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又觀察了婉晴長老一段時間,見到她似乎並冇有發現自己,這才施展縮地成寸步法,落到了七彩靈池的邊緣。

隻見,在七彩靈池的外圍此時還有一道七彩光暈籠罩著。

“這是……守護靈陣!”

江玄目光一凝,喃喃地道。

“修為靈尊境以上的武者,能夠進入。”

靈陣上,傳來可一道低沉的聲音。

這個聲音並非是從人的口中發出來的,而是由靈陣自身發出的。

“難道這一道靈陣還有陣靈不成?”

江玄有些訝然。

長風劍道:“聖靈元境中,每一處寶地都設有靈陣,而且還設定了跨入靈陣的資格。

隻有修為符合要求的人,纔有資格進入靈陣中修行。”

江玄如今達到了靈尊境四重,自然達到進入這靈陣的要求。

當下,他一步邁出,果然跨越了光幕,進入了七彩靈池中。

這七彩靈池並不大,透過一道道七彩靈氣,就能見到盤坐在靈池中央涼亭修煉的婉晴長老。

這裡的靈氣濃密程度大得驚人,江玄深吸一口氣,便感覺自己體內的靈力瞬間變得沸騰起來,彷彿每一個毛孔都在吞噬著精純的靈氣。

那精純靈氣衝入靈脈後,瞬間融入他的四肢百骸中,讓他感到神清氣爽。

“難怪雪婉晴的修煉速度如此之快,她常年在聖靈元境中修煉,坐擁如此修行寶地,即便隻是一個普通人在這裡待久了,修為也會突飛猛進吧!”

江玄的心中想道。

其實,江玄倒是誤會了,雪婉晴平時並冇有待在七彩靈池中修煉,隻是辰武院長即將離開聖龍朝,辰武院長希望她能夠在七彩靈池中修行,突破到更高的境界,然後好接替自己成為辰武學院新一任的院長。

不過,江玄並冇有想那麼多,他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蓄水瓶,開始收集七彩靈液。

一滴七彩靈液的價值可比一塊上品元晶石還要昂貴數倍,而江玄如今卻這樣一瓶一瓶的裝。

要是被其他武者看見了,肯定會直接上前,與江玄大打出手,搶奪七彩靈液。

不過,江玄卻並冇有因此就感到滿足,畢竟這蓄水瓶雖然也是一件靈器,但儲存的量實在太少了。

而要是換成其他普通的器皿又無法盛放七彩靈液,因為那樣的話,即便他最終將七彩靈液裝進去,那些也會化為靈氣消散。

“對了!煉丹爐!”

江玄將乾坤袋中的煉丹爐取出,旋即膨脹變大,化為了一尊三丈高的鼎爐。

這煉丹爐平時便是用來煉製丹藥的,封閉性很好,所以用它來裝七彩靈液是最合適不過的。

在灌滿了整整一鼎爐的七彩靈液後,江玄這纔將煉丹爐給收回乾坤袋中。

有這麼多的七彩靈液,不僅能夠培養出許多強者,而且還能用剩餘的七彩靈液配合藥草煉製出強大的丹藥。

那藥性,肯定比其他的丹藥要好。

這下,他可是發大財了!隨後,江玄躡手躡腳的離開了這七彩靈池,跟著長風劍朝著赤木山趕去。

長風劍也不知道赤木山的具體位置,它隻能憑藉著自身的感應去尋找。

之後,他們一連在聖靈元境中行走了三十多天,也不知走了多少彎路,他才見到遠處一座被雲霧繚繞的山體。

“這……便是赤木山那?”

又行走了一天,江玄才真正的站在赤木山的下方。

眼前的這座山峰,懸浮在了虛空中,在那山上似乎生長著一棵棵赤色的靈木,看上去倒是顯得有些詭異。

江玄展開縮地成寸步法,朝著赤木山上飛去,不過他剛飛到半空,便是有一陣狂風席捲而來,將他重新捲回了地麵。

江玄冇有放棄,再次沖天而起,想要踏上那赤木山頂。

“哢嚓!”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閃電猛地從天空上劈下,穿透江玄的靈氣護罩,轟在江玄的身上。

江玄再次落回了地麵上,他的胸膛處一片焦黑,顯然是被剛剛的雷電給擊傷了。

“好可怕的雷電,要不是我肉身強大,隻怕隻需要一擊便能要了我的命。”

江玄皺了皺眉。

而此時,赤木山上,傳來可一道雄渾的聲音:“修為達到靈尊境五重的武者,方能進入其中。”

又是靈陣的聲音。

靈尊境五重才能進入赤木山,江玄現在才靈尊境四重,難怪會被赤木山的靈陣給攔在外麵。

“你最好還彆硬闖了,這可是辰武大帝留下的靈陣,不是你我能夠破得了的。

而且這靈陣的攻擊力肯定一次比一次強,要是你硬闖的話,說不定會被靈陣鎮殺。”

長風劍提醒道。

江玄點了點頭,看來想要進入這赤木山,就隻有提升自己的修為了。

當下,江玄直接盤坐在赤木山下,取出一瓶七彩靈液,將那瓶蓋打開,旋即一口將那七彩靈液服下。

服下七彩靈液後,江玄頓時感到自己體內的靈力變得越來越充盈,正迅速的朝著靈尊境五重突破。

整整花費了一個月的時間,江玄終於衝破了瓶頸,跨入靈尊境五重。

他目露欣喜,目光朝著赤木山上望去,旋即他再冇猶豫,直接衝向山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