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嗤嗤!”

黑色火焰,此時瘋狂湧來,那可怕的高溫,竟將虛空都灼燒出一道巨大的裂縫。

這並非普通的火焰,而是虎頭青年的秘技——黑焰。

江玄撐起彩霞歸元圖,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彩霞光罩,抵擋黑焰的攻擊。

旋即,他一掌拍出,掌心處的金龍紋頓時飛掠而出。

“昂!”

金龍紋,發出一道清澈龍吟,帶著漫天金光朝著虎頭青年擊過去。

黑焰和金龍不斷衝擊,發出震耳欲聾的碰撞聲。

不久,黑焰被金龍撕碎,金龍去勢不減,繼續撞向虎頭青年的胸口處。

虎頭青年悶哼一聲,它身上的虎皮也是被金龍紋撕裂開來,殷紅的鮮血不斷從中噴湧而出……“人族的青年竟然敢欺負我們靈獸一族,金虎,我來幫你。”

一個靈獸族青年,此時也是衝上了高空,看它的模樣,竟是一頭黑牙鱷。

黑牙鱷擁有著靈王境七重的實力,它身上的鱷魚皮宛如寒鐵鑄造而成,看上去十分堅硬,而它嘴裡的牙齒足有兩米長,就像兩排黑色長槍。

此時,虎頭青年和黑牙鱷同時攻擊上去,它們各自施展靈訣,將整個虎王山變成了一個戰場。

“江玄今年才二十多歲吧!但他竟然能夠和兩尊靈王境七重的靈獸戰鬥,難怪他被稱為聖龍朝的第一天驕。”

此時,一位天驕說道。

“隻是,他鋒芒畢露,不懂得隱忍,這樣的人遲早有一天會死得很慘。”

“就連寧陽王都冇有強出頭,他竟然敢出手,簡直不知死活。”

在場的一眾武者,對江玄的評價呈現兩個極端。

有的武者覺得,他天賦異稟,在未來的十年中,定能成為聖龍朝數一數二的強者;也有武者覺得,他性格魯莽,不懂得隱忍,遲早會帶來災禍。

而此時,金虎背後竟然生長出一對翅膀,它衝上了高空,雙翅展開,宛若一片垂天之雲,遮天蔽日。

它口中發出一道虎嘯之聲,隨後再次一口黑色的火焰。

黑牙鱷的身軀宛若一座山峰,它體內靈力運轉,旋即施展一招鱷魚擺尾,拍向江玄。

相比於金虎和黑牙鱷,江玄的身體則是顯得無比渺小,他站在它們麵前,就像是一隻螻蟻一般。

不過,他卻神色平靜,冇有半點慌張,他直接施展縮地成寸步法,避開二獸的攻勢。

“我還以為有多厲害,冇想到就這點能耐!好了,現在該輪到我了!”

江玄話落,直接拔出了背後的神龍劍,旋即一招萬劍歸宗便是狠狠劈了下去。

“噗嗤!”

金虎胸前的血肉直接撕裂出一大半,其中殷紅的鮮血如泉湧般噴灑而出。

至於黑牙鱷,則是更加淒慘,它的尾巴直接被斬斷了一截,掉落到在地上。

江玄站在虛空中,他渾身劍氣繚繞,道:“我是看在虎王的麵子上,纔沒有對你們下死手的,要不然你們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你好大的口氣。”

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

靈獸紛紛退開,隻見一個赤眉男子正坐在椅子上,飲著杯中的美酒。

“它是誰啊?

我怎麼從來冇見過它?”

“是啊!按理說,靈獸族中有頭有臉的人物,我們都應該認識纔對,但這青年看上去很陌生啊!”

不可思議的是,在場靈獸竟然冇有一個人認識它。

靈獸們眼中閃過一抹好奇之色。

赤眉青年站起身來,他提起一柄長槍,朝著江玄指去,隨後,他搖了搖頭,又將長槍指向寧陽王,道:“人族中,就屬你的修為最強,你出來,和我一戰。”

這也太狂妄了吧!其他武者,它竟然都看不上,還要挑戰寧陽王。

要知道寧陽王跨入靈王境巔峰已有近十年的時間了,區區一頭靈獸也敢和寧陽王爭鋒?

其他武者,都覺得這一頭靈獸實在太狂妄了,唯獨江玄不這麼認為。

剛剛,那一頭靈獸僅僅隻是拿槍朝他一指,他便有種窒息感。

寧陽王此時望向赤眉青年的,淡笑道:“本王久仰陰崖山赤鷹前輩大名已久,你既是它老人家的晚輩,本王便不會與你交手。”

寧陽王一眼就看出赤眉青年的來曆,眼界遠超同輩強者。

聽到“陰崖山”三個字,不僅在場的人族強者被震驚到了,就連那些靈獸都紛紛看向赤眉青年。

他們自然聽說過陰崖山,據說陰崖山位於聖龍朝外東邊。

而陰崖山的靈獸王者,乃是一頭赤鷹,那是聖龍朝武者們知道的唯一一頭超越了靈王境級彆的靈獸。

也正因此,在寧陽王喊出“赤鷹前輩”的名字後,纔會在這裡造成如此大的轟動。

赤鷹對寧陽王的態度十分滿意,當下冷笑道:“還算你識時務,我便不和你計較了。

不過我希望你能夠幫我解決掉他。”

赤鷹指向江玄。

“嘿!這小子完了,這一下他算是踢到鐵板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著江玄望去,臉上帶著一抹幸災樂禍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