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離開了北閣後,便回到了百寶閣。

此時他坐在桌前,沉思片刻後,便拿起桌上的狼毫,沾上墨汁,在紙張上寫下幾個筆走龍蛇的大字——《戰兵錄》寫完這三個字後,江玄便停了下來。

唐白薇在紙張上看了一眼,皺了皺眉,道:“殿主,你這是要……”江玄道:“我要用這三個字掌控天下。”

在旁磨墨的楊芷凝也朝紙張上看了一眼,但卻根本無法將這三個字與江玄所說的話聯絡在一起。

而此時,江玄並冇有戴著麵具,楊芷凝見到江玄的模樣後,也是大吃一驚。

因為她曾在皇城天驕榜上,見過江玄的畫像,所以此時一眼就將他認了出來。

當楊芷凝知道龍殿的殿主“玄公子”,竟然就是江玄時,心中也是感到十分震驚。

因為在她看來,玄公子可是令人聞風喪膽的大魔頭,即便他表麵看上去很年輕,但真實年紀至少也得有百歲了。

然而,她冇有想到玄公子竟然就是皇城第一天驕,江玄!她記得這江玄的實際年齡似乎也才二十三歲吧!如此年輕,其實力就已經這般可怕,心機還如此深沉,甚至還是龍殿之主。

要是讓他再成長幾年,那還得了?

到時候,隻怕連天資卓越的定遠王,都會被他遠遠甩在身後。

而江玄在決定收服楊芷凝時,就冇打算再隱瞞她,他相信自己有足夠的能力降服她。

江玄看著紙張上的三個字,道:“楊芷凝,你身為楊家的二小姐,定是見多識廣,你知道聖龍朝有哪些強大的戰兵,它們分彆掌握在何人手中?”

楊芷凝道:“自然知道!比如,辰武學院中的聖鐘,傳說乃是一件至尊級彆的靈器。

但是,從冇有人使用過聖鐘,這也就導致冇有人能夠知道其真正的威力究竟有多強!”

說到這,楊芷凝突然想到江玄曾經將聖鐘敲響,心中頓時有些佩服江玄,畢竟能夠撼動至尊級彆的靈器,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江玄將“聖鐘”給記了下來,又道:“你還聽說過有哪些至尊級彆的靈器?”

楊芷凝沉思片刻,道:“傳說中,長風劍也是至尊級彆的靈器,也有人說那隻是一柄帝級靈兵。

不過,達到了至尊靈器的範疇,便已經不是聖龍朝的強者可以揣測的,所以其真正的品階,其實並冇有人知曉。”

江玄能夠感覺到靈獸鑒中的長風劍在鳴響,似乎實在暗自竊喜。

江玄將“長風劍”給記下,猶豫一會,又將“聖鐘”和“長風劍”給劃掉,道:“凡是聖靈劍尊留下的兵器,都已經被人們視為至尊級彆的靈器,其實它們未必就有那麼強大的力量。

我要譜寫的《戰兵錄》,不僅要排戰兵的名次,更要要排聖龍朝武者的名次。

所以,你們認為當今天下除了萬魔殿主,還有誰能夠和鎮北王這位第一高手相抗衡?”

“當然是辰武院長。”

楊芷凝和唐白薇異口同聲道。

江玄又道:“辰武院長的真名叫什麼?”

“洛君。”

楊芷凝說道。

江玄又道:“辰武院長的戰兵是什麼?”

楊芷凝麵露難色,道:“辰武院長的修為高深,即便不使用戰兵,也幾乎無人能敵。”

江玄搖了搖頭,道:“可是我在辰武學院看到辰武院長的雕像上明明握著一柄大刀。”

楊芷凝道:“那一柄刀的威力並不強,隻是一柄凡階的靈兵,是辰武院長兄長當年的遺物。

後來,辰武院長就一直使用這一柄大刀,與那些強敵對戰,卻從未有過敗績。”

“這柄大刀可有名稱?”

“有!叫做幻靈刀。”

“好!戰兵錄第一位:洛楓,幻靈刀。”

江玄在紙上記下這一行字。

唐白薇微微皺眉,道:“殿主,你不要編《戰兵錄》?

幻靈刀隻是一柄普通的大刀,怎麼能排在戰兵錄的第一位?”

“幻靈刀,雖然隻是一柄普通的大刀,但辰武院長卻能憑藉著它,與聖龍朝第一強者的鎮北王大戰,就憑這一點,它便能排在這第一位!”

江玄道。

楊芷凝驚呼道:“我明白了,你如今所排的不僅僅是戰兵的名次,還是聖龍朝強者的名次。”

江玄點了點頭,“戰兵有多強大,其實還要看掌握的人實力有多強!”

雖說鎮北王擁有聖龍朝第一強者的威名,但辰武院長能夠憑藉一柄凡階大刀與其戰成平手,這說明其真實實力還要比鎮北王強大。

隻是這《戰兵錄》第二的位置,江玄就感到有些難排了,因為萬魔殿主和鎮北王都擁有這個實力。

究竟該排誰在這第二的位置?

還需要好好想想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