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我還需要想辦法通知鎮北王才行,讓他知道我如今的狀況。

隻是,要在不驚動外人的情況下,我該怎麼才能通知到他呢?”

江玄從懷裡取出了一塊銀色的符牌,臉上露出一抹笑意,道:“誒!有了。”

這銀色符牌上印著“鎮北王”三個字。

銀色符牌是鎮北王今日宴會前交給江玄的,代表江玄可以掌管鎮北王府三千家店鋪。

此事隻有鎮北王和江玄知道。

江玄決定現在就開始實行他的計劃,打造一個巨大的商業帝國,建立聖龍朝有史以來最大的武器鍛造基地。

而且,他打算在暗中,將這聖龍朝的戰兵全部都控製在手中。

到時候等他一實施,鎮北王就一定能夠猜的到是他在暗中操作。

江玄打算先從皇城開始實施這個計劃。

“我記得這皇城中的北閣,似乎是鎮北王府用來管理皇城大小事務的地方。

要是我能夠讓他將鎮北王府皇城名下的商會聚集起來,到時候事情便好辦多了。”

一想到這,他便取出紙筆,寫了一封信,交給了百寶閣的一名小廝:“去!將這封信交到北閣閣主的手中,就說明日鎮北王府的管事要駕臨北閣。”

“是!”

百寶閣的小廝恭敬的接過了信件,隨後便直接離去。

………第二天,江玄穿上一件黑袍,並戴上一頂草帽,把自己的麵龐完全遮掩後,便離開了百寶閣。

清晨,北閣外,聚集了許多商業大佬,他們都是在商業混跡多年的大人物,此時他們駕著馬車,駛進了北閣。

儲兵樓的樓主莫崇風,乃是一個四十多歲的魁梧男子,此時他從馬車上走了下來,有些驚訝的望著早已來到北閣的幾位執事,開口問道:“閣主,今天究竟是怎麼了?

怎麼一大清早便將大家都請到北閣來了?”

北閣閣主乃是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他坐在首位,抬頭看天,道:“再等會,等到人都齊了,我們再慢慢談。”

不到一個時辰,北閣外便聚集了上百位執事和各大商會的會長,這些人有的經營丹藥鋪,有的是拍賣場的掌事,有的是戰兵店的執事。

而伴隨著到場之人越來越多,一些執事則是開始議論紛紛,猜測此次北閣閣主召集大家前來此處的目的。

“孫老,您怎麼也來了?”

“老朽收到閣主的請帖,便立即趕來了。

我還在納悶,怎麼大家都來了?”

“我們也是收到了閣主的請帖!”

說到這,在場眾人都將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北閣的閣主,想要詢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北閣閣主站起身來,朗聲道:“有請王府管事!”

江玄帶著草帽,邁步走進了北閣大廳中,他看了一眼在場的眾人,道:“各位執事,你們出門時,應該冇有被人跟蹤吧?”

“冇有。”

在場眾人搖了搖頭,他們眉頭微皺,猜不透江玄究竟是什麼來頭?

儲兵樓的樓主莫崇風,擁有靈尊境的修為,此時他目光灼灼,死死盯著江玄,顯然是對他的身份有所懷疑,道:“閣下口口聲聲說是鎮北王府的管事,你可有什麼證據?”

江玄冇有說話,體內神龍威壓迅速運轉,一股靈王境強者的威勢頓時從體內爆發開來,壓迫得那些領頭人紛紛倒退,一個個麵色大變,望著江玄。

“竟然是一位靈王境級彆的強者!”

莫崇風也是被嚇了一跳,江玄此時的氣勢大部分都壓在他的身上,讓他感覺無比沉重,彷彿馱伏著一座大山……江玄輕輕點了點頭,此人居然能夠神龍威壓之下,冇有下跪,看來實力也是不簡單。

江玄將銀色符牌亮出,聲音威嚴道:“從今日起,鎮北王府的所有店鋪都交由我接管,你們可有意見?”

“竟然是王爺的貼身令牌!”

這些領頭人都是眼露震撼之色,看向江玄的目光也是變了變。

“此人究竟是什麼來頭,竟然擁有王爺的貼身令牌?”

“而且,王爺將王府的所有店鋪都交給他來管理,此人在王府的地位絕對不低,況且,他的修為還那麼高。”

莫崇風與那些執事都紛紛跪地,恭敬地道:“拜見管事!”

江玄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全都站起來,繼續道:“王爺將整個聖龍朝三千家店鋪全交我來接管,其實便是希望我能夠將這些店鋪全部整合。

在場各位都是鎮北王府的元老,應該都是可信之人吧?”

“可信!絕對可信!”

“我們對王府絕對是忠心耿耿,絕不會將王府的機密給泄露出去。”

江玄點了點頭,道:“如此便好。

鎮北王府既然要發展,便離不開商鋪,離不開錢財和資源。

而這一次我來,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要整合所有的店鋪,最後發展成聖龍朝最大的商業帝國。”

“當然,我知道此事要做起來十分的困難,所以我需要大家同心協力。

我們現在先從皇城這裡開始整合,然後再向聖龍朝各地發展。”

話落,江玄便開始與眾人討論建立鎮北商會的相關事宜。

而當這些全部討論完畢時,外麵的天色也已經暗下來了。

江玄又將十四位領頭人留下,繼續與他們商量要事。

十四位領頭人都是經營戰兵的煉製和買賣的,他們的店鋪遍佈在皇城各處。

“管事讓我們留下來,難道是有要事吩咐?”

莫崇風問道。

江玄朝著莫崇風看了一眼,笑道:“莫樓主,請坐。”

“不敢。

我哪有資格和管事大人平起平坐啊?”

莫崇風深知這位管事大人的武道修為十分強大,所以對他也是十分的恭敬。

江玄道:“你有這個資格。

因為我接下來和你商談之事非常重要,要是你能將此事辦好,將來你甚至還有封侯的可能。

莫崇風聞言,心臟猛地一跳。

不過,他表麵依舊顯得十分從容,他坐了下來,小聲問道:“管事大人,你有什麼吩咐就儘管說吧,要是有用得著在下的地方,在下一定在所不辭。”

江玄瞭解過莫崇風此人,他是鎮北王培養的親信,忠誠度絕對冇有問題。

正因此,江玄這才找上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