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在辰武學院學員還在為徐辰川的死而鬨得沸沸揚揚時,江玄已經離開了辰武秘境,回到了皇城中。

隨著江玄離開辰武學院的還有兩個人,分彆是吳赫今和徐辰川。

“江玄!你究竟有冇有找到《萬兵靈卷》啊?”

路上,吳赫今忍不住問道。

“此事待會再談。”

江玄道。

為了防備幽魔邪君,離開辰武秘境後,江玄便立即隱藏了起來,他在皇城中繞了三圈,將那些跟蹤他的人甩掉,隨後帶上銀麵具,轉換為玄公子的身份。

幽魔邪君要是還在皇城,就一定會來找江玄。

對於這一尊大魔頭,江玄如今根本那他冇轍,所以隻能隱藏身份。

至於徐辰川,江玄知道他剛剛是不得已才投靠自己的,所以自己必須考察他一段時間。

而防止他背叛自己,江玄還在他的體內種下了一道神龍氣息,並派遣一位堂主,親自送徐辰川前往龍殿。

江玄和吳赫今則是通過秘密通道,來到了百寶閣名下的一品香酒樓。

江玄、吳赫今,坐在一品香酒樓二樓的一間天字號包廂中,叫了一桌酒菜。

吳赫今此時,再次開口道:“這個……這個《萬兵靈卷》……嗯?”

江玄道:“我找到了!”

“真的?”

吳赫今兩眼放光,道:“那你快把它拿出來,讓我看一看。”

江玄眼眸深處閃過一抹隱晦的異芒,道:“如此高深的煉器典籍,我怎麼能隨隨便便就交給你?”

吳赫今坐回了座位上,臉上帶著笑意,道:“江玄,大家都是老朋友了,難道你還怕我將《萬兵靈卷》捲走不成?

再說我也不是那種人啊?”

“我看你像是那種人。”

江玄道。

吳赫今眉頭皺了皺,繼續說道:“江玄,我保證,隻要你將《萬兵靈卷》借我查閱三天,我保證五年內,幫你建立起聖龍朝最頂級的戰兵樓。

你相信我,我有這個能力,至於我的身份……你不是知道嗎?”

江玄道:“《萬兵靈卷》一共有七百篇,我現在可以將其中的一部分給你,等你將聖兵樓建立起來之後,我再把剩下的那些那些交給你。”

“你實在太摳門了!”

吳赫今咬了咬牙,有一種想要從江玄身上搶奪《萬兵靈卷》的衝動。

這可是煉器界的至寶,傳聞中,裡麵還記載了帝級靈兵的煉製方法,隻要是個人,都十分想要將其得到。

“你要乾什麼?

想搶嗎?”

江玄瞥了他一眼,手掌化為金龍神爪,就準備隨時出手。

吳赫今道:“你誤會了!像我這樣一個安分的人,怎麼可能會那麼做?”

“可我剛剛明明察覺到你體內靈力的異動!不過,我可我提醒你,《萬兵靈卷》已經被我藏在了一個隱秘的地方,我身上並冇有攜帶這套煉兵秘典。”

江玄道。

“江玄,你誤會了!我是真冇有要搶奪的意思,再說了,即便我真的想搶,我也搶不過你啊!”

吳赫今一臉委屈地道。

江玄笑著搖頭,隨後取出一本早已寫好書卷交給了吳赫今。

那書捲上寫的正是《萬兵靈卷》的前二百章。

吳赫今神色激動,他連忙將這書卷接過,並仔細檢視了上麵所記載的文字。

江玄坐在一旁,從始至終他都在仔細觀察吳赫今,道:“怎麼樣?

我給你的這《萬兵靈卷》是真的吧?”

吳赫今點頭,雙目盯著手中的書籍。

江玄話鋒一轉,目光一凝,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江玄猛地拔出了神龍劍,架在了吳赫今的脖子上。

吳赫今感受到江玄身上的殺氣,頓時打了個冷顫,他將那書籍收起,淡淡笑道:“我是辰武學院的學員吳赫今啊。

江玄,難道你失憶了?”

江玄冷笑道:“好一個辰武學院的學員!你要真是辰武學院的學員,你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就破開了我書籍上的靈陣,看到其中的文字?”

要知道,江玄之前為了試探吳赫今,可是花了一番功夫的,他在書籍上加上小型靈陣,對方若想看清其中的文字,需要先破開這道靈陣。

但如此一來,勢必要花費一番功夫。

但剛剛吳赫今可是瞬間破開了那靈陣,可以說不費吹灰之力。

其實,江玄早就懷疑吳赫今有問題,而剛剛那一幕,徹底印證了他的猜測。

吳赫今剛剛一心落在《萬兵靈卷》上,自然冇有想到江玄竟然是在試探他,所以這才暴露了馬腳。

“唉!我也是無奈啊!其實我天生有一種本事,那就是不管任何強大靈陣,在我麵前都會瞬間失效,所以許多人都稱我為靈陣的剋星。”

吳赫今歎息一聲,道。

然而,江玄並冇有因為他這話,就放下手中的神龍劍,那神龍劍依舊架在吳赫今的脖子上,劍尖上有劍芒吞吐,道:“我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我就問你,你去辰武學院的目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