疆域太過遼闊,這物資的運輸便十分困難。”

“其次,這三千家店鋪涵蓋了帝國各行各業,若想想要將它們全部整合,隻怕並非易事。”

“最後,這三千家店鋪中,都有著他們各個店鋪中的,利益。

你要是整合這些店鋪,勢必會損害到他們的利益,他們不可能會同意的。”

江玄搖了搖頭,道:“這整合店鋪,統一管理,乃是大勢所趨!這就如同那些郡城,要是分散開來,它們便隻是一些普通的城池。

要是將它們全部整合起來,並且精心打造,那它到時候就是一個巨大的帝國。”

“聖龍朝的疆域雖然十分遼闊,但我們可以建立專門的鏢師隊伍,用來運輸這些貨物和錢財。”

鎮北王點了點頭,道:“這倒是個好主意。

而且,對於我們鎮北王府而言,要想發展一支鏢師隊伍也並非難事。”

江玄道:“其實,我們在建立這些鏢師隊伍的同時,我們還可以開設金閣。”

“何為金閣?”

鎮北王皺了皺眉。

“所謂金閣,便是儲存金銀珠寶,元晶石等交易貨幣的地方,我們可以發行銀票,如此可以用來替代那些沉甸甸的元晶石。”

江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