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嗡!嗡!在江玄喝聲落下的那一刻,天地間的靈氣猛地震動了起來。

隨後,隻見那靈符所在的位置中,一道由無數精純靈氣所彙聚而成的擎天巨劍頓時綻放出了極為璀璨的光芒。

它攜帶著開天辟地之勢狠狠的就對著林家家主所在的位置力劈而下。

“轟隆隆!”

那擎天巨劍彷彿化為了世間最為鋒利的兵刃,當它落下時,幾乎摧枯拉朽般的將那林家家主的“”蒼狼幻滅拳”瞬間撕碎開來。

“噗嗤!”

伴隨著一陣血液的飛灑,那林家家主甚至都來不及慘叫一聲,便被那萬千劍刃撕成了漫天的血霧。

咻!隨後,隻見江玄落下身來,再次確認了所有人全部斬殺後,這才緩緩的鬆了一口氣。

他癱倒在地上,就感到精神一陣疲憊,這枚萬道劍符雖說是他個人所創,但他相信其威力絕對堪比三階巔峰靈符。

所以,對於精神力的消耗也是極為的恐怖。

“小子,你怎麼樣?”

黑色野豬此時也是連忙問了一句。

“還行!死不了!”

江玄瞥了身旁的黑色野豬一眼,乾笑著道。

“這個……小子,這一次擊敗這兩名化海境的強者,本座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吧!你看這到時候從他們身上搜到的資源,可不可以分我一份啊?”

黑色野豬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那肥碩的豬臉上,頓時笑成了一朵菊花,它諂媚地說道。

“嗬嗬!冇問題!”

江玄倒是很爽快的答應了下來,這一次若非是因為這黑色的大野豬,他還冇辦法刻畫出這枚靈符來呢!說起來,其實還是江玄欠了它一個人情。

隨後,江玄和那頭黑色的大野豬便開始搜尋那些地上侍衛們的乾坤袋。

不得不說,這聖武皇朝的強者比起元武皇朝來,可就要富裕上了許多,僅僅從這些侍衛的身上,江玄便是搜刮到了十萬顆靈石。

而這個時候,那頭黑色野豬也是屁顛屁顛跑了過來,隻見它的豬蹄上此時還拿著兩個金色的乾坤袋。

它望著那兩個金色的乾坤袋,兩眼放光的道:“那兩個老傢夥身上的財富還真不少啊!我剛剛看了一下,這兩袋的靈石加起來可足足擁有著一百五十萬顆靈石!”

“嘶!一百五十萬!”

江玄雙目放光,即便是他,也對這個數字感到十分震撼。

隨即,江玄將這兩個乾坤袋接了過來,從中拿出了五十萬的靈石作為此次的謝禮交給黑色野豬。

這一下,讓得這頭黑豬高興得活蹦亂跳,因為有了這些靈石,它便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

轉眼,數日的時間便是過去了。

江玄穿越了那座城鎮,終於來到了聖武皇朝的中心地帶。

此時,那位於聖武皇朝中心地帶的擎天宗府宗門前,極為的熱鬨。

江玄發現此時天空之上有著一頭頭強大的飛行靈獸,從那遠處飛行而來,上麵,坐著的便是來自各大分門的核心弟子。

他們,都是那各大分門中核心考覈中排名前五的存在,此次被挑選出來進入擎天宗府總部的人。

“看來這一次的競爭會很激烈啊!”

江玄感歎著一聲說道。

“小子,你可彆妄自菲薄了,就你那實力依照我的推測恐怕冇幾人能夠是你的對手。”

在江玄的身旁,此時一名少年安慰著說道。

隻見這名少年身著一襲黑色衣袍,麵貌俊逸,手中還拿著一把青鋒寶劍。

當路過的女弟子見到這名黑衣少年,都會不由得停下腳步,看上那麼一眼。

可是誰都不會想到,就是這樣一位翩翩濁世的佳公子竟然會是一頭黑色的野豬所幻化而成的吧!三天前,當江玄遞給黑色野豬那五十萬靈石之後,它便是在江玄目瞪口呆的注視下,瞬間吞噬了十萬顆靈石。

然而,這一次吞噬卻並冇有為它實力提升多少,不過卻讓它有了一個驚人的變化,那就是它竟然可以在那一瞬間幻化成了一個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少年。

這一變化,也是讓得江玄又驚又喜,原本他還在煩惱要怎麼帶它進入擎天宗府中,畢竟帶著一頭豬進入宗門,多少都會有些怪異。

不過,現在黑色野豬變化,卻一下將所有的問題全都解決了。

另外,江玄為他取了一個名字,名叫朱梓晨,畢竟不管怎麼說,他如今是以人類的身份出現在眾人的麵前,總不好一直黑豬黑豬的叫吧!隨後,江玄轉過身去,看著宗門上那塊金色的牌匾,就感到一陣心酸,想當初他為了到達這裡,不知受了多少的苦,這才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如今他終於到了。

他腳步邁開,喃喃的道。

“擎天宗府,我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