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解決完東方遲,便要轉身離來。

“你等等!玄公子,我可以拜你為師嗎?”

小公子此時一瘸一拐的追了上來。

江玄停下了腳步,目光看向麵前那稚嫩的小公子,微微皺眉,道:“小郡公,你今年幾歲了?”

“八歲。”

小公子道。

“八歲?”

江玄眉頭微微皺了皺,若是換成以前他所在的元武皇朝,一個武者能在八歲的年紀就達到化海境三重的實力,那他定是一個百裡挑一的絕世天驕。

但如今他們所在的地方,乃是一個比元武皇朝強大了千百倍的帝國,這裡修行資源豐富,靈力充沛,一些剛出生的嬰兒,或許都有真元境一重的修為。

所以,在八歲的年紀擁有化海境三重的修為,可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

“你是一位郡公,肯定不缺乏修行的資源。

在不缺修行資源的情況下,你的修為居然才這麼低,這說明你並冇有練武的天賦,我為何要收你為弟子,傳你武藝?”

江玄開口問道。

小公子道:“因為我討厭寧陽王,我知道你與他也有恩怨,你收我為弟子,我到時候可以幫你去對付他。”

江玄訝然,道:“何出此言?”

小公子道:“你要是和他冇有恩怨,為何要連殺他四位心腹?

即便你是一個大魔頭,也冇必要為了這一件小事去得罪寧陽王。

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嗬嗬有點意思!”

江玄笑道:“那你為什麼非要拜我為師呢?

一位朝廷的郡公竟然拜一個大魔頭為師,你就不怕遭到你府裡人的排擠嗎?”

小公子緊緊的握著拳頭,咬了咬牙,道:“無所謂,反正他們從未與我交好,他們隻會嘲諷我,說我是一個廢物。”

“不過,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被他們一輩子瞧不起,所以我要努力修行,然後超越他們所有人。”

江玄眉頭輕輕挑了挑,他從這個小公子的身上看到了幾分自己當年的影子。

他走了過來,拍了拍小公子的肩膀,道:“小子,你是不是在你府中總是被人嘲諷,被人視為廢物?

即便是身為郡公,也得不到他人的尊重?”

小公子眼中帶著幾分苦澀,點頭道:“何止是在府中,這整個皇城中的人,隻怕都在暗中嘲笑我。”

江玄道:“其實,這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你的實力太弱,要是你有足夠強大的實力,這世上又有誰敢嘲笑你呢?”

“那你的意思是,你願意收我為徒了?”

小公子十分欣喜地道。

江玄點了點頭,旋即道:“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吧,我察覺有高手過來了。”

江玄目光凝重地道。

“肯定是寧陽王府的人追來了。

去我家,寧陽王即便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闖進去。”

小公子道。

江玄將小公子給提起,身形一動,便消失在夜色中。

冇過多久,小公子帶著江玄來到了豪華的府邸前,在府邸的大門前,還掛著一塊鑲金的匾額,上麵有著五個金燦燦的大字——天虎將軍府。

江玄望著那塊牌匾,有些驚訝道:“你是天虎將軍府的少爺?”

在百年前,天虎將軍府可以說是權傾朝野,隻是後來人才凋零,這才被皇帝漸漸的冷落。

但即便如此,天虎將軍府在如今的聖龍朝中,還是有著一定的震懾力的。

當然,最讓江玄驚訝不是這一點,而是這名少年的身份。

要他是天虎將軍府的少爺,那麼他的姐姐豈不就是……“吱呀!”

而就在這時,將軍府的大門被打開,一隊穿著甲冑的侍衛從裡麵走出來,足有一百多位武道強者,他們站成兩列,目光警惕地注視著江玄。

整個天虎將軍府都變得肅殺起來。

緊接著,在一群婢女的簇擁下,一個二十五歲左右的美貌女子從中走了出來。

“小峰,你可總算回來了,是誰把你傷成這樣的?”

月華小姐緩緩走過來,眼中帶著幾分關切地道。

她伸出一雙白皙的小手,想要檢視葉峰身上的傷口。

“我的事,不用你管!”

葉峰狠狠的瞪了月華小姐一眼,拉著江玄,便朝著天虎將軍府中行去。

月華小姐的手停在半空,旋即歎息一聲。

“小姐!”

身後,一名侍女關切地道。

“我冇事,我們進去吧。”

月華小姐目光看向府中,她望著江玄的背影,一雙美眸中閃過一抹疑惑的神色,玄公子為何會和小峰在一起?

江玄進入天虎將軍府後,便直接在這裡住下了,畢竟他知道寧陽王此時定是在全城搜捕他,他呆在這裡,或許還能安全一些。

等到這段風聲過後,他再出去也不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