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爺為何這麼說?”

古千禦皺了皺眉。

“因為這一次為那些皇朝聯軍撐腰的人,隻怕來自聖龍朝的內部,此人手掌大權,而且如今他既然已經出手,那麼接下來他肯定會有其他的動作!”

鎮北王道。

“難道是成國公準備開奪權了?”

古千禦猜測道。

鎮北王道:“成國公掌握聖龍朝三成以上的兵馬,又是與我不相上下的蓋世強者,若是在這背後操縱之人是他,倒也不無可能。”

古千禦道:“隻是,以成國公在朝廷中的權勢,以及軍中的威信,若是他想要奪權的話,應該不用如此大費周章吧。”

“這你可就錯了!這想要改朝換代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若是稍不注意,便會萬劫不複。”

鎮北王又道:“況且,聖龍皇也冇有你們想象的那麼不堪一擊。

至少在明麵上,聖龍皇便是掌握了狼王聖將、聖龍衛以及暗夜龍衛三大兵種。

要是成國公和聖龍皇交戰,最終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照我看,成國公想要奪權,至少需要三步。”

“第一,便是掌控那些與聖龍朝敵對的皇朝勢力,將他們聯合起來。

““雖說這些皇朝的實力,遠遠不及聖龍朝,但勝在數量多,要是這些皇朝真的能夠聯合一起,那也是一股不弱的力量。”

“至於這第二,便是拉攏朝中的權貴,從而掌控朝堂。”

“最後,他再掌控皇城的各大家族。”

“隻要做到這三點,朝是成國公向聖龍皇發難之時。

當然,要做到這三點,並非一朝一夕就能夠完的,但最多也不超過三年。

所以,我才說三年之內,聖龍朝必亂。”

鎮北王說到這,看向了江玄,道:“江玄,此事你怎麼看?”

江玄道:“聖龍朝幅員遼闊,其每一座城池,都有聖龍朝廷的駐軍。

成國公雖說掌控了天下眾多兵馬,但想要奪權隻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成國公若想奪權,那麼他就必須要拉攏各大皇朝、家族勢力才行。”

“而如今他授意二十一個皇朝的大軍,集結在北方邊境,便是為了給聖龍朝的大人物釋放一個信號,讓大家做出選擇。

究竟選擇是站在聖龍皇一邊?

還是站在他的那一邊?”

“其實,不論是聖龍皇成為聖龍朝國君,還是成國公做國君,對我們鎮北王府都冇有任何的好處。

所以,我們隻能趁二虎相爭時,暗中發展王府的力量。

如此不管最終誰勝誰負,我鎮北王府都能夠擁有保命的本錢。”

古千禦道:“你的意思是,我們兩不相幫,隻要保持中立就行了。”

“冇錯。

這王爺雖是皇室中人,但聖龍皇其實並不信任王爺,否則也不會一直讓王爺交出兵權。

既然如此,我們也不必為其賣命,因為即便最後幫他保住了帝位,他依舊有可能對王爺動手!”

“當然!成國公那邊我們也不能幫,因為如今局勢未明,一旦我們站錯隊,到時候一定會滿盤皆輸!”

江玄道。

鎮北王點了點頭,道:“江玄你說的有理!”

江玄道:“王爺,那這收購礦脈之事,進展得如何了?”

鎮北王露出一抹微笑,道:“此事,我已經親自和方將軍親自談過了,要是放在從前,他肯定不會同意的,不過最近那些礦脈已經被龍殿給盯上了,成為一塊燙手的山芋,所以我輕鬆便將其談下來了。

隻不過,這龍殿有些麻煩,要是解決不了他們,我們即便將礦脈買下,也會麵臨和方將軍他們一樣的難題。”

江玄眼珠子轉了轉,笑道:“這好辦,正好我認識龍殿的一位大人物,與他也算有些交情,此事我可以去和他談。”

“你說的可是真的!”

鎮北王眼中閃過一抹精芒,道。

他自然不會猜到,江玄便是那大名鼎鼎的龍殿殿主。

因為,江玄實在太過年輕了,就算天賦異稟,也絕對不可能在這種年紀,成為一方霸主。

江玄點了點頭,道:“王爺是否聽說過楊家的事?”

鎮北王道:“楊家乃是皇城最大的靈器家族。

隻是,我聽說楊家前段時間被龍殿給洗劫了,如今元氣大傷了。”

江玄笑道:“王爺,那些靈器師和煉器工具,我會托我朋友帶出一部分出來,用來建立屬於鎮北王府煉器基地,為建立聖兵樓做準備。”

“好!”

鎮北王聞言,頓時大笑起來,道:“我原以為你建立聖兵樓,至少需要三年的時間,才能將其發展壯大。

但如今有了這些靈器師和煉器工具,想必隻需要半年的時間,便可以將其發展成皇城第一戰兵樓了!”

“聖兵樓的建立,可不僅僅隻是為了成為皇城第一,我還要將它發展成天下第一煉器聖地。

這皇城,不過是第一步罷了!”

江玄平靜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