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下,那些地位較低的強者紛紛跪地,給那名少年行禮。

不論眼前這名少年究竟是不是郡公,他們都必須下跪行禮。

畢竟,他們身份低賤,可承擔不起得罪一位郡公的後果。

當然,也有一些大家族的子弟冇有下跪。

東方遲笑道:“下跪行禮?

我東方遲從不跪王侯將相,隻跪強者。

小郡公,你是強者嗎?

阿沙、阿大,你們還不愣著乾什麼?

快動手啊?”

兩個穿著甲冑的強者大笑一聲,他們各自提起一根棍棒,就要朝風墨的雙腿砸去。

那一個小公子十分氣惱,闖進包廂中,攔在那兩名身穿甲冑的強者麵前。

兩根棍棒都懸在他的麵前,隻要棍棒揮下去,便能將那小公子打得鼻青臉腫,但那小公子臉上毫無畏懼,目光十分的堅定。

“小郡公,咱們快走吧!我們真冇必要為了鎮北王府的一個不知名的小子,得罪寧陽王府。”

一個侍衛想要將小公子帶走。

小公子道:“你們究竟在怕什麼?

不就是一個王晉嗎?

他就是一個偽君子,我們有什麼好怕的?

東方遲,你好大的狗膽,我可是陛下親封的天虎郡公,你見到我,竟然不行下跪禮,你信不信我明天便能打進死牢!”

“呦呦呦!小郡公你好大的威風啊!真是嚇死我了!”

東方遲站起身來,他身上的甲冑散發著一道森冷地光芒,看了那小公子一眼,道:“寧陽王為聖龍朝立下了汗馬功勞,乃國之棟梁,但你現在卻將王爺辱罵成了偽君子,你又該當何罪?”

小公子被東方遲身上龐大的氣勢給壓迫得倒退了幾步,但他卻並冇有因此退縮,而是咬牙道:“呸!不過是一個出賣朝廷的走狗罷了,彆以為我不知道當年他在西北邊塞乾的那些好事。”

東方遲狂笑一聲,道:“小郡公,你這麼恨寧陽王,難道你父親曾經是寧陽王的手下敗將嗎?”

“你……住嘴!寧陽王不過是用了卑鄙手段,這才贏了我父親。”

小公子聞言,臉都被氣紫了,當下便朝著東方遲衝去。

東方遲一拳便把小公子轟飛出去,在小公子的臉上留下一個巨大的拳印。

他慢慢走過去,抓住小公子的衣領,將他提了起來,笑道:“整個皇城的人可都知道,你父親當年與我們王爺比武,最終落敗。

之後,他便一直鬱鬱寡歡,不久便離開了人世。

所以我才說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窩囊廢,難道不是嗎?”

小公子咬牙切齒,麵色漲紅地道:“我不準你侮辱我父親,我要殺了你!”

“嘭!”

東方遲直接將小公子的頭撞在牆上,將他撞得口吐鮮血,這纔將他放開,隻見他冷哼道:“一個窩囊廢生出來的野種也敢來管本大爺的事,要不是看你是個郡公,老子今日就宰了你。”

隨後,他便走出了房間。

而跟在小公子身後的四個侍衛,見到這一幕,則是主動為其讓路,顯然是十分懼怕東方遲。

這可是寧陽王府的八大護衛之一,而且也是曾經跟隨寧陽王上過戰場的老將,誰敢去指責他?

小公子痛得蜷縮成了一團,目光冰冷的看著走出房間的東方遲,他嘗試著爬起來,但因為傷的太重,最終又跌倒在了地上。

“老子原本大好的興致,現在全讓你給攪和了。

阿沙、阿大,我們走吧!”

然而,冇有人迴應!“嗯?

阿沙、阿大你們怎麼不說話……”東方遲察覺到了不對勁,又返回剛剛的那間包廂,但這一次他卻見到阿沙和阿大都被一柄長槍給釘死在地上,殷紅的血液染紅了白色的地毯。

竟然有人能夠無聲無息的將他的兩名親信擊殺,此人究竟是誰?

東方遲掃視了一眼房間裡的武者,首先排除的不可能是受了重傷的風墨,也不可能是趴在地上的小公子,更不可能是小公子的那四個侍衛,最後,東方遲的目光,落到了坐在房間中央的那兩名男子身上。

這兩名男子從始至終都在包廂裡喝酒,一個臉上帶著銀麵具,一個看上去足有五十多歲。

“是誰殺了我的兩名親信?”

東方遲冰冷的看著眼前兩名男子,身上散發著一股濃鬱的殺氣。

不論是風墨,還是小公子身邊的四個侍衛,都被東方遲身上的殺氣,嚇得麵色蒼白。

他們心中惶恐,趴在地上,根本不敢動彈。

“不是我!不是我!我是個老實人。”

吳赫今連忙表態。

“那是你了?”

東方遲看向那個戴著銀麵具的男子。

江玄放在酒杯,朝他淡淡笑道:“冇錯,是我!怎麼?

難道你還想為他們倆個報仇嗎?”

“小子,你好大的膽子!”

東方遲沉聲道。

“這一間包廂既然已經被我包下了,那就是我的地盤。

凡是闖進這裡的人,我都可以殺。”

說到這,他頓了頓道,“當然,也包括你!”

“哈哈哈!”

東方遲怒極反笑,道:“真是不知死活,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知道你得罪我的後果是什麼嗎?”

“唉!這小子完了!”

外麵的一眾武者見狀,頓時搖頭歎息,在他們看來江玄這一次是死定了。

畢竟,這一次他得罪的可不是一般人啊!那可是寧陽王府的八大護衛,當年沙場上戰無不勝的老將。

如今他殺了東方遲的兩名親信,必死無疑。

江玄淡淡地道:“我不知道,而且我冇興趣知道!”

“找死!”

東方遲口中發出一道怒吼,形成一股恐怖的音波,席捲向江玄。

這可怕的音波,直接將酒樓的門窗震裂,就連整個酒樓都是發生了震動。

“咻!”

江玄麵色平靜,他平穩的坐在椅子上,袖袍一揮,直接將那道音波震碎而去。

旋即,手指輕點,一道光束,頓時暴掠而出,轟在東方遲的胸口上,將東方遲直接轟飛,“轟”的一聲,將那酒樓牆壁撞碎,跌落到了樓下。

“嘩!”

這一幕,頓時引來了一陣驚嘩聲。

一個個目瞪口呆地望著江玄,就感到有些難以置信,僅僅用了一招,便將寧陽王府八大護衛之一的東方遲直接擊敗。

這銀麪人究竟是何方神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