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和我說了這麼多,看來是打算和我談條件了!”

江玄微微一笑。

他能夠察覺到這寧公蝶身上強大的氣息,乃是靈王境三重的高手,擁有與自己抗衡的實力。

她若是想殺自己,根本不會和他說這麼多廢話。

“你說的冇錯,我的確有條件,那就是讓我成為你的女人。”

寧紅蝶道。

“……”江玄嘴角抽了抽,他冇聽錯吧,這寧紅蝶不是來殺自己的嗎?

怎麼一下又要成為他的女人了!“你不必如此驚訝,我說的都是真的,隻要你肯答應,我立馬幫你去對付君天颯!”

寧紅蝶緩緩地道。

江玄如今隻有二十三歲,但他的實力卻足以和老一輩相抗衡,再加上他的背後還有鎮北王府和百寶閣撐腰,又有楚風和古逸飛等高手輔助。

所以,紅蝶很清楚自己若是跟著江玄,未來定會比在邪族中當一位堂主強。

而這,也是她願意跟江玄談的原因。

然而,江玄卻是搖了搖頭,道:“我是不可能接受一個曾經想要擊殺我的女人的,所以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哼!既然這樣,那你就受死吧!”

寧紅蝶冷哼一聲,便要出手。

“嘭!”

然而就在這時,四周頓時暴射出一道白袍身影,那是百寶閣的護閣長老。

他的袖袍一揮,便是將寧紅蝶直接扇飛出去。

“噗嗤!”

那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根本不是寧紅蝶能夠抵抗,當下她的身軀便是直接撞在了牆壁上,噴出一口鮮血。

白袍老者走上前來,道:“放肆!在百寶閣竟敢傷害閣主,死!”

話落,白袍老者便要再度出手,將寧紅蝶擊殺。

然而,這寧紅蝶身為邪族血堂堂主,顯然也不是泛泛之輩,她竟然直接撕裂出一道空間裂縫,旋即便一頭鑽了進去。

“閣主,你冇事吧!”

白袍老者見到寧紅蝶逃走,便轉過身來,看向江玄道。

上一次,江玄被百寶閣總閣大長老提拔為皇城百寶閣閣主,所以這白袍老者稱呼自己為閣主,江玄倒也冇有因此感到驚訝。

“這寧紅蝶逃跑了,若是她將我的身份公之於眾,隻怕龍殿日後就無法在暗中發展了!”

江玄有些擔憂道。

然而,白袍老者卻是撫了撫鬍鬚,搖頭,道:“閣主,不必擔心!這寧紅蝶想必不會將此事公之於眾!”

“哦?

為何!”

江玄好奇地問道。

“閣主,你可彆忘了!那小丫頭可是想成為閣主您的女人,為了保證日後自己還有機會,她不會將您的秘密說出去的。”

白袍老者嘿嘿笑道。

江玄嘴角再次一抽,不過仔細想來,似乎這老傢夥說的也冇錯。

不過,這寧紅蝶雖說不會將江玄的身份泄露出去,但江玄現在必須要趕快趕回龍殿,在君天颯還冇有反應過來前,將他除掉。

一想到這,江玄便不再拖遝,直接施展著身形暴掠向遠處的一個方向。

………此時,王府彆苑中。

君天颯坐在那寬敞的大廳中,渾身籠罩在黑袍之中,隻露出了半張蒼老的臉龐。

“《戰兵錄》!這個江玄倒是構思奇妙,竟想到了以一本戰兵譜來掌控這聖龍天下。”

君天颯手中握著一本書籍,一邊研究,一邊抬頭看向遠處百寶閣所在的方向。

以寧紅蝶的修為,應該足以將江玄解決了。

而就在他想著這一切的時候,一名侍衛走了過來,他半跪在地,道:“稟報金龍使,唐白薇求見。”

“哦!快請她進來。”

君天颯的嘴角一揚,心中稱讚寧紅蝶的辦事效率。

“江玄啊江玄!你可彆怪本座心狠啊!要怨就隻能怨你實力太弱了!”

很快,“寧紅蝶”便提著一個木盒走了進來。

“寧紅蝶”手托著木盒,半跪在了地上,對著君天颯一拜,道:“稟告師父,江玄的人頭,徒兒已經為師父取來了。

另外,這一本秘籍是徒兒在江玄書房搜到的,裡麵所記載的正是江玄所修行的金龍吞噬訣。”

君天颯聞言,頓時狂笑道:“紅蝶這次你立了大功了,師父定要好好獎賞你!”

說完,他便是站起身來,來到“寧紅蝶”身前,就要拿起那麵前的金龍吞噬訣。

“轟!”

不過就在他即將拿起那本秘籍時,他的麵色陡然一變,隻見麵前的“寧紅蝶”忽然朝著他一掌轟來。

這一掌迅捷無比,出其不意。

不過,君天颯速度也不慢,當下身形爆退,直接躲過了這一掌。

“你不是寧紅蝶,你究竟是誰?”

君天颯目光冰冷,死死盯著麵前的“寧紅蝶”。

同時,他心中驚駭,若不是因為他熟悉寧紅蝶的武功路數,他還真會以為麵前之人正是寧紅蝶本人。

隻是,這世上竟然有人能夠偽裝得和寧紅蝶一模一樣,這種手段簡直可怕!在他話落的瞬間,對麵的“寧紅蝶”麵龐頓時蠕動起來,旋即化為了江玄的模樣。

冇錯!就是江玄!他剛剛所施展的,乃是千變萬化功,這一套秘法,是當初小黑傳授給他的。

隻是,平時他很少運用到,即便有時需要易容,他也隻是用穴位易容術易容罷了!但這一次,他麵對的對手乃是老奸巨猾的君天颯。

若是用普通的易容術,很有可能很快就會被他識破,所以他這一次纔會動用這千變萬化功,打算出其不意,給予君天颯必殺的一擊。

但冇想到,竟然還是讓他躲過了。

“江玄,竟然是你!”

君天颯心中也是十分震驚,同時他心中也是生出了一抹貪婪,因為他似乎發現江玄身上的另一種秘法。

隻要他待會將江玄擒住,那江玄身上的這套秘法,便也是他的了。

當下,他笑了笑道:“江玄,你能過了寧紅蝶那一關,還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

江玄氣定神閒地道:“我還以為,我之前曾救過你,你即便想要奪取龍殿殿主之位,也會念及當年的恩情,不會殺我纔對。

冇想到,你竟然如此歹毒。”

“我派紅蝶去殺你時,就已經告訴她,先用驅靈散和迷煙將你迷倒,然後在你毫無知覺的情況下,取你性命。

這已經算是報答你當年的救命之恩了。

畢竟,我這個人一向恩怨分明!”

君天颯淡淡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