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抬頭看向了高空中的戰鬥,也是搖了搖頭,如今那裡的戰鬥便不是如今的自己能夠管得了的。

而且,自己似乎還有其他的一些麻煩。

“江玄,快交出聖靈劍尊的佩劍,我們可饒你不死!”

“冇錯!像聖靈劍尊這種強者的佩劍,你根本就冇能力守護它,還是快些交出來,免得最後被人亂刀分屍。”

周圍,一眾強者圍了上來,他們眼露貪婪地望著江玄手中的長劍。

或許隻要得到這柄佩劍,他們日後稱霸聖龍朝,便指日可待了。

所以,他們即便知道江玄極有可能是鎮北王未來的女婿,也不惜要出手搶奪江玄手中的佩劍。

“咻!”

不過就在這時,三枚劍珠猛地暴掠而來,瞬間釋放萬千劍氣,殺向周圍的武者。

而趁著眾武者抵禦那可怕劍氣時,一隻纖纖玉手便立即從人群中探出,拉著江玄便是暴掠向遠方,很快便是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糟了!那小子跑了!”

“快追!這一次,一定要奪得那柄佩劍!”

“隻要得到了聖靈劍尊的佩劍以及那小子身上的金龍吞噬訣,十年後的聖龍朝可就是我的天下了!”

許多武者狀若癲狂,目光猩紅的朝著遠處暴掠而去。

…………百裡之外,皇城中心,百寶閣。

“呼!”

江玄氣喘籲籲,他望著麵前的少女,苦笑道:“嗬嗬!這一次冇想到又欠你人情了!”

之前,小紫忽然出現,他便猜到了是成瑩兒在暗中幫自己,畢竟上一次他讓小紫帶成瑩兒回去後,那小傢夥便一直就在成瑩兒身邊。

成瑩兒撇了撇嘴,道:“先不說這個!如今外麵都是追殺你的人,這幾日可能要委屈你在在這裡住下了。”

江玄點了點頭,道:“無妨,隻不過那幽魔邪君隻怕不好對付,王爺他們不知道能不能戰勝得了那個怪物!”

“原來你是擔心這個呀!這個你就放心吧!我保證鎮北王肯定會冇事,甚至還有可能將那幽魔邪君打成重傷。”

江玄瞳孔一縮,道:“你為何如此確定?

要知道那幽魔邪君可是連殺了好幾位靈王境巔峰的強者,難道憑藉著鎮北王一人就能將其鎮壓了?”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你要知道,鎮北王可是當今聖龍朝五大高手之首,即便是我父親,對他也是十分忌憚。”

不過話說到這,成瑩兒麵色又再次變得凝重起來,道:“不過,那幽魔邪君也並非泛泛之輩,所以鎮北王雖說可以將其擊傷,但最後極有可能還是會被他逃脫。

這樣一來,你可就危險了!”

“這話怎麼說?”

江玄眼露疑惑地道。

成瑩兒緩緩道:“幽魔邪君如今已經知道你擁有金龍血脈的事了,所以他不可能會放過你的。

你如今已經成為他眼中的獵物了,你要是還繼續待在鎮北王府,隨時都有可能麵臨生命危險。”

幽魔邪君這種級彆的強者,要是真的將江玄視為獵物,即便有一支軍隊來保護他,隻怕他也難逃一死。

因為,幽魔邪君想要在千軍萬馬中,取人首級,猶如探囊取物簡。

就算到時候鎮北王親自來保護他,那頂多也隻能保護得了一時,隻要稍微離開他的視線,江玄便有可能出現生命危險。

更何況,如今的幽魔邪君實力還未到達巔峰,若是在這過程中,他不斷獵殺強者,奪取血脈力量,恢複靈力,等他的靈力恢複到了一定程度,那麼到時候即便是聖龍朝的五大高手聯手,隻怕也不是他的對手。

江玄道:“所以,你這一次帶我來百寶閣,藏身在此,不僅僅是為了躲避那些貪婪的強者,更是為了躲避幽魔邪君的追殺?”

成瑩兒點了點頭,道:“其實不止這些,如今萬魔殿的三位執法閣成員,他們也到了皇城,據說他們是為了帶你回萬魔殿。”

成瑩兒雖然不太清楚江玄在萬魔殿究竟乾了什麼,但她知道決不能讓那些人帶有江玄,否則江玄便危險了。

江玄微微皺了皺眉,旋即陷入了沉思。

成瑩兒道:“你如今絕對不能回鎮北王府,甚至你都不能出現在眾人視野中,畢竟如今你在外麵的敵人實在太多了。

你必須隱藏在暗處,如此一來,不僅能夠躲過他們的追殺,還能清楚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日後想要對付他們,也能多一份把握。”

江玄深深看了成瑩兒一眼,道:“隻是我有些好奇,那幽魔邪君為何要把我視為獵殺的對象?”

“因為,你擁有金龍血脈。”

成瑩兒道。

江玄笑了笑道:“難道擁有特殊血脈,就會成為被獵殺的對象嗎?

據我所知,在聖龍朝,擁有強大血脈的武者,可不少吧!”

成瑩兒道:“但擁有金龍血脈的人,在整個聖龍朝如今就隻有你了。

你知道在你之前,誰擁有金龍血脈嗎?”

“誰?”

“當年聖龍朝第一高手江少卿!”

江玄訝然。

成瑩兒道:“傳聞中,當年聖龍朝第一高手江少卿就擁有金龍血脈,最終,他以無上之資,大戰四方,擊退邪族,成為了當時聖龍朝聲望最高的人。

若不是他無意爭奪帝位,隻怕如今的天下,便不是洛家的了。”

“而如今,你也擁有金龍血脈,自然會被幽魔邪君覬覦,他要是能夠奪到你的血脈,說不定就能立刻恢複靈力。”

江玄聞言,麵色凝重,他能夠想象,如今的皇城隻怕已經炸開鍋了,甚至有些人已經將他視為第二個江少卿了。

這些流言蜚語,對他而言可冇有半點好處,隻會給他帶來無儘的麻煩。

“謝謝!”

江玄道。

這一次,成瑩兒的確是幫了他許多,她幫他突出重圍,並瞞過了所有人,將他帶到了百寶閣。

“看來,日後我隻能由明轉暗,如此才能出其不意,擊殺那些強大的敵人。”

江玄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