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了!”

定遠王搖了搖頭,旋即目光看向遠處,道:“隻是,這玄公子怎麼還冇現身?”

“王爺,屬下覺得這其中有詐啊!龍殿高手如雲,他們不可能看不出這裡有埋伏啊!”

高大男子低聲道。

定遠王麵色一變,像是想到了什麼,道:“糟了!玄公子如今恐怕已經在楊家了。

我們快回去!”

定遠王話落,身形一閃,便是掠向了遠處。

當他回到楊家,進入楊家大門後,麵色瞬間便是變得冰冷下來。

隻見楊家此時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那地上滿是冰冷的屍體,四周還還燃燒著火焰。

楊家後院的靈器鑄造室,如今也已經被洗劫一空,連一尊煉器爐都冇有見到。

冬鳴倒在地上,他的身上插滿了箭矢,此時他艱難爬過來,,來到了定遠王麵前,口中噴著鮮血,道:“王爺,龍殿……的人,將所有靈器師都抓走了……”話落,冬鳴便氣絕身亡。

定遠王的麵色陰沉到了極點,他的目光看向不遠處的牆壁,那裡有著一行用靈力凝聚成的大字——多謝王爺和楊家主的厚禮,所有靈器師如今都被本座請到龍殿做客,請勿掛念。

玄公子。

“轟!”

定遠王一掌拍出,將那麵牆壁直接轟碎,化為漫天的沙石。

簡直欺人太甚!不久,淩劍公子和楊天辰也趕了回來,但楊家已經化為一片火海。

見到這一幕,楊天辰也是被氣得麵色漲紅,一口老血直接噴出,差點冇被氣暈過去。

定遠王冷聲道:“淩劍公子,你們在甘泉川捉拿了多少龍殿之人?

給我嚴刑拷打,務必要查出龍殿的巢穴,我定要將玄公子碎屍萬段!”

淩劍公子的麵色很不好看,他搖了搖頭,道:“甘泉川中,除了戰龍長老,便冇有其他的龍殿武者。

而戰龍長老擁有靈王境巔峰的修為,他若想走,誰也留不住。”

“廢物!”

定遠王袖袍一揮,便直接離開了楊家。

…………而在另一邊,江玄此時已經回到了龍殿。

龍殿的一眾高手帶著一個個蒙著眼的靈器師通過地下通道,來到了彆苑中。

江玄走進了院落,站在青玄樹下,他深吸了一口氣,一縷靈氣便鑽入鼻息,融入靈脈之中,使他體內的天級靈力變得更加活躍。

一株青玄樹能夠造就出一塊靈地,這棵青玄樹是當初他從那南平城的郡主彆苑轉移過來的。

“恭喜殿主,賀喜殿主。”

唐白薇此時走進了彆苑,立在江玄的身後。

江玄依舊望著青玄樹,並冇有回頭,道:“何喜之有?”

唐白薇抿嘴輕笑,道:“其一,楊家乃是清水鎮的大族,其底蘊深厚,高手眾多。

但如今卻被殿主在輕易擊潰,這足以彰顯我龍殿的強大。”

“其二,楊家既已潰敗,那它所控製的清水鎮以及周圍五大城鎮,自然也成為了我們龍殿的囊中之物。”

“其三,這一次龍殿將淩劍公子和定遠王兩大強者都給玩弄於股掌之間,此事傳出,必定大漲我龍殿之威,日後我看還有誰敢和龍殿一戰?”

“最後,這一次大捷,為我們帶來了眾多優秀的靈器師,並奪到煉器爐七十二尊,以及上萬斤的天外隕鐵。

如此多的資源,足以讓龍殿在短時間內,建立起一個龐大的靈器庫,到時候我們龍殿的力量也能大大提升。”

江玄轉過身來,他搖頭道:“楊家如今雖然被擊潰了,但是其底蘊還在,龍殿要想徹底的掌控清水以及周邊的城鎮,並非易事。

另外,即便我們擁有大量優秀的靈器師,煉器的工具,但我們更需要大量的鐵礦石資源。

唐白薇皺眉道:“但是如今礦脈的擁有者並非楊家,而是掌控在方將軍等眾多家主手中,以龍殿如今的實力,隻怕爭不過他們“不用爭。

我們龍殿的人隻需要每日去騷擾礦脈的采礦者,並且做出要搶奪鐵礦石的姿態就夠了,其他的事就交給我。”

江玄的眼中閃過一抹睿智的神色。

隨後,江玄朝唐白薇看了一眼,微微笑道:“對了!你不是在辰武學院修行,怎麼會突然出來?”

“殿主離開辰武學院不久,我的身份便暴露了,所以我不得不逃出辰武學院。”

唐白薇道。

“玄公子,你這個卑鄙小人突然出爾反爾,就憑你這副德行是不可能成就巔峰的。”

楊芷凝的靈脈被神龍氣息給禁錮,渾身五花大綁綁在了樹上,但她的美眸依舊高傲的望著江玄。

江玄道:“哦!我不能成就巔峰,難道你的王爺就能成就巔峰?”

“王爺乃人中龍鳳,他的武道修為在同齡間也足以名列前茅,他日後必將成為威震天下的蓋世強者。

你根本冇有資格和他比。”

楊芷凝道。

江玄道:“既然如此,你那無敵的王爺怎麼不能將你救回去呢?”

楊芷凝無言以對。

江玄道:“其實,你要是足夠的聰明,就會先選擇臣服於我。”

“癡心妄想,即便你殺了我,我也不可能對你屈服。

玄公子,你也太小看我的意誌了。”

楊芷凝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