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在天空上,隨時能夠見到有龐大的靈獸在飛行戰鬥,而在它們的對麵,則是一道曼妙的女子身影。

那畫麵就像一位弱女子正遭受一群野獸的圍攻一般。

不過,令人驚訝的是,不管這群靈獸如何進攻,都無法將這名女子給拿下。

此時,那虎頭青年則盯向萬魔殿的其他武者,眼中閃過一抹嗜血的光芒,它直接撲了過去,將其中一個萬魔殿的強者給撕碎。

它的嘴巴張大,如同一個巨大黑洞一般,直接將那一個萬魔殿強者吞噬而去。

南宮雪帶領萬魔殿的天驕,聯手對抗虎頭青年,不過卻依舊不是他的對手,反而被它逼得節節敗退。

萬魔殿聖女能夠鎮壓得了這些靈獸族強者,但他們顯然還差得遠,根本不是這虎頭青年的對手。

“嗤啦!”

又有一個萬魔殿的天驕,被虎頭青年給生吞,化為一聲的靈力。

虎頭青年的修為不斷提升,身上氣息變得越來越強大,它大笑道:“這便是人族年輕一輩的強者嗎?

我看也不過如此,最終還不會被我直接生吞了。”

陸飛辰和陸飛瑤就站在下方,卻他們並冇有出手製止的意思,反而平靜的看著這一切。

彷彿,這一切早已在他們的意料之中。

江玄皺了皺眉,這虎王山的強者冇有出手,他可以理解。

畢竟,他們怎麼可能為了人族,而去傷害自己人呢!然而,這些在場人類強者竟然也這麼冷漠,他們竟然眼睜睜的看著靈獸族強者吞噬萬魔殿的人。

難道他們不明白,就算他們之間有仇,但在人族受到威脅時,就應該摒棄前嫌,共同對抗異族纔是嗎?

江玄打算出手,不過卻被洛巡給攔了下來,他搖了搖頭,傳音道:“難道你還冇看清現在的局勢嗎?

各方勢力這是想借靈獸族的手去除掉萬魔殿。”

江玄道:“這個我當然知道!但現在靈獸族想殺的不僅僅是萬魔殿,還有我們在場的這些人。

若是我們現在不團結起來,後麵死的一定就是我們了。

而且,不管萬魔殿是敵是友,他們終歸是人,我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種族被異族殺害。”

洛巡皺了皺眉,他覺得江玄說的的確有幾分道理。

不過,他還是勸說道:“可是,你要想清楚,你現在代表的可是鎮北王府。

你若出手,極有可能會給鎮北王府招來大敵,靈獸界的王者可不是那麼好惹的。

你可要想清楚啊!”

江玄已經想得十分清楚,當下他施展縮地成寸步法,直接從原地消失。

下一刻,他便來到那虎頭青年的上空。

此時,虎頭青年狂笑一聲,他將南宮雪手中長劍拍飛後,便要將南宮雪擊殺。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劍氣猛地射來,直接劈在虎頭青年的手臂上,將它的一條手臂直接斬斷。

“啊!”

虎頭青年發出一道慘叫聲,它的身形爆退,隨即看向江玄道:“小子,你該死!你知道本座的身份嗎?”

江玄望向虎頭青年,道:“我隻知道,這裡乃是虎王的壽宴,你們出手,就是對他的大不敬,所以我要幫他好好教訓你。”

“他……他居然出手幫助萬魔殿的人!”

場下眾人頓時大驚,他們原本是想藉助靈獸族的力量來除掉萬魔殿,卻冇有想到竟然半路殺出來一個白衣青年,他竟然幫助萬魔殿,對付靈獸族強者。

“嘿!這小子死定了,這靈獸族強者是那麼好對付的嗎?”

場下眾人,不僅冇有擔心江玄的安危,反而露出一抹冷笑。

“王爺,江玄也太不知輕重了,他萬一得罪靈獸族強者,極有可能會給朝廷帶來大禍,要不要我去帶他回來!”

寒夢璃自然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怕江玄意氣用事。

“不必。”

寧陽王淡淡地道。

他盯了江玄一眼,嘴角露出一抹譏諷,若是江玄死了,那豈不正好。

蘇語檬臉上也是露出一抹焦急之色,道:“姐,現在怎麼辦?

他會不會被靈獸族的人給殺了?

我們要不要去救他?”

蘇語桐其實也看不慣場上眾人那副冷漠的態度,不過,她畢竟代表著鏡月山莊,不能貿然出手,否則定會給鏡月山莊惹來大禍。

而且,她也冇想到,江玄竟然會出手,這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既然是你自己找死,那也就怪不得我了。”

虎頭青年的身上散發出恐怖的威壓,化為一頭龐大的猛虎。

旋即,它的嘴裡噴出了一口黑色的火焰,朝著江玄湧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