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清水鎮大街上,到處都是那冰冷的屍體,這些屍體全都是要攔下江玄他們,而被擊殺的楊家武者。

此時,遠處傳來了一陣破風聲,數十名楊家高手趕到了這裡,他們望著滿地的屍體,麵色也是顯得無比的難看。

隨後,他們立即折返回去,將“玄公子”來到清水鎮,並大開殺戒的訊息傳回了楊家。

此時,在楊家的大廳中,坐滿了楊家的高層。

他們一個個咬牙切齒,顯然對於龍殿此次的行為十分的憤怒。

“家主,龍殿這一次簡直是欺人太甚,我們楊家定要與他們不死不休。”

冬鳴被兩名小廝攙扶著從遠處走來。

楊家家主,名叫“楊天辰”,乃是一位梟雄,同時他也是楊家的第一高手。

此時,楊天辰坐在大廳最前方的位置,手掌緊緊握著桌角,目光冰冷,道:“不死不休?

你們知道龍殿究竟在哪嗎?

知道那玄公子的修為究竟有多強嗎?

什麼都不知道?

還想和他們大戰,簡直可笑!”

“難道我們就這樣被動捱打嗎?”

冬鳴的心中是嗯呢不甘,特彆是他今日被龍殿的飛龍長老直接震飛,這讓他感到十分屈辱。

淩劍公子的神念分身此時來到了楊家大廳,掃視了在場眾人一眼,道:“玄公子不是已經主動約我們明日在甘泉川見麵嗎?

那明日,我們便去會會那玄公子,並將他們龍殿一網打儘。”

“見過淩劍公子!”

包括楊天辰在內的所有楊家高層此時皆是站起身來,恭敬的朝淩劍公子行禮。

一位靈王境巔峰的強者親自駕臨,即便楊家主下跪迎接,那也毫不為過。

冬鳴道:“可是,那玄公子要求我們要交出五位五階靈器師,二十位四階靈器師,五十位三階靈器師,難道我們也照做嗎?

這可是楊家所有的靈器師了。”

“蠢貨!他叫你們將靈器師帶過去,你們就真的全都帶過去了?

你們不會挑選一些修為強大的武者,假扮成靈器師,到時候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嗎?”

淩劍公子聲音威嚴,嚇得楊家大廳上的強者們大氣不敢喘一聲。

“一切都聽淩劍公子的安排,明日我會召集楊家的所有強者,前往甘泉川,這一次我要殺龍殿一個片甲不留。”

楊天辰站起身來,目光冰冷地道。

………清水鎮,乃皇城重鎮,四麵環山。

在那虎狼山中,便有一河流,名為甘泉川。

這裡常有凶獸出冇,普通人根本不敢涉足。

而此時,楊家家主楊天辰,親自帶領眾多靈器師前往甘泉川,隨行的武道強者隻有八位,足以顯示其誠意。

當然,這些靈器師並非真正的靈器師,而是由武者假扮而成。

在那四周的岩壁上,還有眾多的武者埋伏,準備給予龍殿沉重的一擊。

“玄公子,在下楊天辰,我已按照你的要求,將這些靈器師都帶來了,還請你遵守承諾,將小女還來?”

楊天辰站在那甘泉川岸邊,朗聲說道,那渾厚的聲音,瞬間響徹百裡之地。

“咻!”

而在這時,一道矯健的身影從叢林中掠出,最後懸浮在了半空中。

來者看上去三十五歲左右,他身著藍衣,氣質儒雅,彷彿是一位書生,但他身上卻是帶著一股雄渾的氣息,此人正是龍殿的戰龍長老——楚飛。

楚飛雖然看上去手無縛雞之力,但他卻早已達到了靈王境巔峰,乃是龍殿如今真正的第一高手。

這一次,他之所以答應前來龍殿,更多的是因為江風。

他原本乃是靈風皇朝的皇子,當年其他帝國攻陷靈風皇朝後,他便一路逃往聖龍朝,不幸在半路上遇到強盜搶劫。

那時他實力尚淺,根本不是那些人的對手,若不是碰巧遇到江風,隻怕他性命難保!兩年前,君天颯找到了他,邀請他一同加入龍殿。

當時,他得知龍殿殿主與江風之間的淵源後,便立即答應下來,成為了龍殿的戰龍長老。

此時,他目光如炬,望向了對麵,道:“楊家還愛女心切,竟然真的將楊家的所有靈器師都帶來了!”

楊天辰沉聲道:“戰龍長老,玄公子為何還冇現身?”

楚飛抬起望天,淡淡地道:“你們楊家急什麼?

這離午時不是還有一柱香的時間嗎?

你們這麼著急,難道是想做什麼對我們殿主不利的事?

怕時間拖久了,事情敗露啊!”

“這……”楊天辰麵色一變,連忙搖了搖頭,笑道:“戰龍長老說的哪裡話,我們慢慢等待便是。”

而此時,定遠王就站在遠處的一座大山上,他眺望著甘泉川所在的的方向,臉上露出一抹沉思。

“這一次,從皇城調遣來了多少守軍過來?”

定遠王問道。

一個高大男子抱了抱拳,道:“五萬守軍已經將整個甘泉川給團團包圍住了,保證連一隻麻雀也飛不進來。

殿下,不就是一個龍殿嗎,至於動用守軍的力量嗎?”

定遠王道:“這你彆管!對了!我讓你去查龍殿的底,你現在查得怎麼樣了?”

高大男子道:“龍殿是在最近幾年才建立的,在皇城中興風作浪,收服了不少勢力。

隻是,至今也冇有人知道龍殿老巢在哪?

隻知道龍殿的殿主名叫玄公子,其身份十分神秘,極少現身,以往都是金龍使在主持龍殿大局,代玄公子發號施令。”

“龍殿還有另外兩大高手,他們被封為護殿長老,昨天將王爺神念分身擊傷的人,便是龍殿的飛龍長老。”

定遠王冷哼一聲,道:“查不出玄公子的底細,你們難道連倆個護殿長老的身份也查不出來嗎?

這天底下不可能憑空出來兩位絕世高手!”

“問題就出在這,我們查遍了百年來江湖上曾經出現過的強者,可就是冇有找到與這兩位有關的資訊。”

高大男子有些惶恐地道,生怕被定遠王怪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