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在眾人被小紫逗樂時,江玄則是冷喝道:“合體!”

“嘭!”

當下,紫色小龍的身軀,直接化為光束,衝進江玄體內。

下一刻,江玄身軀頓時被紫金色的鎧甲所包裹,那鎧甲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紫金色的龍鱗,還散發著一股強者強大的力量。

“昂!”

此時,一道震耳欲聾的龍吟猛地在這片天地間響起。

陸飛辰和陸飛瑤的麵色頓時一變,他們能夠察覺到,此時有一股強大的威壓,落到了他們的身上。

另外,在江玄的背後此時還出現了一個碩大的龍頭,看上去十分震撼。

此時,在場眾人見到這一幕,都是變得目瞪口呆,心中難以平靜。

就連一向淡然的寧陽王,都是瞳孔一縮,旋即他的目光頓時變得灼目起來。

“我就說這小傢夥不簡單。”

秦牧堯搓了搓手掌,眼神也是變得激動無比。

江玄傲立虛空,橫劍而立,她身上的龍鱗鎧甲還瀰漫著一道紫金色的火焰,他看著赤鷹少主,道:“既然你要戰,那我就奉陪到底。”

赤鷹少主在經過短暫的失神後,眼中頓時閃過一抹貪婪之色,道:“龍族幼崽不應該落到你這樣的螻蟻手中,待會隻要我把你殺了,這真龍就是我的了。”

赤鷹少主身上的氣勢,頓時變得越來越強,他一槍朝江玄刺去,身上凝聚出帝王般的威勢。

要不是有陸飛辰和陸飛瑤佈置的陣法,他這一槍足以摧毀這座山峰。

然而,江玄身上的氣勢也是無比強大,他提著神龍劍,迎麵殺上去。

此時,他體內的力量不知提升了多少倍,他一劍斬出,竟和赤鷹少主打的不分上下。

“轟隆隆!”

此時,四周的陣法被撕裂開開來,虎王山也是都裂出了一道道縫隙。

“轟!”

倆人大戰,人影錯亂,爆發出一道道轟隆聲。

赤鷹少主的手心中,衝出一道赤芒,暴射向對麵。

江玄施展金龍咆哮,與那赤芒碰撞在一起。

“轟隆隆!”

一人一獸同時後退,落回到原來的位置。

站在下方的武者,甚至連他們交手的經過都冇看清,就見他們剛一接觸,便立刻分開。

但就是這短短的一瞬間,他們便已經交手了二十多招,而且招招淩厲,直擊對方要害。

而在此時,天空中雲層突然被破開,五道身影從中掉落下來。

“嘭!”

“嘭!”

……包括狼頭青年在內的五位靈獸強者此時都遭到重創,他們摔落在了地上,直接暈死了過去。

五位靈獸強者聯手圍攻萬魔殿聖女,竟無法將其拿下,反而一個個身受重傷。

這若是傳出去,它們靈獸族哪還有見麵去見人。

而此時,萬魔殿聖女落了下來,她看向對麵的赤鷹,道:“赤鷹少主,你要知道,我們萬魔殿根本不懼你們陰崖山。

萬魔殿主閉關七年,如今已經突破《吞噬魔功》最頂層,他老人家遲早會去陰崖山拜訪赤鷹老山主。”

萬魔殿聖女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其中卻是帶著一股強勢。

“什麼?

萬魔殿主竟然修煉成《吞噬魔功》最頂層了。”

“那這樣一來,他的實力豈不是比鎮北王還要強大?”

眾人頓時議論紛紛。

而就在眾人為此感到震撼的時候,遠處忽然有一道光芒掠來,最後在虛空中化為了一位老者的身影。

不過,那並非是真身,而是一道神念分身。

而此時,整個虎王山中的龍血虎族似乎都有所感應,紛紛嘶吼出聲。

“拜見虎王!”

陸飛辰和陸飛瑤連忙下跪行禮,顯然這位老者正是這虎王山的山主。

見到虎王現身,赤鷹少主也連忙收起長槍,對著虎王行禮。

“都起來吧!”

虎王緩緩道。

“既然如今聖龍朝的各位天之驕子都已齊聚虎王山,那我便將虎王山隱藏數千年的隱秘告訴大家。

這是龍血虎族留在聖龍朝最重要的秘密。

直到今天,我才能將它說出來。”

虎王說道。

眾人嘩然!龍血虎族守護數千年的隱秘?

這或許是龍血虎族一直留在聖龍朝的原因,能夠想象這定是一個驚天動地的大秘密。

許多人都是激動不已,覺得將會有大造化降臨到自己的身上。

虎王道:“龍血虎族的先祖,曾欠下辰武大帝一個人情,所以答應辰武大帝帶領龍血虎族的子孫世世代代守在這虎王山,直到個時代的降臨。”

“虎王大人,辰武大帝這麼做,若非是有什麼目的?”

司徒北神色淡然地問道。

其他人站在虎王的麵前,都會感到雙腿發軟。

也隻有像司徒北這樣的天驕,才能抵擋住心中的恐懼,主動向虎王提問。

虎王搖了搖頭,道:“其實,我也不清楚辰武大帝這樣安排的目的?

這是龍血虎族的先祖一代代傳下來的,據說,辰武大帝在成就大帝的之前,曾說過這樣一段話,然後他留下了一些東西,想將它留給後人,以迎接這個時代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