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靈兒不知道這頭藍色小豹子的來頭,江玄卻知道。

這頭藍色小豹子就是迷幻叢林的靈獸皇者。

它要是動起手來,戰力堪比靈王境巔峰強者。

不過,江玄並冇有將藍色小豹子的真實身份告訴江靈兒。

這樣,讓她將其視為一頭靈寵也是挺好的。

而且,在他不在時,藍色小豹子至少還能保護她。

“誒!這是誰家的貓?

長得也太醜了!而且還是藍色的。”

吳赫今此時走了過來,他看了一眼那如小貓般的矮小的藍電豹,道。

“吼!”

藍色小豹子聽到這話,頓時被氣得火冒三丈,它直接飛撲過去,將吳赫今撲倒在了地上,不斷揮動著小爪子,將吳赫今的臉撓成了一隻大花貓。

“尼瑪!這是誰家的貓?

說你醜你還不樂意了,竟敢撓本大爺的臉。

我知道了,你定是嫉妒本大爺長得帥,所以想要讓本大爺破相。”

吳赫今爬起來,挽起袖子,就要跟藍色小豹子大乾一場。

“嘭!”

然而下一刻,吳赫今再次被藍電豹撲倒在地。

刺啦!吳赫今身上的衣袍瞬間被撕成了粉碎。

“該死!大爺我今日和你拚了!”

話落,吳赫今便和藍電豹再次扭打在了一起,大戰了數百回合。

江玄見二人打得差不多了,便招手道:“小藍,你回來!”

小藍將吳赫今放開,它抖了抖身軀,隨即狠狠的剮了一眼躺在地上滿身傷痕的吳赫今,這才掉頭離去。

吳赫今躺在地上,咬了咬牙,狠狠地道:“你這隻臭貓……”“吼!”

小藍的嘴裡,發出一聲獸吼。

“好!今天大爺就不和你計較了。

我們來日再戰。”

吳赫今不敢繼續說下去,他連忙施展身形,朝遠處逃去。

小藍原本想要追上去,但卻被江玄給叫住。

隨後,江玄便帶著靈兒回到了住處。

江玄取出一件防禦鎧甲,送給江靈兒。

這件鎧甲是從君天颯的乾坤袋中得到的,防禦力極強,要是靈兒將這件鎧甲穿在身上,足以抵擋住靈尊境強者的全力一擊。

而成瑩兒則根本不需要江玄送她靈器,她自身的資源比江玄還要多,根本用不完。

“阿飛呢?”

江玄問道。

江靈兒道:“他前往迷幻叢林曆練去了,一時半會想必回不來。”

吳赫今換了一件乾淨的衣袍後再次前來,他的目光看了小藍一眼,冷哼道:“剛剛我隻不過是讓著你,畢竟我可不屑與一隻臭貓交手。

誒誒!你彆過來,江玄,我隻不過是和它開個玩笑,你叫它千萬彆當真。”

小藍乃是獸尊,它的智慧不比人類差,自然聽得懂吳赫今的話,當即就要衝上去和吳赫今掐架。

江玄連忙將小藍給叫住,道:“吳兄,你請坐。

其實,我有一件事,想要問你。”

吳赫今見小藍乖乖走回去,頓時鬆了一口氣,他輕咳一聲,一副高人姿態,道:“江兄弟,有什麼問題你就儘管問吧!這天底下,我不知道的事還真不多。”

“其實,我是想請教你關於煉器方麵的事。”

江玄見過吳赫今的煉器本事,的確超越尋常人,他總是能夠煉製出來一些稀奇古怪的靈器,其中的一些靈器,甚至連真龍秘典上都冇有記載。

吳赫今聞言,虛榮心頓時暴漲,低聲道:“江兄弟,你算是找對人了,我可是天下第一煉器大師弟子的鄰居,關於這煉器方麵的知識,要是連我都不知道的話,這世上就冇有人會知道了。

不過此事不可聲張,必須低調,絕對不能讓你我之外的第三個人知道。”

吳赫今雖然說得很小聲,但這屋子也不大,所以坐在他們對麵的成瑩兒和江靈兒也是聽得一清二楚,就連趴在地上的小藍都是一臉鄙夷的看著吳赫今。

江玄嘴角扯了扯,一時間竟不知如何迴應。

這一次,他之所以來找吳赫今,主要還是建立聖兵樓的事,他需要籠絡眾多的煉器師為聖兵樓鍛造兵器。

但單靠楊家的那些煉器師,還無法建立起那天下第一的煉器聖地。

辰武學院中優秀的煉器師並不少,所以江玄打算先從辰武學院招攬人才。

江玄將這個打算給吳赫今說了後,吳赫今頓時一拍桌麵,道:“你招攬那麼多煉器師乾嘛?

你就招我一個就夠了!”

“就招你一人?”

江玄道。

吳赫今低聲道:“對啊!你想啊!我是誰?

我是天下第一煉器大師弟子的鄰居,要是我要是坐鎮聖兵樓,聖龍朝的那些煉器師還不搶著加入你那聖兵樓,而且到時候想拜我為師的人想必都不在少數。”

江玄腦門一黑,清咳兩聲,道:“你不是說你喜歡低調嗎?”

“兄弟,我是喜歡低調,隻是這一次為了你,我決定高調一回,畢竟我倆可是有著過命的交情。

為了你,我願意兩肋插刀。”

吳赫今拍了拍江玄肩膀,一臉認真地道。

江玄苦笑著搖頭,道:“但我不知吳兄在煉器方麵,造詣究竟有多深?”

“這……煉器當麵最注重的是心態。

若是心態好了,即便是天下第一戰兵,都能煉製出來。”

吳赫今頓了頓,道:“隻不過……”江玄道:“隻不過什麼?”

“我要是有那本《萬兵靈卷》的話,以後煉製靈器便事半功倍了。”

吳赫今道。

“《萬兵靈卷》?

那是什麼?”

吳赫今神色凝重地道:“傳說,辰武大帝留下了一本《萬兵靈卷》,上麵不僅記載瞭如何煆造靈器的方法,還有煆造聖級靈兵、尊級靈兵、甚至帝級靈器的方法。”

“辰武大帝真的留下了一本《萬兵靈卷》?”

江玄有些懷疑,總覺得吳赫今的話,有些不靠譜。

吳赫今見江玄不信,咬了咬牙,道:“肯定有啊!否則我為何會來聖龍朝……嘿嘿!我的意思是說,辰武大帝的老家在聖龍朝,這一本《萬兵靈卷》肯定是被他藏在某一個地方了,說不一定……就藏在帝陵之森,否則就是在辰武宮中。”

江玄的目光一動,道:“吳兄,難道不是聖龍朝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