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施展縮地成寸步法,再次衝向赤木山。

這一次冇有任何陣法阻擋他,他十分順利的登上了赤木山。

這裡曾經辰武大帝和聖靈劍尊修行過的地方,是無數武者為之嚮往的地方,而江玄如今就踏上這一片土地。

江玄落到赤木山上後,他感覺體內的靈力運轉的速度似乎快了幾分,就連心情都感到格外的舒暢。

“真不愧是大帝曾經待過的地方,這裡與那外界果然大不相同。”

隨後,江玄沿著一條蜿蜒盤旋的山道行走,途中穿過一道道叢林、山澗後,終於見到了赤木山頂的一座恢宏的大殿。

而在那大殿的前方,竟然還站著一道身影。

“怎麼會有人?”

江玄眼中閃過了一抹疑惑的神色。

那人轉過身來,隻見那是一個身著白袍的中年男子,男子目光威嚴,帶著一股傲視天下的韻味。

他渾身氣息如淵如海,深不可測。

最重要的是,他與那辰武橋上的黑袍人長的一模一樣。

“這是……辰武大帝!”

江玄眼露震撼,顯然是猜到了中年男子的身份。

可辰武大帝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江玄知道,大帝強者,乃是僅次於至尊的超級強者,在這片天地間,大帝強者最多也不超過二十位。

可這樣的強者,如今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對!他並非是辰武大帝的真身,隻不過是他的一道神念分身!”

靈獸鑒中長風劍說道。

江玄聽到這話,心中更是震驚無比,一道神念分身竟然就如此強大,那真正的大帝強者又該有多麼可怕啊!此時,江玄想到了冰天聖皇,他知道冰天聖皇便是一位真正的大帝強者,同時他還感到幾分慶幸,慶幸自己之前竟能在這樣一位蓋世強者手中逃離。

而在對麵,辰武大帝看了江玄一眼,緩緩地道:“聖靈元境,浩瀚無邊,若問帝閣,直朝北邊。”

這十六個字,回訪在江玄耳邊,他喃喃一聲,眼露思索之色。

而在他思索時,辰武大帝的神念分身也是漸漸消散,最後徹底消失。

“難道這辰武帝閣是在聖靈元境的北方不成?”

江玄輕聲道。

“從剛剛的提示來看,應該冇錯!”

長風劍點了點頭。

“隻是,這聖靈元境如此遼闊,我們想要尋找到辰武帝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再加上如今地貌都徹底改變了,想要找到更是難上加難了。”

江玄搖了搖頭,旋即朝著大殿走去。

進入大殿後,江玄發現這裡麵一片空蕩蕩的,根本冇有想象中那富麗堂皇的景象,隻是最後他被那中央木桌上的一本古籍給吸引了過去。

“這是……”江玄將那古籍握在手中,看著封麵上那幾個龍飛鳳舞的大字,頓時眼露欣喜之色。

因為,這一本正是江玄與吳赫今談論起的《萬兵靈卷》。

“帶回去,讓吳赫今好好研究研究,說不定他真能藉此打造出舉世無雙的強大戰兵。”

江玄將《萬兵靈卷》收起,不過在他收起的瞬間,他像是想到了什麼,喃喃道,“隻是,這吳赫今也太厲害了吧!他竟然知道辰武大帝擁有這一本絕世煉器秘典!他真的隻是來自一個小國的武者嗎?”

此時,江玄對吳赫今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不過,如今也無法驗證他的想法,所以江玄直接先將此事放在一邊,拿出了一個丹爐。

這煉製丹藥是一件極其耗費靈力和精神力量的事情。

平時在外界時,他煉製丹藥到了最後,都是因為精神力和靈力不足,而被迫停下的。

但如今,在這靈力充沛之地,他便可以不用擔心這個問題,可以儘情煉製出更多的丹藥了。

“隻是,要煉製什麼樣的丹藥呢?

對了!我可以煉製駐顏丹。

正好,如今煉製駐顏丹的材料,他就已收集好了。

隻是,因為這一種丹藥對提升修為無益,所以他便一直冇有煉製。

江玄之所以選擇煉製駐顏丹,首先,是因為駐顏丹屬於四階丹藥,成功率很高;其次,若是將這種丹藥煉製成功了,他可以拿到拍賣場拍賣,到時候一定會引來無數女子哄搶,賺的盆滿缽滿。

一想到這,江玄便是將之前所準備的煉丹材料全部取出,隨後一字排開。

“嘭!”

緊接著,江玄用靈力包裹著手掌,將那藥材震碎成粉末,旋即投入煉丹爐中。

煉丹爐中裡麵雖然裝滿七彩靈液,不過這卻並不影響江玄煉製靈丹。

因為,七彩靈液的本質是靈氣,而煉製靈丹也需要靈氣。

讓靈丹在七彩靈液中煉製,靈丹的藥效會更好。

江玄將幾種靈藥都投進煉丹爐。

很快,其中的靈藥便開始成行,漸漸產生丹紋,最後凝結成丹。

“呼!”

隻見五枚駐顏丹此時從煉丹爐中飛出,在空中盤旋,宛若幾顆璀璨的星辰。

江玄運轉破妄靈符,他發現這些駐顏丹上,此時有著一道道七彩光暈,將那靈丹中的靈氣禁錮在其中,不讓其流逝,甚至還有靈氣源源不斷注入其中。

“以前,四階靈丹被煉製出來後,我都是需要將它們放入特殊的玉瓶中,纔不至於讓那些四階靈丹的藥性和靈氣流失。

但是這一次,有了這七彩靈液,這靈丹不僅不會流失靈氣,反而還能夠自主吸收靈氣,使靈丹的品質變得更高。”

“而且,若是存放的時間越久,這靈丹中所蘊含的靈氣也會越濃。”

江玄嘴角浮現一抹笑意,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