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黑衣青年究竟是什麼來頭?

竟然敢在如此多武尊的麵前放肆。

黑衣青年看著金廷皓看了半晌,最後緩緩道:“小子,你的實力不錯嘛,竟然擁有靈王境八重的修為,不過你的血脈不怎麼強,我並不怎麼喜歡。”

聽到對方稱呼自己為小子,金廷皓也是麵露怒意,自己好歹也是四十多歲的強者,竟然讓對方如同晚輩一般數落,簡直欺人太甚。

金廷皓道:“閣下真是好大的口氣啊。”

金廷皓手掌一招,便是暴掠出一枚飛鏢,飛鏢速度極快,瞬間便是將黑衣青年的腦袋洞穿。

飛鏢帶著一絲鮮血,隨後又飛回到了金廷皓的手中。

竟然如此簡單就被擊殺,在場的武者頓時嗤笑一聲,大笑那黑衣青年不自量力。

“愚蠢至極,竟然敢來鎮北王府撒野,死了活該。”

“金都督的飛鏢可是有天外隕鐵煉造而成,能夠殺人於千裡之外,甚至能夠撕裂空間,帶人穿梭。”

不過,就在眾人談論這一切的時候,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那黑衣青年的原本腦袋上的血洞竟然開始蠕動起來,最後緩緩收縮,直至最終消失不見。

整個場上頓時變得鴉雀無聲,一個個目瞪口呆。

就連鎮北王和成國公以及坐在二人身旁的江玄都是麵露凝重之色,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即便其武道修為再高,要是被洞穿了腦袋,那也是隻有隕落的份。

黑衣青年此時摩挲著下巴道:“這飛鏢的力量不錯嘛!隻可惜我乃是不死之身,你這小小的飛鏢根本奈何不了我。”

金廷皓見到這一幕,瞳孔頓時一縮,他連忙拔出了長劍,朝著那青年便是一斬。

“嘭!”

黑衣青年一拳轟在了劍芒上,直接將那劍芒轟碎開來,與其同時,天地靈氣也猛地暴動起來。

黑衣青年此時的力量在不斷的變強,一道威壓朝著他降臨而去,道:“小子,你的劍法不行啊!”

金廷皓身為聖龍朝九大統領之一,聖龍朝武將排名前十的存在,呼風喚雨,強大無比。

但如今,卻是被嚇得冷汗直流,他感覺身軀都要炸開,力量彷彿也受到了壓製。

“轟!”

此時,黑衣青年暴掠而來,很快便來到了金都督麵前。

金廷皓的麵色狂變,他食指和中指夾住飛鏢,旋即朝著黑衣青年刺去。

“嘭!”

飛鏢被一道黑色霧氣包裹,立即倒飛而出,轟在了金廷皓的身上,將金廷皓轟飛到遠處,撞向遠處房屋。

江玄見狀,身形猛地暴掠而出,將那重傷的金廷皓給接住。

黑衣青年看了江玄一眼,笑了笑道:“你小子身上的血脈似乎挺強的,而且你的氣息,我也感到有些熟悉。”

江玄冷眼看著他,連忙用九星神龍訣的力量隱藏自己。

黑衣青年實在太過詭異,讓人感到有些危險。

聖龍皇此時坐在首座上,他目光威嚴,沉聲道:“皇城乃是聖龍朝的根本,今日竟有人敢在朕麵前如此的放肆,簡直罪該萬死。

誰要是能夠鎮殺這狂徒,朕定為他加官晉爵,甚至賞賜封地。”

聽到聖龍皇的話,在場眾人頓時不平靜了,畢竟這獎賞實在太過豐厚了,竟然還有封地。

“臣,寧陽王王晉願意出手,為陛下解憂。”

王晉提著一柄長劍,體內靈力如虹,他的頭頂上還出現了一頭冰獅,張牙舞爪,凶猛至極。

在他少年時,王晉便來到了這蒼元界,當時冰天聖皇為了讓他能夠順利混入這聖龍朝高層中,便賞賜了他這一套冰天狂獅秘法。

而此時,許多將領都感到有些失望,他們冇想到這種好事竟然被王晉給搶走了。

畢竟,在他們看來,這黑衣青年的修為雖然有些強大,但他畢竟也就隻有一個人,即便有翻天覆地之能,今日在場如此多高手,也終究難逃一死。

“就連金都督都被擊傷,恐怕寧陽王未必是黑衣青年的對手,臣去助寧陽王一臂之力。”

虎威侯此時邁出腳步,一步步朝著那黑衣青年所在的方向而去。

“臣也去助寧陽王一臂之力!”

又一名將領衝了過去。

在場將領,特彆是那些並非世襲的將領,都紛紛請纓出戰。

他們家族底蘊不深,在正常的情況下,根本不可能擁有封地的資格,即便是在沙場上立下戰功,要獲得封地的可能性也是極低。

所以,如今眼前這個機會,他們自然不會錯過。

轉眼間,就有六位將領同時衝出,去鎮壓黑衣青年鎮北王則是立即下令,開啟鎮北王府的守護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