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獸尊骨!”

赤鷹少主的口中吐出一塊骨頭,骨頭的光芒變得越發明亮,刺得人眼睛都快睜不開。

這是赤鷹老祖送給它的底牌——獸尊骨。

這獸尊骨中,擁有赤鷹老祖的力量。

赤鷹少主原本是打算到辰武帝閣時,再使用這一枚獸尊骨,鎮壓諸強。

然而,在這個危急關頭,它根本冇有其他選擇,隻有使用獸尊骨的力量,它才能保命。

“轟!”

此時,獸尊骨爆裂開來,凝聚出一個百丈大小的獸爪,直接將那靈幻獸巨人擊碎。

“轟隆隆!”

緊接著,“龍心真靈草”和赤鷹少主都從那古城中飛了出來。

江玄看準機會,他立刻衝出隱藏靈陣,飛到了龍心真靈草旁邊,將其拿起來。

龍心真靈草如今已經走了靈性,竟然要化作一道光影飛走。

江玄早有準備,他立即施展靈力,將龍心真靈草給鎮壓,隨後收進乾坤袋中。

“終於得到這一株龍心真靈草了!”

江玄神色激動。

對於煉丹師來說,這簡直就是一樣無價之寶啊!“江玄,我要和你拚了!”

赤鷹少主此時氣得肺都要炸了,它直接衝了過來,一拳轟向江玄。

江玄瞥了他一眼,隨手打出一道掌印,便將赤鷹少主給拍飛出去,落入不遠處的沙地上。

“轟隆隆!”

而在此時,四周虛空中,一道道混濁靈力開始彙聚。

這靈幻獸擁有不死之身,所以它即便被獸尊骨轟碎,依舊能夠重組。

它又開始複活了。

江玄心中一驚,立即施展縮地成寸步法,離開了這裡。

然而,赤鷹少主就冇那麼好運了,它直接被靈幻獸握在手中,隨後直接吞噬掉。

“吼!”

龍心真靈草被人盜走,靈幻獸巨人頓時怒吼一聲,發瘋似的朝江玄追殺上去。

“轟隆隆!”

此時,整個大地都在不斷晃動,怒吼聲響徹著這片整個天地,久久冇有停息。

知道三天後,靈幻獸巨人這才平靜下來,回到原地,化為那一座古城。

一處偏僻的山穀中,江玄和紫色小龍從草叢中露出頭來。

“這靈幻獸巨人總算安靜了。”

江玄重重鬆了一口氣。

那一頭靈幻獸巨人的力量實在是太可怕,要是被它給找到了,定是凶多吉少。

“先去找阿飛,他的實力不強,若是遇到危險可能無法獨自抵擋。”

江玄並不急著煉化龍心真靈草,他跟著靈獸鑒的指引去找阿飛。

阿飛是坐著三頭石猿離開的,而靈獸鑒可以找到三頭石猿的氣息,自然也就能夠找到他。

而他此時果然遇到了麻煩,隻見周圍出現了幾十頭靈幻獸。

他毫不猶豫,直接駕馭著三頭石猿便朝著遠處而去。

“吼!”

隻見有十多頭靈幻獸追在他的身後,其中,最為龐大的一頭靈幻獸高達三十丈,形態宛如犀牛。

“媽呀!這一次出門冇看黃曆,可吃了大虧了!要是知道那一天不宜出門,我打死了不會邁出府門一步的。”

阿飛坐在三頭石猿的背上,罵罵咧咧的叫嚷著。

江玄此時站在不遠處的地平線上,他將陰陽鼎取出,旋即膨脹開來。

緊接著,他將吞噬之力打入鼎爐中,鼎口處頓時釋放出一股龐大的吸力,將那十多頭靈幻獸直接吸進陰陽鼎中。

“吼!”

那一頭高大的靈幻犀牛力量最為強大,它想要抵抗,那巨大的犀牛角便朝著陰陽鼎轟了過去。

“轟!”

靈幻犀牛的獨角撞在了陰陽鼎上,打出了轟隆之聲。

陰陽鼎被犀牛轟飛,在半空中不斷轉動。

鼎中的靈幻獸在不停的嘶吼,想要衝出鼎爐。

江玄的身體直接化為一道殘影,來到靈幻犀牛的身體下方,他抱住犀牛的大腿,將犀牛龐大的身軀給抬了起來,直接扔進陰陽鼎中。

要知道那一頭靈幻犀牛可是重達千斤,但此時,卻被江玄直接抬起,隨後扔進鼎爐中。

阿飛又驚又喜,道:“江玄,你可總算來了!”

“嗯!”

江玄點了點頭,隨後他開始煉製那陰陽鼎中的一眾靈幻獸。

陰陽鼎,被王級丹火燒得通紅,火焰瀰漫鼎身,光芒耀眼。

此時,陰陽鼎依舊在劇烈的晃動,裡麵那十擊頭靈幻獸在不斷衝撞,發出了震耳欲聾的聲響。

此處的靈幻獸簡直無窮無儘,江玄打算將龍心真靈草煉化之後,就著重培養三頭石猿,要是能夠讓它晉級成一頭七階獸尊,那就相當於擁有一位靈王境巔峰的強者作為保鏢了。

整整花了三天的時間,陰陽鼎裡麵的十多頭靈幻獸,這才徹底煉化,最後江玄將它們全都融入了三頭石猿體內。

三頭石猿此時又龐大了許多,它的力量也是增加了三倍多。

根據江玄的推算,或許隻需要再多熔鍊幾次靈幻獸,給三頭石猿服用,它便可以擁有七階獸尊的戰力了。-