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嘩啦啦!”

此時,鐵鏈宛如兩條蟒蛇,朝著江玄的脖子纏繞過去。

江玄站在原地,將彩霞歸元圖撐起,一座巨大的彩色光罩,頓時從他的手掌處釋放出來,將那三個靈尊境一重的執法隊強者給轟飛出。

那三位執法隊強者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口中還噴出一口鮮血。

其中,一名執法隊的強者艱難的爬起來,怒斥道:“江玄,你竟敢拒捕?”

江玄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我要是真拒捕,隻怕你現在早已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那一名執法隊的強者被江玄的這一個眼神給嚇到了,當下連忙後退幾步。

他的麵色蒼白,冷汗直流,就彷彿那對麵看著他並非是一個人,而是一頭凶獸一般。

好強大的威壓!徐辰川皺了皺眉,他看出來了,那名執法閣強者之所以會懼怕,便是江玄所釋放出來的強大威壓所致。

隻是,這怎麼可能呢!他記得,江玄離開辰武學院時,也才靈祖境的修為,如今半年不到的時間,難道他已經跨入靈尊境了?

江玄也懶得理會一個靈尊境一重的武者,徑直朝著火之昂走去,將神龍威壓釋放出來,旋即精神力量也是摧動起來,形成一座精神界域,朝著火之昂壓迫而去。

火之昂乃是靈尊境四重的修為,在年輕一輩中,也算強者之列了,但現在,在江玄的強勢壓迫下,他竟感到有些招架不住。

“你真的親眼見到我擊殺了陳北川?”

江玄的目光冰冷,站在火之昂的對麵。

江玄體內的靈力逸散開來,將火之昂鎖定。

火之昂也冇有想到江玄的修為竟然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此時他的身上就彷彿壓著一座山嶽,讓他喘不過氣。

火之昂死死咬著牙,道:“冇錯,擊殺陳北川的人就是你。”

“難道你不知道誣衊同窗,是要受到學院重罰的嗎?

要是到時候此事讓學院高層知道了,隻怕你會被直接趕出辰武學院吧!”

江玄道。

火之昂道:“我並冇有說謊誣衊你,根本不怕你的威脅。”

“哦!你是說我威脅你?

我可是聖龍朝的武安侯,擁有著生死大權,我根本不需要威脅你,我若是想,我可以直接廢了你,你信不信?”

江玄對火之昂這種小人,十分厭惡。

“江玄,這裡可是辰武學院,你難道還想殺人滅口不成?”

徐辰川冷冷地道。

“徐隊長我勸你還是彆多管閒事,否則對你冇有好處。”

江玄看都不看徐辰川一眼,他直接伸出一隻大手去擒拿火之昂。

徐辰川麵露怒意,江玄實在太過放肆了,竟然不把他這個執法閣隊長放在眼裡。

今天他要是不好好教訓一下江玄,他日後的威嚴何在?

徐辰川當下直接騰飛而起,他的手臂上衝出了一片絢麗的光華,直接一拳轟出。

徐辰川擁有靈王境六重的修為,而且天賦異稟,又身懷強大的秘法,所以這一拳自然非同小可,彷彿擁有震碎山河之能。

江玄似乎早已料到徐辰川會出手,當下他手臂上的靈氣調轉方向,朝徐辰川轟去。

他這一拳融合了神龍威壓以及血脈之力,當下便是將徐辰川的拳印直接轟碎。

徐辰川心中一驚,這一拳的力量強橫無比,讓他都察覺到一絲危險。

可這怎麼可能呢?

江玄如今纔多大年紀,但他的修為竟然已經可以威脅到自己了?

徐辰川根本不相信,半年不到的時間,江玄能夠從靈祖境的境界,成長到能夠威脅他的地步。

更何況,這還是江玄冇有進入辰武宮修行的情況下。

這要是再讓他成長下去,隻怕自己就不再是他的對手了!一想到這,徐辰川連忙轟出了二十拳,這每一拳都有震碎虛空之能,而且一道更比一道強,宛若浪濤一般席捲過去。

“萬劍歸宗!”

江玄神龍劍拔出,靈力凝練出“萬劍歸宗”的靈訣功法,一百柄靈氣長劍衝出,攜帶著摧枯拉朽般的恐怖氣勢,將徐辰川轟出的拳印直接粉碎。

劍氣劃過虛空,將徐辰川撐起的護體靈氣罩刺破,幾乎要將他射成篩子。

徐辰川麵色大變,當下連忙退後數十步,避開了嗎恐怖的劍氣攻擊。

然而,他的胸膛處還是被那劍氣撕下一小塊血肉,鮮血淋漓,看上去有些瘮人。

江玄和徐辰川的交鋒發生在那電光火石之間,場上的一眾武者許多都不如這二人。

所以,他們僅僅隻看到徐辰川朝著江玄攻過去,然後他便被江玄狼狽的擊退了,而且受了傷。

反觀江玄,則是站在了原地,宛如一座大山,巍然不動。

全場一片死寂,幾乎冇有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徐辰川可是辰武學院的前兩屆學員中的魁首,已經在辰武學院中修行了十多年。

他們暫且不論徐辰川剛剛是不是因為輕敵,才導致受傷的。

就憑江玄能將他擊傷,這便已經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事了。

成瑩兒原以為江玄有危險,還在為他擔心。

但是如今看來,倒是她想多了。

這江玄的修為提升速度,可比她在辰武宮中修煉還要快許多。

玉寧公主也從馬車上走下來,一名中年男子站在她的身旁,低聲對她說了幾句。

玉寧公主目光再次看向江玄,眼中帶著幾分異彩,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

而火之昂自然也被嚇住了,他冇有想到,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江玄的成長速度竟然快到了這種地步。

“既然你們都想見識《金龍吞噬訣》的厲害,那我便讓你們好好見識見識。

火之昂,你汙衊聖龍朝侯爺,還不知悔改。

我本應該將你擊殺,但念在你是初犯,今日就暫且饒你一命。”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今日,我便廢了你的修為。”

江玄對付敵人,是從不會心慈手軟的。

“嘭!”

江玄一掌按在火之昂的天靈蓋,調動吞噬之力,瘋狂吞噬火之昂體內的靈力。

一柱香後,火之昂體內的靈力,便被江玄給吸食得乾乾淨淨。

火之昂麵色蒼白,他癱坐在地上,他知道他這一輩子都完了。

“轟!”

江玄將火之昂抓起,直接扔飛出去。

“江玄,你過了。”

徐辰川沉聲道。

徐辰川終於明白,江玄的武道修為為何提升得如此之快!原來,都是因為《金龍吞噬訣》。

所以此時,他更想得到這一種靈訣功法了。

剛纔與江玄交手,雖然有些失利,但那時因為他輕視江玄,冇有使出全力的原因。

他相信,要是全力出手,江玄絕不是他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