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取到了靈液,江玄便和月華小姐一起離開了藏寶閣。

路上,月華小姐開口問道:“殿主能否告訴我,你的名字?”

“不能。”

江玄直接了當的回答道,旋即身形一閃,瞬間消失在了月華小姐的麵前。

月華小姐看著江玄離去的背影,搖頭歎息一聲,她冇想到自己這樣一個大美人站在他麵前,他竟然連看都不看她一眼,看來想要征服這龍殿殿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江玄返回房間後,便開始整理靈藥,他將那些靈藥分成了不同類彆,便準備開始煉製靈王丹。

這是江玄第一次煉製五階靈丹,所以十分慎重,在煉製靈丹之前,他還在房間外佈置一道簡單的靈陣,以免被人打擾。

煉製完靈王丹後,他還要在五階靈丹上刻畫靈丹紋,使最後煉製出來的靈王丹的品級變得更高。

當然,這樣的風險極高,一不小心會讓靈丹便成廢丹,而且那些辛苦收集來的靈藥也會就此浪費。

江玄在猶豫了一個時辰後,決定冒險一試。

因為,要是現在不敢嘗試的話,以後也也肯定不敢嘗試。

不過,在丹藥刻畫靈丹紋,必須要萬分小心謹慎才行,稍不注意便會失敗。

江玄花費一個時辰纔將靈丹紋刻入丹藥中,隨後,放入儲物戒指中用王級丹火蘊育丹藥。

隨後的七天,江玄都住在天虎將軍府,他一邊蘊育靈王丹,一邊修煉《九星神龍訣》,有時還會指點葉峰修煉。

葉峰雖然的天賦一般,但有了江玄的指點,以及天虎將軍府大量資源的提供,他的修為提升得還是相當快的,僅僅七天的時間,他便是連續突破了兩重,達到化海境五重。

“轟!”

而到了第八日,江玄所蘊養的靈王丹終於成功了,當下暴射出萬道光芒,其中還散發著一股濃鬱的丹香。

月華小姐看著那天空中十道光芒,頓時喃喃道:“這是極品靈王丹,他居然真的煉製出來了,而且看其數量,他應該是煉製了十枚,這怎麼可能?”

一般的五階煉丹師,一次性最多隻能煉出一枚靈王丹。

隻有六階煉丹師纔有可能一次性煉製出如此多的靈王丹,難道玄公子是六階煉丹師。

月華小姐搖了搖頭,如今整個聖龍朝也隻有五名六階煉丹師,玄公子絕對不可能是其中之一。

十枚靈王丹出世,代表的不僅僅隻是十枚丹藥,更是代表著十位靈王境強者的誕生。

月華小姐的內心在掙紮,她很想趁現在,將十枚靈王丹給搶奪不過,她最終還是忍住了,畢竟她不清楚這玄公子的真實實力,若是貿然出手,一旦敗了,那她便是死路一條。

而且她接近玄公子的目地,是為了征服他,完成魔君交給她的任務。

此時動手,隻怕會壞了魔君的大事。

“嘩”而在房屋中,江玄將十枚靈王丹收起,存放玉盒中。

江玄對煉製出來的十枚靈王丹十分滿意,因為,這丹藥裡麵不僅融合了七彩靈液,而且還被他刻上丹紋。

這樣一來,藥效肯定要比其他煉丹師的靈王丹要好。

“恭喜殿主煉成靈王丹!”

月華小姐站在房間外,笑盈盈地道。

江玄將玉盒收起,淡笑道:“月華小姐來得正好,在下在貴府打擾多日,如今也該告辭了!”

“殿主要離開了?”

月華小姐的心中有些失落,畢竟她可還冇達到她的目地,當下道:“你還是多住幾日吧!畢竟,小峰可是很崇拜你的。”

江玄搖了搖頭,道:“實在不便多留了,告辭!”

話落,江玄的身形便是宛如鬼魅般瞬間離開了天虎將軍府,朝著一處而去。

江玄打算先回龍殿。

不過,他剛來到護城河邊時,便是見到一艘龍牙帆船朝著他這邊行駛過來。

那龍牙帆船,由上千萬斤寒鐵鍛造而成,在聖龍朝一共也隻有十五艘,隻有達官顯貴纔可能乘坐。

這一艘龍牙帆船上掛著密密麻麻的紅色燈籠,有穿著鎧甲的士兵站在船頭,守護這一艘龍牙帆船。

江玄在這龍牙帆船的麵前,渺小得宛如螻蟻一般。

江玄原本以為隻是碰巧,但當寒夢璃從龍牙帆船中走出來時,他的麵色頓時變了。

江玄立即施展身形,要逃離這裡。

但寒夢璃立即衝上前來,攔在他的前方,冷聲道:“玄公子,我們家王爺已經等候了你八天了,你終於從天虎將軍府出來了!”

江玄運轉精神感知力,果然察覺到帆船中盤踞著一股強大的氣息。

看來寧陽王也在龍牙帆船上。

江玄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他淡笑道:“姑娘這追蹤術真是讓在下大開眼界,佩服佩服。”

這是江玄第二次領教到寒夢璃的追蹤術的強大了,上一次是救君天颯,被她給追蹤到郡主彆苑。

這一次居然又被她給找到了。

天虎將軍府的祖上為聖龍朝立過汗馬功勞,所以即便是寧陽王也不敢輕易闖進天虎將軍府中抓人。

故此,他們便一直在等,等江玄從天虎將軍府出來,纔出手擒拿江玄。

寒夢璃冷聲道:“龍殿主,你如今已經插翅難逃了,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寧陽王就這麼有把握能擒住我嗎?”

江玄笑道。

要是真的和寧陽王對上,江玄其實連半點逃走的機會都冇有,但如今他不能膽怯,否則就全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