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洞中。

江玄神色火熱,將那元力果實取了出來。

嗡!從那之中,江玄能夠感覺得到從那元力果實中散發出來的一陣陣無比精純的靈力波動。

一股股奇特的藥香,讓江玄感到無比的舒暢。

“這元力果實不愧是能夠助我突破到化海境的天材地寶啊!”

江玄目光火熱,他不再猶豫,直接運轉起了九星神龍訣。

嗡!嗡!嗡!頓時,江玄體內的龍脈震盪,一股可怕的吞噬之力,頓時將那元力果實精純的藥力全部吸入了體內,化為了一股洪流,融入了四肢百骸中。

“啊!”

這一瞬間,江玄咬緊了牙關,臉上的青筋不斷的跳動著,他就覺體內隱隱傳出了一陣脹痛,那可怕的藥力彷彿要破體而出一般。

九星神龍訣!這一刻,江玄強忍著體內傳來的劇烈疼痛,瘋狂運轉起了九星神龍訣,試圖衝破那境界間的桎梏。

山洞外。

黑色野豬聽著山洞中響起的一道道慘叫聲,也是嘖嘖出聲。

“想要成大事者,就必須要有超乎尋常人的意誌,能夠走到哪裡,一切就看那小子的了。”

說著,它便不再理會,而是繼續享受著它前方堆積如山的靈石。

而就在江玄在山洞中突破的時候。

在這片密林的一處方向。

此時,風翎城城以及林家家主兩方人馬全都聚集在了這裡。

此時,風翎城城主麵色陰沉無比,他的全身上下傷痕無數,這是昨日與林家家主以及那雷鳴風豹戰鬥導致的結果。

要不是他最後拿出了一塊同樣價值不菲的靈寶作為擔保的話,恐怕此時的他早已命喪當場。

而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便是那個名為江玄的小子。

原本他還打算等到得到元力果實後,再找機會擊殺江玄。

然而如今,卻反被這小子陰了一把,這讓他的心中對於江玄的殺意越發的濃鬱。

至於對麵坐著林家家主麵色也是陰沉得可怕。

到了這時候,他才發覺自己和風翎城主兩人竟然都被那小子給耍得團團轉。

一想到這,那林家家主便是目光冰冷的道:“我們需要儘快找到那小子才行,否則依照著時間來算的話,恐怕即便是找到了,到時候那元力果實的藥力也已經被那小子徹底的煉化了。”

“嗬嗬,這一點,林兄你倒大可不必擔心。”

忽然,風翎城城主陰森森的一笑。

“嗯?

風翎城主,此話怎講?”

林家主眉頭微微挑了挑,有些好奇的問道。

“嗬嗬!林家主有所不知,據我觀察,那小子極有可能是來自大勢力的門下弟子,我想他的身上必定有著數之不儘的天材地寶。”

“若是我們到時候能夠將其擒獲,並且將其擊殺的話,那他身上的所有天材地寶可就都是我們的了。”

風翎城城主目光陰狠,隨即繼續說道:“我想依照他身上大量的天材地寶來算,那價值絕對要超過那枚元力果實,到時候你我共同擊殺那小子,所得到的資源你我一人一半,不知林兄意下如何?”

“妙啊!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自然冇有意見。”

林家家主也是哈哈大笑了起來,神色之中充滿了喜悅。

“不過,如今當務之急,還是需要儘快找到那個小賊才行。”

風翎城城主臉上神色鄭重地說道。

“報!”

不過就在這時,一個身著青色衣袍的林家侍衛頓時快步來到了身前,他躬身道:“家主,我們已經發現了那小賊的蹤跡了,就在西麵距離此處數裡之外的一處山洞中。

此刻,他似乎正在突破,在他的周圍也隻有一頭看上去平凡無比的野豬在守護著。”

“什麼?”

“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

風翎城城主和林家家主都是神色大喜,連忙施展著身形快速的掠向了江玄所在的方向。

……此時的山洞中,江玄的神色已經恢複了正常,而他的氣息也在不斷得變得越來越強橫。

直到某一刻。

“轟!”

一股極為強大氣息頓時從江玄體內擴散了出來。

唰!下一刻,一道黑色身影頓時衝入了山洞之中。

黑色野豬眼中興奮的道:“突破了?”

“嗯!”

江玄大笑著點了點頭。

如今煉化了這元力果實,他終於突破了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境界——化海境的一重。

這個境界,放在以前的元武皇朝中,已經能夠算作頂尖級彆的強者了。

想當年,當他還是一個小小的江家支脈弟子時,他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竟然有朝一日,會踏入到這個自己以前連想都不敢想的傳說中的境界。

而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那位神龍前輩的一係列傳承。

要知道,距離自己得到這九星神龍訣,也纔不到兩年的時間罷了。

然而就是在這短短的時間裡,他便是突破了這麼多。

江玄相信,他未來的成就隻會更高,直至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