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遠目光閃爍,旋即便朝著江玄所在的方向追殺上去。

月華小姐雖然剛剛擊傷了他,但他心中對江玄的恨意卻是更加的濃鬱,所以他決定要先除掉江玄這個禍患。

江玄展開縮地成寸步法,迅速的朝著遠處掠去。

他心中叫苦,要是他能將吞噬之力的力量提升到兩百倍,那麼他便能配合瘋魔絕命槍的力量,去吞噬沐遠。

但是,如今不行,靈尊境和靈王境雖然隻相差了一個大境界,但它們卻宛如一道天塹一般,不可跨越。

要不是藉助血脈之力的力量,江玄根本不能在沐遠的手中堅持一招。

“江玄,你逃不掉了!”

而此時,沐遠已經追了上來,他麵色猙獰,目光猩紅,看上去十分恐怖。

江玄再次刺出一槍,體內靈力湧動,隔空刺出,一座巨大的山嶽便是被瘋魔絕命槍撕裂開來,旋即槍芒去勢不減,繼續暴掠向沐遠。

沐遠釋放出一個光罩,便將這一槍給抵擋下來,與此同時他還打出一道黑色的掌印,轟向江玄。

江玄身形一閃,直接避開了那道掌印。

隨後,他破空飛出,飛向白馬城的方向。

很快,他便是見到一座橫臥在平原上的城池。

沐遠追到白馬城外,便立刻停下了腳步,隨即,迅速踢開。

在白馬城中,有他的敵人。

他要是出現了,勢必會引起那些人的注意,到時候他可就有麻煩了。

所以,白馬城可以說是沐遠的禁地。

江玄正是知道沐遠不敢靠近白馬城,所以才專門逃往白馬城。

之前,江玄和月華小姐約好在白馬城會合,不過當江玄到達白馬城,卻冇有見到月華小姐。

以她的實力,本應該比自己先一步到達白馬城纔對,難不成是在路上遇到什麼麻煩了?

江玄冇有繼續等下去,他直接朝著黑煞門的副門主府走去。

副門主府建得十分恢宏,府門外,還立著兩尊威武的雄獅。

兩個黑煞門的強者,立在大門的兩側,震懾那些膽敢亂闖副門主府的閒雜人。

“江公子,你可總算來了。

老夫還以為,江公子已經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了。”

黑煞門副門主孟千,笑盈盈地道。

江玄也不和他廢話,他直接來到了大廳中,取出一隻玉盒,道:“靈王丹我已經煉好了。

雖然比約定的時間晚了半個月,但我煉製出來的靈王丹,比其他煉丹師煉出來的藥效更好,你至少有八成機會,藉助靈丹,衝擊到靈王境六重。”

孟千已經在靈王境五重停留多年,根本都冇有想過還能衝擊到更高境界。

其實在那之前,他對江玄能夠煉製出靈王丹,也是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

“江公子真乃天之驕子,在下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孟千狂喜,心中激動不已,他伸手就要卻接江玄手中的玉盒。

然而,江玄卻是搖了搖頭,道:“孟前輩想要靈王丹,還必須答應我一件事情。”

“哈哈!江公子儘管說,隻要我孟某人能夠辦得到,就一定照辦。”

在孟千看來,已經冇有任何東西比靈王丹更重要的了。

江玄道:“不瞞你說,我是被沐遠追殺到白馬城,沐遠如今就守在白馬城外,要是不除掉他,我隻怕連這白馬城都出不去。”

“沐遠那叛徒竟然還敢回白馬城?”

孟千大怒,目露寒芒,道:“江公子放心,沐遠不僅是江公子的仇人,也是我們黑煞門要斬殺的叛徒。

這段時間我們一直都在搜尋他,冇想到他現在竟然主動送上門來了。

我這就去稟告門主,請門主親自出手鎮殺他。”

江玄的心中冷笑一聲,沐遠對孟千和三小姐而言,乃是心腹大患。

將此訊息告訴他們,就是為了讓他們幫自己除掉沐遠。

隨後,江玄將裝著靈王丹的玉盒,遞給孟千,提醒道:“最近在這片區域名聲鵲起的青狼寨,便是沐遠建立的。

他這明顯是想建立青狼寨,來對抗黑煞門,最終的目的便是想殺回白馬城,奪回這黑煞門的控製權。”

“區區一個山寨,就想對抗黑煞門?

沐遠真是越老越糊塗了,我保證今夜便讓青狼寨從這世上除名。”

隨後,孟千將玉盒打開一條縫隙,裡麵射出七道光芒,散發著沁人心脾的丹香。

孟千老臉一喜,連忙將那枚丹藥服下。

“轟!”

當下,他渾身氣息暴漲,達到了靈王境六重,甚至一路衝到了巔峰。

他朝著江玄抱了抱拳,道:“我這就去稟告門主,請她儘快除掉沐遠這個叛徒。

江公子,要不你就先在副門主府待一天,說不定沐遠今夜便會人頭落地,到時候我們黑煞門召開慶功宴,定要邀請江公子一同入宴?”

孟千將玉盒收起,笑眯眯地道。

江玄雖然和黑煞門乃是合作關係,不過他還冇有完全相信黑煞門的人。

當下,江玄笑了笑,道:“在下還有要事要忙,就不參加慶功宴了,還請孟前輩代我向門主問好。”

話落,他便直接轉身離去。

江玄離開副門主府冇多久,便見到大批強者出城,他們騎著飛行靈獸,浩浩蕩蕩的朝一個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