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皺了皺眉,道:“冷月江?

我怎麼從未聽說過,它在什麼地方?”

他翻閱過聖龍朝的地圖,將聖龍朝的許多山川大嶽,都熟記於心,但卻從未聽說過有冷月江這個地方。

長風劍說道:“冷月江,乃是聖龍朝的一處秘境,傳說江底有著諸多寶藏,得一件便能縱橫天下,成就至尊。”

“所以,當時許多強者都是紛紛趕來,想要獲得那江中的寶物,隻是其中寒氣逼人,根本不是尋常人能夠忍受得了的,所以後來很多人都是凍死在了江兄。”

“聖靈劍尊年輕時,也曾潛入江中,並從江底撈出九塊域外寒鐵,煉成了九柄至尊靈兵。”

江玄點了點頭,他聽說過這個故事,這便是聖靈九劍的來源。

而他如今掌控的,便是其中三柄。

“我們隻要一路往北,就定能找到冷月江。

找到冷月江,就能找到聖靈劍尊的故鄉。”

長風劍說道。

長風劍雖然並不記得冷月江的具體方位,但它卻能通過感應氣息,尋找到一些有關自己的東西。

江玄也迫切想得到聖靈劍尊留下的那一滴血液,那可是大帝強者留下的,若是吸收,極有可能能幫他突破極限,成為頂尖的強者。

一想到這,江玄便是立即出發,不過為了躲避敵人,他一直選擇那些人煙稀少的崇山峻嶺行走。

一邊往北而行,一邊修煉九星神龍訣。

而紫色小龍在吸收大量七彩靈液後,就一直躲在獸皇圖中睡覺。

這一日,它終於甦醒過來,它身上的龍鱗射出一道道光芒,力量似乎也變強了許多紫色小龍伸了伸懶腰,嘴裡吐出了七彩光輝,它的身體飛起來,落到了江玄的麵前。

“昂昂昂!”

紫色小龍對著江玄嚎叫,在詢問江玄為何已經離開皇城。

江玄看著紫色小龍,咬牙道:“你還好意思說,我那是需要你幫忙時,你卻陷入了沉睡中。

等我把敵人甩掉後,你這才醒來,我真懷疑你們一個個是不是都在裝睡?”

江玄所說的你們,自然包括小黑它們,自從上次小黑沉睡後,就再冇有甦醒過來,若不是江玄探測到它還有氣息的話,隻怕他都會以為小黑變成一條死狗了。

紫色小龍站直身子,有些委屈的叫著。

“你叫得再大聲也冇用,我暫時不回皇城。

除非,我找到了辰武帝閣。”

江玄不理會紫色小龍,繼續趕路。

…………而在皇城中。

一個黑暗的地底世界中。

“沙沙沙!”

月華小姐行走在其中,隨後在一處地底宮殿前停了下來。

“月兒參見魔君。”

她神色恭敬,半跪在大殿前。

“嘩啦啦!”

大殿中,黃金寶座上,一道模糊的人影浮現了出來,那道人影,看不清麵容,他帶著威嚴的聲音,緩緩地道:“王晉和定遠王聯手對付玄公子,是你出手,把玄公子救走的?”

“這世上果然冇有任何事能夠逃脫得了魔君的眼睛。”

月華小姐的聲音悅耳,宛若山間清泉,帶著一股空靈。

魔君聲音淡漠地道:“這天下間的事,我也並非全部都瞭如指掌,例如,我現在就不知道那玄公子的真實身份。

你與玄公子一起逃離了皇城,又一起待了這麼久,我想你應該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了吧?”

月華小姐神色不變,她搖了搖頭,道:“玄公子不是普通男子,他對我十分警惕,屬下並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你說的可是真的?”

魔君聲音冰冷,道:“你可知道背叛我的下場是什麼嗎?”

話落,一股恐怖的氣勢便鎮壓到了月華小姐的身上,宛若泰山壓頂,月華小姐腳下的大地都是因此皸裂開來。

“屬下……不……不敢背叛魔君……噗嗤……”說著,月華小姐口中便是噴出一口殷紅的鮮血。

聞言,那股威壓這才緩緩消散,光影中魔君的聲音再次響起,道:“月兒,你受的傷似乎不輕啊!”

“不過是一點小傷,不勞魔君費心。”

月華小姐虛弱地道。

“玄公子如今去了什麼地方?

為何你獨自一人回了皇城?”

月華小姐道:“玄公子城府極深,做事情滴水不漏,再加上對我防範極深,所以我也不知他現在身在何處,這才無功而返,還請魔君恕罪。”

“這玄公子倒是一個人物,王晉、定遠王、九聖衛三人聯手都殺不了他,據說最後那幾人還受了不同程度的傷。

要是能夠把他收服成為邪族的人,倒是可以讓他頂替君天颯的位置。

他既然已經答應做葉峰的師父,相信還會前去天虎將軍府。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要是還不能收服他,本座便要親自出手了。”

魔君緩緩道。

月華小姐大驚失色,道:“魔君知道……葉峰成了他的徒弟?”

“你不是說這天下冇有本座不知道的事嗎?

所以對於這天虎將軍府的一切,我自然也是瞭如指掌。”

魔君道。

月華小姐額頭冒出冷汗,要是魔君真的對天虎將軍府的事瞭如指掌,那她和葉峰的性命,豈不都攥在他的手心裡?

“屬下知道了!”

月華小姐心中有著一抹擔憂,卻也冇有辦法。

她根本無法違逆魔君的意誌,因為她在魔君的眼中,也隻是一枚掌控天虎將軍府的棋子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